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范成英 | 曲水流觞醉兰亭

发布时间: 2021-9-16 14:21 阅读量: 86 0

闲话古代文人雅集(五)


范成英


永和九年(公元353)的农历三月初三,正是风和日丽、桃红柳绿的暮春艳阳天,在浙江绍兴会稽山脉的兰渚山下,一群穿戴华丽的俊雅男子箕踞于沿兰亭蜿蜒开去的一条小溪两岸。小溪沿岸的兰花草芽黄叶绿、春意盎然,散发出阵阵清香。相传此地的兰花草为当年越王勾践所植,汉时在此设驿亭、兰亭由此得名。放眼望去,盘根错节的无名小草如同翠绿的织锦,郁郁葱葱、欣欣向荣。清澈的溪流中时而有青蛙戏水、小鱼游弋。极目远山森森碧蓝,仰望高空白云悠悠…,此地不是仙界却胜似仙境。看来今天,这群不速之客要打破这儿的宁静了。 他们高谈阔论、旷古绝伦,俨然这个世界怀金垂紫、经天纬地的人间主宰。他们是谁、他们在干什么、或者说他们要干什么呢?原来,他们是一群东晋穆帝司马聃时代举足轻重的朝廷大臣,为首的是年届半百的会稽内史、右军将军王羲之(山东琅琊王氏),另有谢氏、桓氏、郗氏、庾氏及虞氏等几大士族的翰林子墨。按照源于周朝上已节的习俗,三月初三上已日这天要选择临水之地举行一场“修禊”之礼,于是在东道主王羲之的带领下,一大早他们就从十四公里外的山阴城赶来了。三月三上已日行“修禊”之礼为“春禊”,如若重九下已日举行则为“秋禊”。修禊者“漱清源以涤秽”,通过在明净清澈的溪水中以洗漱的方式,把一切污秽的东西从内到外清除干净。因而选择兰渚山下的兰亭清溪这个清新幽静的地方最合适,“修禊”的程序是先将酒倒入水中,再用兰花草蘸上含酒的水洒向自己或互相浇洒,借以驱逐身上可能存在的秽气。 修禊之礼完毕之后,接下来便是文人雅士们最喜欢玩的“曲水流觞、饮酒赋诗”的文字游戏了。这时候,只见早有准备的书童将斟上一半酒的羽觞用捞兜轻轻放入小溪上游,让其顺流而下,根据规则,羽觞流到那位客人面前停滞,那位就得先喝完觞中的酒、然后赋诗一首,如才思不敏,未能即兴赋诗,则罚酒三斗。(附注:魏晋六国时期用来曲水流觞的羽觞多为木胎漆耳杯,彩绘或云纹漆耳杯及青釉羽觞,该漆耳杯质地轻巧不会沉没于水,样式优雅。羽觞还有白玉质地的,白玉温润、蜡质光泽,其红色沁如彩霞,古称“瑞沁”。后来又有金花鸳鸯银羽觞、玛瑙羽觞、双凤漆羽觞、卷云纹、双鱼纹羽觞等等。唐诗人李白曾曰“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即醉月”。) 永和九年的兰亭雅集,赋诗是自由式的、不限格律,之后多次的兰亭雅集除了曲水流觞的形式与永和九年那次相同外,唐代赋诗采取联句式,元代、清代采取分韵式,清人杜甲采取唱和式,还有刘仁丰在浙江余姚举办的“续兰亭雅集”其赋诗非参与者所作,而是采用永和九年那次未能即兴赋诗、被罚酒的十六位的作品。 茂林修竹翠参天,曲水流觞尚折旋。随着书童放荷灯似的将那只木胎漆耳杯轻轻放进水里的那一刻起,客人们的目光就全都聚焦在那只漂流而下的羽觞上了,那神情不亚于“贾氏窥帘”般惊喜、“张敞画眉”般欣悦,不亚于面临瞬息万变的战场风云。 须臾间,第一轮顺流而下的羽觞就停在了司徒谢安面前,书童即刻用捞兜捞起了漆耳杯,双手奉给谢安。