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教师节专栏】龚增元|退休这些年(一)

发布时间: 2021-9-16 14:51 阅读量: 49 0
作者简介


龚增元,湖北罗田人,年逾古稀,微信昵称老者,现居乡下老家。大学文化,从亊中学教育近半个世纪。酷爱文学,退休后尝试写作,所写文学作品多发表于纸媒、网络公众平台,《九天文学》特约编委。著有《耆年杂集》,《乡土情缘》。

退休这些年(一)

龚增元

2011年,我退休了。离开了差不多半个世纪离不开的三尺讲台,放下了四十余年放不下的教科书,终于不再拿在黑板上终生授业解惑的三寸粉笔了;终于不再在昏黄的油灯下用铁笔钢板刻试卷、用红水笔批改试卷和作业了,不再为中考和高考的备考劳神费力了;也不再在办公室与学生面对面地、苦口婆心地做思想工作了;更不再与调皮违纪的学生短距离地温驯和纠结了。终于似一头耕了一辈子田地的疲劳的老黄牛被农人解下了颈项的轭头、可以轻松地自由自在的过几年或十几二十几年舒心的日子了。 不知不觉退休已十周年了。而今已届古稀之年的我,细细品味,如梦如歌。沧桑的岁月记录下坎坷的人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心里难免还是有人生短暂的感叹,还是有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慨叹!总想把过往多少个不知不觉的失误弥补回来,把老年的日子谱写成一曲硕果累累的金色的秋之歌、一曲动听的黄昏恋歌! 人生确实好奇怪,工作时盼望退休,退休时又盼望工作。心里那份情结、那份执念总割舍不下。我农村老家离我工作数十年的骆驼坳中学往返才六公里,我常徒步于乡村与小镇的公路间,总是不由自主地要到我曾经工作过几十年的骆中的红色塑胶跑道上走上两圈,总是要到教师办公室看看曾和我一起工作的老同事、新校友,总是要等到下课看看那些生龙活虎般的学生,总是想再听听清脆悦耳的上下课鈴声,尽管在职在岗时这些已厌烦,但现在突然变得那么美好,那么留恋,这一切已成了我珍贵的记忆,珍藏在心底的影像。尽管我曾经在这里的脚印有深有浅,生活的味道有平有淡,教学的过程有苦有甜,师生的感情愉悦与纠结相伴。我仍然忘不了这里的一草一本、一步一景;仍然忘不了这里曾经是我为之挥洒过汗水的地方;仍然忘不了这里是我教学相长、人生历练、师生鱼水之情的育人场所。 说实在话,刚退休回家的那两年,也有外地朋友、本地校友来家来函来电要我去外地私立学校和补习班去上课。他们都讲,退休了身体还可以的话,外面去走一走,每周教几节课,把收入所得作为旅游费,开开眼界,免得坐井观天。刚开始我心也为之一动。因为我也不富裕,儿子儿媳也想我支援他们买房买车,才六十多点,出去挣点也可以。因为钱的确是个好东西。有它,无论是网上购物还是超市买什么,出手可阔绰大方,同学朋友聚会时买单不至于那么寒碜,出外旅游也不至于囊中羞涩,人有急难也可多少帮衬。手里有钱,心里不慌。而且如今现实很骨感,有钱的日子过得舒服,别人羡慕嫉妒恨,无钱别人瞧不起,到哪矮人一截,说话也直不起腰杆。 是听朋友的出去教两年课还是不出去,脑子里纠结了好几天,很闹心。但最终决定还是不出去。因为我在三尺讲台前站了四十余年,心力交瘁,有待休养。在私立学校或补习班,端人家的碗,吃人家的饭,拿人家的钱,那要用体能去搏,那要豁命去赌。何必呢?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钱也爱不尽。再说我每月的退休金也有好几千,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人要知足常乐。 人们常把年轻人比作初升的太阳,中年人比作正午的骄阳,老年人是黄昏时的夕阳。记得年少时,也曾和同学好友结伴去看黄昏、看日落。那时少年不识愁滋味。如今步入老年,这才真正意识到:人生在世,来去匆匆,忙忙碌碌,琐事缠身,也许再没有那种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闲暇情感。退休后的年华就象夕阳。夕阳虽是无限好,夕阳虽是一首诗,夕阳虽是一幅画,但是再好再美也是近黄昏。 淡泊勤奋,才是美好的人生。我常常想:珍惜时间就是珍惜生命。黑发不知勤学苦,白首方悔读书迟。我虽古稀之年,双鬓染霜,还要自强不息,依然要勤奋不减,心怀坦荡。看淡一切。做一头明知夕阳晚、无鞭自奋蹄的老黄牛!
(待续)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