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范成英 | 诗家长忆永明年

发布时间: 2021-9-16 15:18 阅读量: 65 0

闲话古代文人雅集(六)

范成英

古埭尚传齐武帝,风流空忆萧子良。

——摘自古诗

萧子良是谁?让我们穿越历史、放眼望去,公元487年(南齐永明五年)的春三月,正是“烟花三月下扬州”的桃花汛季节,在波涛滚滚的荆江水面上,一艘锦榄牙樯、旌帆猎猎的官船顺流而下。萧子良就是那个此刻站在船头眺望远方、紫袍金腰的伟岸男子——竟陵王。

江面上,浑黄的波涛后浪逐前浪,巨大的旋涡吞吐着白沫,旋涡好像万有引力,不放过任何一件漂流到此的枯枝杂物。春来了,人们感受芳春艳阳、云蒸霞蔚。金沙江上游的三江源已冰融雪化、蚯蚓似的万千小溪仿佛一夜苏醒,它们舒展着自己封冻了一个冬季的僵硬躯体,欢快的冲破厚厚的冰层,将蓄积在冰层下的积水澎涌而出、一泄千里,由沱沱河到通天河、再到金沙江、到川江、荆江、扬子江直至最后汇入大海。竟陵王萧子良的官船此刻正行进在万里长江的荆江段,他的目的港是扬子江的建康城(今南京)。

官船上,十多名仙姿玉色的歌女正五音清乐、吹竹弹丝,那阵势仿佛“三千宫女列金屋,五十弦乐海上闻”。也是,长时间在色彩单一的水中行驶,目光所到之处皆是滩涂杨柳,掠水江鸥,心情难免烦闷。屈指算来,他们从荆州出发已有两夜三天了,前方应该就是荆江与扬子江的交汇港城陵矶。俗话说,万里长江险在荆江,这段423公里长的荆江弯弯绕绕、九曲回肠,特别是临近岳阳段折返更多,荆江流到湖南君山区,在离城陵矶15公里的地方,江流突然北返22公里到七里弓,然后在离岳阳仅4公里的地方,甚至都能看见岳阳楼了,江水却又北折25公里才到城陵矶。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从公安县长江南岸乘“东方红”客轮到武汉的情形也是这样,自船舶出了石首港之后就一直弯来绕去,特别是调关至岳阳段最漫长。

关于荆江的九曲回肠之谜还真的是个谜,自金沙江下游的川江水冲出三峡流到枝江区域后,由于大量泥沙的浅表堆积造成河床抬高,流水漫成树枝状枝枝蔓蔓四散开来,枝江这一地名应源于此。从枝江到城陵矶则进入云梦大泽,因云梦泽能提供巨大的泥沙容量,河流便不再如树枝般发散而是自然沉淀。随着沉淀、冲刷、再沉淀、再冲刷便构成自己的弯曲岸线。江水用自己挟带的大量泥沙在一望无垠的两湖平原上恣意堆积、扭曲、直到最后一秒形成眼下的荆江。荆江段的16道大弯蜿蜒曲折、九曲回肠。然而这种现象并不是人们通常理解的地质构造所造成的,而是因为江流的“水动力”。因为河道形成凹岸后,在自身环流的侵蚀、崩塌、后退、堆砌和淤积过程中,逐渐形成河流弯曲且愈来愈弯,曲颈愈来愈狭窄的现象。

因此,此刻无论萧子良多么焦急、煎熬,都得在这九曲回肠的河道中绕来绕去。再说,自从永明元年(公元483年)被父皇(齐武帝)封为竟陵王之后,自己就踏遍了云梦泽这片“图画已成晋故事,风俗还是秦人家”的江河湖汊,习惯了野渡舟横、风回蝶香的水乡生活。竟陵(今湖北天门)为郢州竟陵郡,位于长江以北的江汉平原,三万年前这儿曾与江南的洞庭湖平原一样,是烟波浩瀚、鹤鸣九皋、荷花遮却美人腰的湿地,是跨越长江南北的云梦大泽(云泽与梦泽)。