谢安是谁?谢安是东晋的政治家、军事家、大诗人。果然,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谢安的四言、五言两首诗就如珍珠落盘:“伊昔先子,有怀春游。契此言执,寄傲林丘。森森连岭,茫茫原畴。迴霄垂雾,凝泉散流。”(五言诗略) 谢安(公元320—385)字安石,陈郡阳夏人(今河南太康)。一直隐居山阴东山,都市繁华于他马耳东风,充耳不闻,日常好与书法家王羲之、玄言诗人许询等风雅名士游历山水、情同管鲍。曾有扬州剌史庾冰、吏部尚书范迁等多名朝臣征他入朝做官均被婉拒。谢安曾到临安山石洞、面对深谷感叹人生,也曾与左司马孙绰泛舟大海、玄想未来…,直到战火席卷中原、苍生涂炭、哀鸿遍野,他的亲兄弟谢万因北伐战败惨烈死去,他才决定出山(东山再起成语源于此)。谢安应征入征西将军桓温部从司马做起,御史中丞笑他说:“足下屡次违背朝廷旨意,高卧东山,众人常议论谢安不肯出来做官、将怎样面对江东百姓。而今足下出山了,江东百姓又将怎样面对做官的谢安呢?”御史一席笑言让谢安羞愧难当,他暗暗下定决心要做个拔山扛鼎的出色好官。 公元372年晋文帝司马昱崩,桓温入京朝见幼小的孝武帝司马曜,太后令谢安和侍中王坦之到新亭相迎,彼时桓温功高盖主,而主又那么幼小羸弱,满朝文武都人心浮动,担心桓温会趁人之危弑君夺帝。唯有谢安镇定自若,在与桓温几近羝羊触藩之际,他从容的对对方说:“我听说诸候有道,守卫在四邻,明公哪里用得着在墙壁后面安置人哪!”桓温听出谢安弦外之音,又见他如此镇定,思忖太后肯定察觉了自己的意图且早有防范,于是打消念头、撤走了守卫。谢安的智慧让剑拔弩张的危境化险为夷。桓温死后不久,谢安升任尚书仆射,总领吏部事务加后将军,并于公元383年率谢玄、谢琰、谢石及桓伊等将领在肥水一战中击败了前秦的百万大军。李白赞曰:“三川北虏乱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 谢安诗成后,第二轮曲水流觞又开始了,书童依旧把装了半杯酒的羽觞用捞兜轻轻放入上游水中。羽觞随着水波荡漾,在客人谈笑风生中如莲花般旋转而下,转眼间便被右将军王羲之面前的水草绊住、停滞不前了。王羲之坐在谢安斜对岸,看来这漆耳杯有眼,专挑名人高士。于是喝完杯中酒的右将军诗思如泉涌,喷玉似溅珠,四言五言信手拈来、脱口而出:“…仰望碧天际,俯瞰绿水滨。寥朗无涯观,寓目理自陈。大矣造化功,万殊靡不均。群籁虽参差,适我无非亲…。(注:五言节选,四言诗略。) 众人都沉浸在王羲之“仰望碧天际、俯瞰绿水滨”的诗情画意中,箕踞于清溪两岸享受着祥云瑞气、岁月静好,同时也回忆起并不遥远的西晋末期遭受的“中原陆沉、衣冠南渡”大劫难,庆幸自己还活着。不仅活着,而且还活得风雅潇洒。当然,这一切都归功于王氏家族、归功于王羲之的堂伯父、当朝宰相王导。 王导(公元276—330)琅琊人氏(山东临沂)。早在西晋时期,王导就与司马睿交好,西晋灭亡后,王导不甘华夏中原长期被五胡部落敲骨吸髓、荼毒生灵,他想在原东吴境内的建康城(今南京)建立以北方士族为骨干的东晋国,一则救衣冠南渡的北方士子于水火,二则团结南方士族共同抵抗胡人。