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门户网站!
麻城在线

汪芳记 | 秋 分

发布时间: 2022-9-23 01:21 浏览: 13
汪芳记 | 秋  分7690 发布时间: 2022-9-23 01:21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学会了认床。从前不是这样的。到一个地方,倒头就睡,不管劳累还是不劳累。
起先并没有意识到,最近一两个月,接连住了几个地方,每到一个地方的第一晚,都是这样,翻来覆去睡不着。有一天突然想到,这可能就是传说的“认床”。心理学把它叫“第一晚效应”,实际上,是对陌生环境的不适应。一个大半辈子不愿改变行踪的人,中年以后认床,也是可以理解的。一些忧烦的烂事杂事,像荒草蔓延,微风吹过,脑海凌乱而汹涌。隔床的小伙子发出轻舒的鼾声。年轻时自己也是一样,如梦呓。翻身下床,推开厚厚的窗帘。八月既往,一轮圆月高挂在夜空中,发出银晃晃光亮。夜是宁静的,空气中游移的潮湿因子,由窗棂透入手心,凉沁沁。汪芳记 | 秋  分1163 发布时间: 2022-9-23 01:21
圆月落下的银辉,将自然万物,诸如街道、楼宇、树,套上一层薄薄散发幽光的轻纱。无论悲与喜,快乐与不快乐,心事浩茫还是志得意满,轻纱之上是看不出有什么区别的。
这地方是城市,但看上去更像城郊。三十多年前,和内人住过一、两晚,在她的亲戚家。那时,这儿烟囱林立,到处是大大小小的厂房,匆匆忙忙的人流,人们脸上洋溢着满足和疲倦。那时没有所谓的环保意识,连粘在公交车外壳上的黄褐色煤尘,都觉得可爱。毕竟是城市啊,有公交车、电影院、洗澡池,还有工人文化宫,等等各种便利与娱乐,与自己僻居的乡间相比,感觉那就是天堂。三十年市场洪流,让曾经被作为城市象征的一些庞然大物消弭无形。在现代化进程中,同是当年的城乡结合部,对比那些发达城市,横看竖看,很显然,发展迟滞了。但无论人们经历了怎样的悲喜,人间烟火气依然。白日空气中弥漫的欲望和喧嚣声,是最好的明证。现在,那些欲望和喧嚣声,被一层薄若纱帐的银灰遮覆,换之而来的是夜的宁谧。人们于酣睡中做着各自的梦。天上圆月,大地清辉,倚窗如我者,不知有几人?汪芳记 | 秋  分6020 发布时间: 2022-9-23 01:21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古往今来,中秋望月者不知多少,但我并不想说苏东坡。最近又读了几页《红楼梦》,《红楼梦》写中秋夜月的诗,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两处:一处是第七十六回史湘云、林黛玉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诗三十五韵,二人吟出心惊肉跳的“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预示着随着封建大家庭贾府的衰颓,她们各自将来的命运。
再一处就是第一回贾雨村中秋对月口占的一律和一绝。一律是一个穷酸儒生的自惭自秽,没什么新意,一绝则多少有点青年才俊渴望出人头地、被世人景仰的抱负: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栏。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学而优则仕。读书人一心求取功名,期待有所作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贾雨村最初是一个虽怀才不遇,然颇有大志,想建功立业的青年才俊,功成以后失去初心,徇私枉法,草菅人命,为人们所不齿,实在让人惋惜。他本来是可以为社会,为普罗大众做更多有益的事。他经历的苦读、赶考、高中、为官、革职、复职、高升,到最后“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非常典型反映了某些读书人一生跌宕起伏的经历。他儒士灵魂的堕落,与那个时代整个官场道德沦丧不无关联。当一个社会把不正常当作再正常不过来看待的时候,整个社会已经病了。一部《红楼梦》,让人警示的地方太多。当他身陷囹圄时,回想“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那句,不知作如何想。汪芳记 | 秋  分7228 发布时间: 2022-9-23 01:21
一条信息提醒我,明天是秋分了。
日子过得真快。一转眼大半年没了,一事无成。春分和秋分,历书定调的是“阴阳相半”“昼夜均而寒暑平”,但实际上,春分和秋分更像季节的两个分水岭。前者历经谷雨、清明、立夏、小满,一路走来,大自然由萌发走向繁茂,后者经过寒露、霜降,小雪、大雪,世间万物由万千风华走向衰落。它们彷如人生的两个点,春分如童年走向青年的起点,秋分更像中年走向老年的起点。一个是走上坡路的起点,之后是不断做加法的过程,一个走下坡路的起点,之后不是做减法就是做除法。譬若删繁就简的三秋树。秋分以后,梧桐叶子落了,紫薇花开始凋谢了,池塘的荷叶变黄变枯了,路旁的牛尾巴草憔悴了,寒霜、冰雪、冻雨迎面而来,风刮得咣当响,大自然变得坚硬而粗粝。而人生一旦过了“秋分”,冷了阳刚,少了冲动,淡了欲望,看穿了愤世嫉俗。该收获的收获,该舍弃的舍弃。开始要习惯和学会接受身旁的亲人朋友,离开的离开,远足的远足,淡漠的淡漠。生活中烦心事,更愿意它自然淡化。不想大惊小怪。明白天道如弓,人间更少不了跌宕。汪芳记 | 秋  分7271 发布时间: 2022-9-23 01:21
我养了一条半大的黄狗。黄昏遛狗是每天必须的功课。我牵着黄犬,常想起当年的秦相李斯。李斯被秦二世腰斩前,对一同陪斩的小儿子说:“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一个不可一世的堂堂大宰相,最后的愿望竟是想回到老家上蔡,带着狗子,东门追兔。对比一下,我的黄昏遛狗,正是李斯不可得的愿望。每念及此,阿Q式的笑容又浮现在脸上。
两三点以后,我关窗,重回床上。大约疲劳极了,很快沉沉睡去。再醒来时,推开窗门,阳光如绸如缎,刺得开不了眼。九月,秋分来了。          (2021年9月28日)
Copyright © 2001-2022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