竟陵王萧子良(公元460—494),字云英,南兰陵人(今江苏常州),母亲武穆皇后,齐高帝时被封为闻喜县令、丹阳府尹,齐武帝时封为竟陵王。之后历任南徐州剌史、南兖州剌史、迁司徒、尚书令、扬州剌史、骠骑将军、太傅等等。子良兄弟众多,除少小夭折的四位之外,包括公元492年出生的幺弟子夏在内还有19位。大哥萧长懋贵为父皇钦定的太子,老三子卿为庐陵王、老四子响为巴东王、老五子敬为安陆王、六弟夭折、七弟子懋、八弟子隆、九弟子真、十弟子明、十一弟子罕、子伦、子贞、子文、子峻、子岳、子琳、子珉、子建等众兄弟均被封为诸侯王。

若追忆先祖,早在公元476年的南朝宋末,辅政南宋废帝刘昱的祖父萧道成就已经是宋国大臣尚书左仆射(宰相)职位,本来轻裘肥马、锦衣玉食的日子岁月静好,如无意外,萧宰相也不想再折腾。然而有一天,骄奢淫逸的宋废帝趁萧宰相午睡时用骨箭射穿了他的肚子,熟睡中的萧道成顿时惊醒,痛不欲生,站在床前的废帝不仅不施救反而还幸灾乐祸,拍手叫好。钻心的疼痛让萧道成瞬间醍醐灌顶,他明白他们君臣之间再也回不到从前了,于是联络皇帝近臣杨玉夫杀了废帝并拥立刘准为顺帝。宋顺帝封萧道成为相国,总领百官、赐九锡、同时担任骠骑大将军。同年四月,顺帝颁诏禅位。萧道成登基后改国号齐,是为齐高帝。

相传齐高帝为西汉萧何二十四代孙(无考),东晋初年衣冠南渡时淮阴侯萧整渡过长江来到晋陵郡东城寓居,其时当地全是北方人,都用北方本地的名字在南方设置命名,于是萧道成一族便成了南兰陵人,因开创南齐王朝,所以被称为兰陵萧氏齐梁房支南齐房始祖。南朝时四大望族分别为:琅琊王氏、陈郡谢氏、陈郡袁氏和兰陵萧氏。萧氏前后共出过21位皇帝、33位宰相,可谓辉煌至极。众多子孙中,数子良、子显和子云成就最大:子云著《晋书》100卷、子显著《南齐书》60卷,子良的竟陵八友成就了先唐律诗“永明体”。当然,还有萧统筑建文选楼,集古著编成《文选》30卷等等。

齐高帝登基后第一件事就是立长子萧赜为太子(许是他受过箭伤自感不久于世),四年后的公元482年,高帝果然因旧疾崩、武帝萧赜即位。其时在武帝周围虎视眈眈的宗室旁支还有萧道成抚养的孤儿侄子萧鸾、堂侄萧衍等等。

经四夜五天的航行,永明五年三月初的一天,萧子良的官船终于驶入南京港,随后在父皇给自己配置的20名班剑仪仗的簇拥下,上到南京紫金山余脉的鸡笼山西邸。南京鸡笼山(亦称鸡鸣山),又名北极阁,位于今南京玄武区,东连九华山、西接鼓楼岗,是金陵城最重要的制高点。明初设观象台、称钦天山,清初设北极阁,六朝时为皇家花园和佛教圣地。刘宋时在此建第一座日观台,既观天象又测风候。山下有文学馆、史学馆,南朝萧梁时这儿是中国史学家、哲学家著书立说、讲学授徒的文化中心。山上有鸡鸣寺、同泰寺、胭脂井、九眼井、药师佛塔、六疾馆、施食台和十座寺庙。鸡鸣寺为“南朝四百八十寺”之首,古诗曰:“鸡鸣山上鸡鸣寺,绀宇凌霄鸟路长。古埭尚传齐武帝,风流空忆萧子良”。