他的设想与司马睿一拍即合,于是联系南方士族贺循、顾荣等人并于公元317年建立东晋,司马睿为晋元帝,王导为右将军、扬州剌史,后升任骠骑大将军、侍中、司空直至领中书鉴,与其兄王敦一主内一主外辅政,形成“王与马,共天下”的格局。 后来发生“王敦之乱”,朝廷面临分崩离析、存亡绝续之危,王导坚守初心,投鞭断流,拒绝废元帝立幼主,忠贞不渝效忠朝廷。不久晋元帝立遗诏令王导为晋明帝辅政,官至太保。明帝崩又与外戚庾亮共同辅政并反对庾亮征历阳太守苏峻进京(王导是否早已察觉到苏峻有反叛之心不得而知),从而保证了朝廷安全。“苏峻之乱”平定后他力排众议,驳斥迁都,为稳定朝局又联合太尉郗鉴共同执政。可以说,王导的一生为了东晋殚精竭虑、鞠躬尽瘁。 公元317年东晋刚立国时,王导居住在南京城秦淮河朱雀桥南岸的乌衣巷,后来谢安、谢玄、王羲之及王、谢两家的后裔(包括谢灵运、王羲之的子女)均居于此近三百年。相传横跨秦淮河直通乌衣巷的朱雀桥,其桥上两只铜雀装饰的楼屋为谢安所建。唐刘禹锡诗云:“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王谢两家源远流长,不仅仅只是王羲之与谢安、谢玄等谢氏名臣游历剡溪山水的风花雪月,他们还是儿女亲家。原来,右将军的小女王孟姜嫁给刘畅后生了个女儿,女儿嫁给了谢玄的儿子谢焕,生下大诗人谢灵运,人称大谢(谢眺为小谢)。相传天下才华共一石,曹子建占八斗、谢灵运一斗、其余人共一斗。谢灵运占尽了东晋王朝王谢两家最后一抹风流。他曾悠然写道:“池畔生春草,园柳变鸣禽……” 书法家王羲之曾任东晋秘书郎、江州剌史、会稽内史、右军将军,膝下七子一女,依次为:王玄之、王凝之、王涣之、王肃之、王徽之、王操之、王献之和王孟姜。平生轶事典故,已传为千古美谈,如: 1.入木三分 相传一次王羲之为皇帝祭祀在木板上写祝辞,刻祝辞的工匠将木板削了一层又一层,发现王的字迹墨汁一直渗透到木板里面去了,他削了三分深度才见底,工匠惊叹王的笔力雄厚,书法技艺炉火纯青,笔锋力度竟然入木三分。 2.黄庭换白鹅 王羲之十分喜欢羽毛洁白、模样憨厚的大白鹅,于是用一帖他精心抄写的黄庭经与山阴道人置换 3.书裙轶事 晋人羊欣是个家境贫困的羊倌,想学书法却又无钱买纸笔,于是王羲之在羊欣的白练裙上作书当样板,羊欣每天照着裙子上的笔迹揣摩,在地上用树枝勤学苦练,终于成功。 …… 类似这样的小故事太多太多,什么巧补春联、竹扇题字等等数不胜数。 其实,王羲之的书法达登峰造极的高度与他信奉道教、经常抄写《道经》经书有关,相传《道经》记载了王氏始祖王子晋向往神仙之灵虚并于蒿山修道成仙的故事,王子晋本名王子乔,系周灵王之子,仙号白鹿仙人。王羲之将修道与书法艺术相契合,相得益彰。永和十一年,他称病辞官,携子迁居山阴(绍兴),之后建书楼、植桑果、教子弟、赋诗作画,以放鹅钓弋为乐,遍游剡溪山水,并将书画作品挂满华堂(金庭住宅),人称“华院画堂”。(公元361年逝于金庭、葬于紫藤山。) 王羲之、谢安等流连忘返的浙东剡溪,古代文人比我们更熟悉 ,那是一条与古丝绸之路相媲美的唐诗之路。剡溪在曹娥江的上游,位于绍兴嵊州境内,由南来的澄潭江和西来的长乐江汇聚,蜿蜒曲折200千米。沿途有东门、艇湖、竹山、禹溪、杉树潭、仙岩、清风及黿头渚等九曲胜景。剡溪发源于天台山,又名烟川、剡江,系千年古水。