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云峰故事会】王宇奇|信有师生同父子

发布时间: 2021-9-21 14:30 阅读量: 93 0

信有师生同父子

王宇奇


清代郑燮《新竹》诗云:“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意为下一代人能成才,须得上一代人教育扶持。韩愈《师说》中也写道:“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的一生,总会遇到自己难忘的尊敬的老师。每到夜深人静时,我躺在床上,常常闭目细想,有的老师早忘记了他的容颜或姓名,有的老师已悄然远去,而有的老师,却让我终生难忘。 从镇里的幼儿园,到县城的高中,在求学的不同阶段,我得到过不同老师的帮助。他们的谆谆教诲,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影响着我。在有恩于我的众多老师中,南东球老师无疑是最为特别,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位。 在我刚刚以一名学子的身份,于2015年进入黄冈职院求学的时候,就听很多中医专业的学友,说起南东球老师的大名。南老师是黄冈职业学院的一位名师,除了熟谙中医课程以外,对训诂学与古典文学,也有很深的造诣。教学之余,常笔耕不辍。尤其是在诗词、散文方面,都有建树。 我自幼酷爱文史、写作,又从祖父那里学到了一手字,时常信手涂鸦,写下几篇文字,也一直以在同龄人当中,可称庸中佼佼而沾沾自喜。对于南老师这样真正有所名望的文人,我既有一种高山仰止的崇拜,又有一种后来者居上的自负。然而,南老师所带的课,根本不是我们专业的,而我又想成为他的学生。这种矛盾的心情,让我一直没想好,究竟要以什么样的态度与南老师接触,可就在我还没有调整好心态的时候,就先迎来了与南老师见面的机会。 那是2017年的夏天,我在学校的北苑食堂吃饭,刚好遇到教我中医的黄思杰老师,就凑了过去。简单聊过几句之后,黄老师突然问我:“最近还在写诗词吗?”我点了点头,简单聊了几句当时所谓的一些创作。于是,黄老师就向坐在旁边的另一位老师说:“您看,这就是我之前说起过的王宇奇。”随着黄老师的目光看过去,我才发现黄老师的旁边,坐着一位长者。黄老师对我介绍说:“这就是南老师。”我连忙放下手中餐具,起身向这位长者,点头问好。 南老师没有架子,很随和,简单问了问我的一些情况,还让我把平时的书法、诗词作品发他看看。看到南老师平易近人,我当场提出了想要向南老师学习。南老师却淡淡地说,他做不了我的老师。本来我也是一时兴起,所以遭到拒绝后,我也并不在意。不过得益于这次相遇的契机,我与南老师经常在学校碰面,时常有一些交流。对我提出的一些问题,他都能一一解答,令我获益良多。 2018年,我从黄冈职院毕业了。为了求职,奔波忙碌,与南老师的联系,渐渐少了起来。一年后,我辗转来到武汉工作,在新的环境、新的职场当中,不免遭遇一些困惑,带来不少压力。困顿之中,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南老师。于是,就试着联系了一下他,说了一些自己的心事。南老师马上热情地帮我分析问题,指点迷津,让我一下豁然开朗。 转眼之间,到了2020年。因为疫情,我回到了黄州工作。听闻南老师此时已赋闲在家,也正住在黄州。得知此事后,我连忙把手头的工作告一段落,迫不及待地,登门去南老师家拜访。去的那天,已是傍晚。没想到,老师正站在院子里等我。我们就在院子里,聊起这两年各自的经历,听取老师各方面的建议,一直聊到夜色渐深,灯光亮起,老师送我到路边等车,我尚觉意犹未尽。 那夜,南老师在听了我的经历之后,笑着问我,毕业后还有诗词创作没有?经过几年社会的磨练,我已经沉稳了许多,一边说着哪敢说什么创作,一边又把写下的一些诗句,拿给老师看。南老师看过之后,先是点了点头,称赞我的语文基本功不错,又摇了摇头,说我对诗的格律知之甚少,还是需要从头学习。 南老师还向我解释了,当初说做不了我老师的原因,他说:“三年前你心高气傲,目中无人,就算嘴上认我,心里也难说,能真的看中了我这个教书匠。这样就算做你的老师,对你也并没什么助益,岂不是误人子弟?那时,我说当不了你的老师,正是因为如此。”南老师牵着我的手一同进了屋,“如今你在一二线城市工作,游历了两年有余,整个人稳重多了,如今的你,才可说是可造之才。切记,一个人傲,对人就没有敬畏之心。没有敬畏之心,是学不到真本事的。”这番话鞭辟入里、入木三分,直到今天仍令我记忆犹新。 今年春,一日傍晚。老师特意让我骑单车在外面赴约。我骑车赶到,发现老师也骑着一辆单车,对我说了句“随我来”,就驱车而去,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我,只能尾随其后。谁知道老师居然直接骑上了左车道,逆向骑行。我大惊失色,但一看老师,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当时,正值下班高峰期。一路上车流不断,扑面而来,把我吓得冷汗直流,战战兢兢。好不容易骑到老师家,老师回过头来,含笑对我说:“今天走错了路,你感觉如何?”我正纳闷间,老师说:“今日之路,如同人生之路,一步走错了,就进退两难,处处危险。