鸡笼山胭脂井典故

相传南末陈后主在鸡笼山用香木筑建宫殿“望仙阁”,与后宫张丽华、孔贵妃终日在此寻欢作乐,公元589年隋军入城,陈后主无处可逃便躲进鸡笼山一口枯井里。当时隋军兵士追逐至此不见后主的踪影,于是翻遍了整个鸡笼山的宫廷殿宇,最后来到枯井并朝井口喊话。躲在井底的陈后主一行三人屏声静气,一声不吭,兵士见井中无声无息、料想也不会有人,于是有人提议说既然是一口废井,不如落井下石填平了它。陈后主一听兵士的对话如五雷轰顶,情急之中慌忙答话说井中有人、盼施救。待士兵将他们从井中捞出来时,三人身上的胭脂水粉沾满井栏石壁,后人称此为“胭脂井”。元诗人陈孚讥讽曰:“泪痕滴透绿青苔,回首宫中已夕阳。万里河山天不管,只留一井居君王”。成语“落井下石”应源于此)。

子显的《南齐书》云:“…萧子良少有清尚,礼才好士,居不疑之地,倾意宾客,天下才学皆游集鸾。善立胜事,夏月客至为设瓜饮甘果。著之文教,士子文章及朝贵辞翰,皆发教撰录…。永明五年,移至鸡笼山西邸,集学士抄《五经》百家,依《皇览》编成《四部要略》千卷。(注:《四部要略》系经、史、子、集的总目录),招致名僧、讲经说法,造经呗新声,道俗之盛,江左未有也”。 《南齐书》的极简记录只是竟陵王萧子良印象之一瞥。永明年间,他在鸡笼山西邸聚集了吴兴沈约、陈郡谢朓、琅琊王融等一群志趣相投的好友,包括范云、萧衍、萧琛、任昉、陆倕等,史称竟陵八友。其实除上述八人外,还有刘绘、徐勉、江孝嗣、柳恽、释宝月、萧文琰、江洪、王思远及王僧孺等数十人,其文士之多,在先唐文学集团几无可比。另外,萧子良因笃信佛教,他与僧人慧次、慧基、玄畅、僧柔、宝志、法安等均有交集,并撰著佛学著作十六帙。统称为《齐太宰竟陵文宣王法集》共116卷,只可惜仅存一卷,其余皆亡帙。 据《南齐书.良政传序》云:“永明之世十许年中,百姓无鸡鸣犬吠之警,都邑之盛,士女富逸,歌声舞节、炫银华妆,桃花绿水之间、秋月春风之下,盖以百数”。这十许年指的就是公元483—493的永明十年。十年间至少诞生了四大文学团体,分别是卫军将军王俭集团、豫章王萧嶷集团、随王萧子隆集团和萧子良的竟陵八友,永明体诗人皆出于此时间段。 何谓“永明体”?据《南齐书.陆阙传》曰:“永明末,盛为文章。吴兴沈约、陈郡谢朓、琅琊王融等,以气类相推毂,汝南周顒善识声韵,约等文皆用宫商,以平上去入为四声并以此制约,不可增减,世呼为永明体“。永明体作家把声律和对偶运用到诗歌创作中,作品平仄协调,音韵铿锵、对仗工整、体裁短小,为格律诗的产生奠定了基础,永明体又称新体诗,是从古体诗到格律诗的过渡。 永明体讲求四声、避免八病,即:1、讲求声律、用韵考究、通韵近唐人。2、篇幅短小、句式趋定型,五言八句或五言四句为主。3、讲求骈偶、对仗、律句或融入典故。4、追求流转圆美、通俗易懂与写景抒情融为一体。5、讲求诗的首尾完整和构思巧妙、追求意境。(附八病:平头、上尾、蜂腰、鹤膝、大韵、小韵、正钮、旁钮)。 永明体的出现纠正了晋宋以来文人诗的语言艰涩,除竟陵八友中的谢朓、沈约和王融等外,还有之后涌现的庾信、何逊等九十余人一起反复尝试、努力探索,从而开创了格律诗的先河。萧子良的鸡笼山西邸文学雅集丰富多彩,常举行或集体赋诗、或趣味竞赛、或学术讲论、或编辑著作甚至佛事活动。其实早在公元440年的南宋文帝期间,宋文帝除在儒学、玄学、史学三馆外,另立文学馆,之后宋明帝设立总明观,分儒、道、文、史、阴阳为五部,从此,文学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与经、史分别开来。 古诗曰:“山路远怀王子晋,诗家长忆谢玄晖”。谢玄晖是谁?谢玄晖即谢朓,陈郡阳夏人(今河南太康)。世称小谢。与谢灵运同为陈郡谢氏,世代豪门甲族,故以甲族资格的太尉行参军为起家官,曾在宣城任太守,人称谢宣城,后任东海太守、迁尚书吏部。永明五年萧子良开西邸招募文人雅士时,谢朓才23岁,不过竟陵八友中除沈约、范云两人稍事年长外,其余全是风华正茂的夭桃秾李,最小的萧琛才九岁,陆倕17岁,王融20岁,萧衍与谢朓同年。