自新昌至溪口环绕会稽山、四明山和天台山蜿蜒而来。早在东汉就有“山有天台、水有剡溪”之说,史书称“东南山水越为秀、剡为最”。沿途有吴越王驻舟赋诗地、王羲之长眠地、陶渊明的桃花源、谢灵运的游弋处、禅宗十刹之一的雪窦资圣寺。人说剡溪流淌的是水、荡漾的是诗、蕴藏着书魂、孕育着越韵。 剡溪北折至悬崖冲击成潭,古称剡溪口,是谢灵运的垂钓处,崖上有谢公亭,谢公墩(登高望远的地方),两岸已建书画旅游带。会稽山有葛洪练丹处,四明山有道教九洞天,王羲之的金庭有玄言诗人许询迁居济度筑建的知已壁,高僧支遁筑建的银庭寺。华堂古村为王氏后裔集贤之地,现为省级文化名胜。金庭四面环山,前有五老峰、后有放鹅峰、左为青炉峰、右为卓剑峰,峰前溪水环绕、峰间清泉淙淙。艇湖是当年王子猷雪夜访戴的回艇之处,现在的景观是根据元代黄公望名画《剡溪访戴图》建造。 所谓唐诗之路,即从钱塘江开始,经萧山到绍兴鉴湖,沿浙东运河到曹娥江,然后南折剡溪,经天姥山抵天台山…,这条蜿蜒曲折的山水风景带,为唐代诗人的游历之路。李白曾曰:“此去不为鲈鱼脍,自爱名山入剡中”。又“我欲因之梦昊越,一夜飞渡鉴湖月。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杜甫也曾云:“越女天下白,鉴湖五月凉。剡溪蕴异秀,欲罢不能忘”。自山水诗人谢灵运之后,李白、杜甫、孟浩然、王维及初唐四杰(注:初唐四杰为王、杨、卢、骆,他们把诗歌从宫廷迁移到市井,从台阁移到山水田园)和饮中八仙也相继追踪谢灵运的足迹,流连剡溪两岸山水。相传《全唐诗》中有600多位诗人曾经在剡溪流连忘返、乐不思蜀,其中杜甫在此呆了四年之久,李白也多次光临。可见,诗词书画需秀丽山水的滋润,王羲之一字值千金的书法也是在这种岸芷汀兰、月夕花朝的优美环境中陶冶出来的。 接下来的第三轮曲水流觞,如同击鼓传花般花落左司马孙绰面前,孙绰系山西平遥人,书法家、文学家、东晋大臣。作品《天台山赋》文辞美妙,文章有金石落地之声(注:掷地金声之典故应源于此)。相传温峤、王导、郗鉴和庾亮去世后的碑文均由孙绰撰写并雕刻于石碑。孙绰率真、长居会稽,与王羲之、谢安等纵情山水,足迹遍布剡溪两岸。(附孙绰五言诗:流风拂枉渚,停云荫九皋。莺语吟脩竹,游鳞戏澜涛。携笔落云藻,微言剖纤毫。时珍岂不甘,忘味在闻韶。)(四言诗略) 年仅十七岁的王徽之(公元336—386)字子猷,天真率性、少小聪明,当羽觞停留在自己面前时即兴吟出四言、五言各一首(附五言诗:先师有冥藏,安用羁世罗。未若保冲真,齐契箕山阿)。典故桓伊三弄(桓子野为其吹笛)、雪夜访戴及视竹如友均由子猷所为。李白曾云:“昨夜吴中雪,子猷佳兴发。万里浮云卷碧山,青天中道流孤月。”常人不能理解子猷雪夜访戴的率性之举。也是,你说他在寒雪之夜一觉醒来,不是裹紧被子继续睡觉,那怕睡不着想心思或为写文章打腹稿也行,而他偏偏掌灯起身,如同祖逖闻鸡起舞般吟咏左思的《招隐士》诗篇,也不知诗中那句话或什么意境触动了他,竟然一个激灵想到了好友戴安道。既然想到了、于是便剑及履及、立马从山阴雪夜泛舟几十里至剡溪,风雪无阻大半夜。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戴安道门前。