今日特带你,走错一回,让你体会。”老师的这番话,顿时让我想到自己当下的处境,不由得冷汗直流。 跟老师学诗词,是在老师的家里。那日,他如同在学校讲台上讲课一般,老师坐在我身旁,一丝不苟地讲授律诗的四种句式,判断平仄的口诀,讲述绝句的来源,还有绝句的绝法。听了老师的讲解,我才知道什么叫“懂诗方知写诗难”,以前不懂平仄规律,乱写一气,自以为诗写得不丑,实际上谬误百出。没有足够的功底,想要遵守平仄规律,写出一首合律的诗,实在是势比登天。 从这次开始,我每想一句诗,都要反复推敲字词的平仄,诗句的韵律,甚至一度再也不敢提笔写诗。老师却说:“必须要写。不写,你怎么知道哪里不足?”在老师的鼓励下,我才战战兢兢地拿起笔来写诗,而老师则是不厌其烦地对我的那些习作,进行修改、评判,让我知道如何改诗、如何写诗。 今年,老师又开始教我,做文章如何遣词造句,如何选材,如何立意。还是如同在学校上课一样,他通过言传身教,培养我的写作能力。每次我写成一篇散文,老师就充当第一位读者,不断修改、标注。将修改前后的一并发我,让我自己去发现问题,发掘调整的方法。这样大半年下来,我竟然也能写出几篇散文发表,然而,我的笔下,从一个字到一首诗、一篇文,哪个又不是从南老师栽培的土坯中生出的幼芽呢?我这一点点基础,又有哪一筐土,不是经过南老师用夯夯过的呢? 近年来,我改行从事书法教学,虽善写,却不善教。无意间与老师谈起此事。南老师不厌其烦地讲述自己的教学经验,谆谆告诫我——教书法课程,一定要潜移默化训诂学的内容:“从汉字字义的起源,来讲解由图形到字的演变。这样不但便于孩子理解,课程也会丰富多彩。”按照南老师传授的办法上课,我的教学轻松多了,孩子们进步也是飞速。 南老师不但教我怎样教学生,而且教我怎样读书做学问。南老师做学问,非常严谨。他强调在语句文字包括标点符号上,都来不得半点马虎。对老师的这种治学方法,我有亲身的体会。有几次我写的散文,发给老师,老师看后,用不同颜色的字,标出我的错字、标点符号不对之处。真可谓字斟句酌,精益求精,不但体现了老师严谨认真的学风,而且寄托了对我这个后学的殷切期望。 南老师不但在学术上对我有栽培之恩,在为人处世方面,也给予我很多教诲。老师家中的景致,常常让我深深感慨:简约整洁,恰如处世的品性;一尘不染,正似治学的精神。而襄助老师如此超凡脱俗的,正是充斥在这间房屋里数不清的书了,书房、阳台、卧室、客厅,随处可见各种书籍,如文学、历史、中西医学。特别让人注目的是,他给每本书,都精心包了封皮。我随意抽出一本,又随手翻开,在第一页上就能看到老师,用苍劲有力的字体,写下的书评。书中的疑难字词,也都有老师亲笔圈注。我经常和朋友开玩笑说,天下最好读的书,那就是南老师送我的书。因为,书中到处都有圈点、标注,重点也一目了然。 老师常说:“生有涯而书海无涯。除了工作外,要多读书,更要精读名著。人的气质,非读书不可改变。”每次登门拜访老师、告辞离去的时候,老师总是会在这满屋藏书中,选出几本送给我,从不让我空手而回,老师还半开玩笑地说:“以后来我这的时候记得背个书包,免得不好带书回去。”在老师的熏陶下,我也养成了手不释卷的习惯。读的书多了,思考的东西也多了。我的生活,自然也充实起来。 有一阵子,我工作较忙,经常熬夜,多次凌晨才回复老师的消息。久未见面,忽然相见,一如往日,又顺送我几本书。最让我感动的是,南老师这次递过来的书却是养生的书籍,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老师拿错了,直到我在其中一本扉页上看到老师亲笔写的“人生在世,有好身体才能生存,有好身体才能学习,才能守护家庭,才能造福社会,身体第一,学习第二,切记切记”,我这才领悟到老师怕我平时工作拼搏劳累太过,以赠书的方式提醒我的良苦用心。 近一年时间在黄州,在南老师身边,对知识的面,才懂得有那么宽,学问的流派、门径,有那么多,初次看到学术界的“世面”,竟是那么广。南老师对我的爱护,也就是许多老学者大都具有的一种高度的热情和期望,是多么至真且厚!许多细节中可见大节处,这里不及详写。也只有老师知,我心知,而文字的叙写,是难尽的。再如我这拙笔,又怎能表达出来呢。 “信有师生同父子”,这是启功先生谈及与陈垣先生师生情义的话,借用启功先生之语,概括南老师对我的教导与关爱,真真切切!每想起南老师于我之情义,总觉自己久荒于学业,有愧于先生之期许。不只学业上的谆谆教诲,南老师也常关心我的日常生活。天冷天热,耳边都能听到老师的提醒添减衣物。一日,因琐事欲找南老师谈心,适逢风雨大作,南老师得知我未带雨具,早已于巷口车站旁,撑伞等候。那一幕,真的是深刻我心! 在一个初学者畏惧不前的时候,南老师平易近人的态度,让我丢掉胆怯与迷茫,大胆地向前迈步前走。当我入门之后,南老师又能严而不厉地指出我的不足之处,让我步步为营地谨慎前行,不断丰富自身的知识和内涵。 我和南老师,在人山人海之中、在千山万水之间,能够相见、相聚、相交,实属偶然。感谢命运让我能够幸运地聆听到南老师珍贵的教诲、学习他丰富的写作方法和医学经验,能够获得南老师珍藏的书籍,能够得知为人处世的道理。然而,最最重要的是,在我人生最关键的时刻,这位让我终生难忘的长辈,在身后指点着我,授我金针,度我成才,为我开辟了一条精彩的人生之路。

2021年9月15日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