附:谢朓《晚登三山还望京邑》五言诗

灞涘望长安,河阳视京县。

白日丽飞甍,参差皆可见。

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

喧鸟覆春洲,杂英满芳甸。

去矣方滞淫,怀哉罢欢宴。

佳期怅何许,泪下如流霰。

有情知望乡,谁能鬓不变?

正如唐诗人李商隐云:“谢朓真堪忆,多才不忌前”。谢朓是否走过后人所称的唐诗之路、游历过剡溪?是否梦见过河阳县花或读过豹变的典故等等,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是从他众多作品里发现“虽无玄豹姿,终隐南山雾”和“云去苍悟野,水还江汉流”这样的金句里,揣测他“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风雅人生。比如,他于公元492年曾独自游历荆州一年之久,在三江七泽测蠡燃犀。于巴邛人那儿寻找“绿橘藏仙棋”典故的出处,又于云梦泽感受宋玉《神女赋》之灵感,等等等等。谢朓是幸运的,幸运的是他遇见了怀金垂紫的竟陵王和风虎云龙的竟陵八友,于是他们“倚阁摊书开翠幌,凭栏敲句对青山”,在律诗园地里留下了一抹重彩。不过,谢朓的人生也是不幸和悲凉的,公元499年他因卷入朝廷宫斗的政治旋涡,年仅36岁便死于始安王萧道生的构陷中。(注:谢朓存诗约200余首,后人辑有《谢宣城集》) 较之谢朓,吴兴人(今浙江德清)沈约是真正的人生赢家,他官至东阳太守、吏部郎,寿至七十古稀。曾登金华婺江北岸玄畅楼赋诗八首、时称绝唱,玄畅楼因此改名“八咏楼”。家有藏书2万卷,在南朝宋、齐、梁三代堪称全国最大的藏书家。齐时敕撰国史,兼著作郎,著有《齐记》20卷、撰《宋书》100卷、撰《梁武纪》14卷和《梁仪注》10卷等。所遗诗文,后人皆辑为《沈隐侯集》。

附:沈约《登玄畅楼》诗节选

危峰带北阜,高顶出南岑。

中有陵凤榭,回望川之阴。

岸险每增减,湍平互浅深。

水流本三派,台高乃四临。

上有离群客,客有慕归心。

落晖映长浦,焕景烛中浔。

……

附:萧子良五言诗

1. 行 宅

访宇北山阿,卜回西野外。

幼赏悦禽鱼,早性羡莲艾。

2. 放 生

释焚菅林下,解细平湖边。

迅翮搏清汉,轻鳞浮紫涧。

永明体创始人之一的王融,系东晋宰相王导的六世孙。从小就有凌云之志,少年时便雪案萤灯、闻鸡起舞,曾誓言三十岁之前官至公辅,为国家效力、为家族争光、为实现自己的抱负哪怕血洒疆场。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他就是一位青云自致的励志青年。因而在北魏侵边、萧子良征募之时王融便毅然投奔。公元491年,入仕不久的他曾为齐武帝的芳林园禊宴作《三月三日曲水诗序》。自从跟随萧子良到了鸡笼山西邸,他亲眼目睹竟陵王施仁布德、筑建六疾馆救济穷人,长斋绣佛、撰写佛典十余卷,侍奉病中武帝、日以继夜不休不眠……竟陵王的善良、慈悲和虚怀若谷让王融肃然起敬。

公元493年的暮春,年仅35岁的太子萧长懋突然先他的父皇而去,齐武帝痛不欲生,五内俱焚,从此长病不起。只好立太子的长子南郡王萧昭业为皇太孙,希望自己的苦心孤诣能让南齐文武成康、锦绣绵长。同年七月,武帝萧赜病危,经常处于半昏迷状态。萧子良奉命入延昌殿侍奉医药、日夜守护,而爷爷疼爱的皇太孙却常常不见人影。这皇太孙自小生活在萧子良府邸,由子良夫人袁氏一手抚养,特别是他父亲萧长懋去世后,无论是爷爷武帝还是叔叔竟陵王都格外心疼和溺爱他,这大概也是齐武帝坚持传位给皇太孙的原因之一。

亦步亦趋跟随萧子良左右的王融实在不喜欢骄奢淫逸的萧昭业,不理解武帝为什么要将江山社稷交给这种不靠谱的纨绔子孙,较之狗尾续貂的皇太孙,萧子良才是南齐新皇的最佳人选。想到此,王融决定做一件破釜沉舟的惊天大事:他要亲笔草拟诏书,帮竟陵王夺取皇位。于是,正义感爆棚的热血青年就这样自己把自己投进了宫廷斗争的政治旋涡。他趁着武帝短暂昏迷之际矫诏,并让萧子良带来的护卫守住宫门以阻止皇太孙的卫兵……时间一分一秒缓慢前移,萧子良在武帝病榻前忧心如焚、措手无策,王融却满头大汗的在等待他亲笔草拟诏书的墨汁快快风干……

眼看离成功只有半步之遥,却不料恰在此时武帝苏醒了,他大声叫喊着皇太孙。这是否为人之将死的回光返照,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知道他的叫喊声穿透了厚厚的宫墙传到了宫外。(皇帝其实也是凡人,也有七情六欲。武帝越思念逝去的太子就越溺爱皇太孙、越溺爱皇太孙就越想见到他、越想用皇权来填补自己内心的伤痛。)闻讯赶到宫门外的西昌侯萧鸾见宫门紧闭,顿感有异,于是他推开士兵强行进宫,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以托孤大臣的身份宣读武帝口谕,口谕命皇太孙继承大统,萧子良为辅政大臣、萧鸾知尚书事……同日,武帝崩,时年54岁。

一切尘埃落定。王融手中来不及销毁的矫诏便成了他的罪证,彼时的竟陵王自身难保,他不可能站出来仗义执言。况且,新帝允许他入朝不用趋步、赞拜不用报名、可佩剑上殿。于是,萧昭业即位才十天,狱中的王融就被赐死,死时才刚刚26岁。其实王融应该明白:萧子良慈悲善良,笃信佛教,信佛之人朴讷诚笃,澹泊明志,不可能在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当然还有王融至死都不明白、萧子良也未必明白的一张恶紫夺珠的暗网,彼时正虎视眈眈等着高帝、武帝的众多子孙。

这张暗网即是宗室旁支的萧鸾和萧衍。他们联手勾结、相互成全:公元493年萧鸾以托孤大臣身份拥皇太孙萧昭业继位(是为废帝),一年后(公元494年)又杀废帝扶年仅十五岁的萧昭文为新帝。接下来,萧鸾以新帝萧昭文的名义大开杀戒,逐个铲除高帝和武帝的子孙,最后又杀了萧昭文,自己当皇帝。天可怜见高帝亲手养大的宗室孤儿、武帝最信任的托孤大臣、同宗堂弟,还真的是条丧尽天良的白眼狼。为了皇位,竟然杀了数十名高帝和武帝的后裔,连摇篮中的幼儿萧子夏也不放过。被杀的有13岁的湘东王子建、14岁的南康王子琳、14岁的衡阳王子峻、南海王子罕、邵陵王子贞、安陆王子敬、晋安王子懋、随郡王子隆、建安王子真、西阳王子明、巴陵王子伦及子文、萧谌、萧锐等等。(注:你没看错,就是那个制造人伦惨剧、连杀萧昭业、萧昭文两位皇帝,然后自己当上齐明帝的萧鸾。)

“承家更想诸郎幼,惆怅西风泪雨流。”自永明十一年(公元494)至萧鸾登基的建武元年(公元496年)短短三年时间里,高帝和武帝父子两代的直系子孙血流漂杵,苌弘化碧,最后所剩无几。

萧氏另一旁支萧衍(464—549),其父为萧道成族弟,少小聪慧、博学多才,公元484年萧子良开西邸时与沈约、谢朓等一起交集于竟陵八友之中。当年王融号称自己“识鉴过人”,曾预言说萧衍“宰朝天下、必在此人”(注:南齐之后果然做了南梁开国皇帝梁武帝,当然那是后话)。萧衍识音乐、善钟律、并擅长书画,曾制作十二笛与十二律相应,每律各配编钟、编磬,并根据民间盛行的吴声和西曲改创《江南上云乐》十四曲和《江南弄》七曲等。《江南弄》属于清商曲辞,是词的起源。《江南弄》七曲包括:江南曲、龙笛曲、采莲曲、采菱曲、凤笙曲、游女曲和朝云曲。

附1 采莲曲

游戏五湖采莲归,发花田叶芳袭衣,为君艳歌世所希。世所希,有如玉,江南弄,采莲曲。

附2 采莲女

采莲女,采莲舟,春日春江碧水流。莲衣承玉钏,莲剌置银钩。薄暮敛容歌一曲,氛氲香气满汀洲。

附3 凤笙曲节选

忆昔王子晋,凤笙游云空。

挥手弄白日,安能恋青宫。

……

附4 李白的凤吹笙曲节选

仙人十五爱吹笙,学得昆丘彩凤鸣。

始闻练气餐金液,复道朝天赴玉京。

……

绿云紫气向函关,访道应寻缑氏山。

莫学吹笙王子晋,一遇浮丘断不还。

萧衍现存诗稿约有八十多首,题材有言情、谈禅悟道、宴游赠答、咏物诗等等,如《芳树》《燕歌行》《天安寺疏圃堂》《东飞伯劳歌》《咏烛》等等。不过白居易评点萧衍的诗“风云气少、儿女情多”。也许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正是南梁武帝心底最真实也最柔软的一面,毕竟皇帝也是“庄周梦蝴蝶、吕望兆飞熊”的血肉之躯。

公元494年。年仅35岁的竟陵王终因郁郁寡欢与世长辞,尽管他入朝不用趋步、赞拜不用报名,可佩剑上殿和享尽人间奢华等等,毕竟“剑术自来难用世,商歌此去太悲人”,毕竟王融的死、萧鸾的恶以及手足兄弟的逐个凋零让他心灰意冷。假如当年他忤逆父皇,策应王融,自己登上皇位,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后面的悲剧?只是,历史或有轮回、荣枯或有翻覆,而开创南齐王朝的一切光辉荣耀都已成过眼云烟,永远不会再有假如了。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