高兴而来的王子猷却突然兴致全无,就像一只突然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他原路返回、打道回府。后来有人问他为什么?他却淡淡的说:“我是趁着兴致而去,兴致没有了就回来呗,为什么一定要见戴安道呢?”是呀,其实我们很多时候也是这样:兴致没有了就结束呗,没有必要勉强自己。 参与永和九年兰亭雅集年龄最小的王献之(公元344——386),字子敬,小名官奴。是王羲之刚刚九岁的小儿子(之后成了晋文帝司马昱的女婿、晋安帝司马德宗的岳父,不过那是后话)。子敬七岁开始练字,十多岁时他问父亲自己再写两三年是否就可以了,天真的他满以为会得到父亲的赞许或鼓励,不料父亲却指着院子里一字排开的十八口大缸说:“你呀,先写完那十八缸水再说吧。”言下之意,是写完十八缸水研磨的墨汁,字才立得稳、才有骨架。子敬不服气,于是天天闻鸡起舞,勤学苦练,最后终于与父齐名——并称二王。记得有一次桓温让他在扇面题字,字题到一半时不小心将笔落到扇面弄污了刚写的字,这可怎么办?王献之急中生智,随即将墨迹改画成栩栩如生的黑马母牛,然后再小楷题字,一切天衣无缝,皆大欢喜。小时候,一次偶见门生游戏,子敬一眼便见胜负并随口说了出来,门生欺他是小孩、说他是管中窥豹,子敬不屑,说我是远惭荀奉倩,近愧刘真长(注:荀刘二人从不与俗人较真),说完不等对方回应便拂袖而去(注:管中窥豹、拂袖而去两成语应源于此)。都说天才易折,情深人不寿,子猷子敬二人都绝顶聪明,两兄弟手足情深,公元386年子敬仙逝,不到一个月子猷竟因悲伤过度随他而去。 永和九年的兰亭雅集,共有42人参与,其中右将军王羲之、司徒谢安、司徒左西属谢万、左司马孙绰、参军徐丰之、前令孙统、散骑常侍、颖川庾蕴以及王涣之、王凝之、王肃之等26人共赋诗37首,另16人未赋而被罚酒(人名略)。诗已成,众人便推选东道主作序,以便结集。此时的王羲之酒意正浓,晕晕乎乎,于是也不推辞,提笔便在蚕纸上畅意挥毫,一篇洋洋洒洒的《兰亭集序》一气呵成。 附《兰亭集序》原文:“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取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已,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概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相传中国古典园林曾有“北金谷、南兰亭”之说。得知《兰亭集序》与石崇的《金谷诗序》被人相提并论,王羲之十分欣慰。兰亭以曲水流觞为中心,四周环绕鹅池、鹅池亭、流觞亭、小兰亭、玉碑亭、墨华亭、右军祠等。鹅池周边绿意盎然并有白鹅戏水,三角形的鹅池亭里有一石碑,碑上有“鹅池”两字,相传“鹅”字为王羲之书写,“池”字则是他小儿子王献之后来补写。一碑两字父子合壁,乡人传为美谈。流觞亭是王羲之完成《兰亭集序》的地方,序文共28行、324个字。右军祠内有很多碑刻,正中悬挂王羲之画像,左右楹联为:“毕生奇迹在山水,列坐放言无古今。”祠内有一墨池,应该是王羲之洗笔用的。《兰亭集序》又称《临河序》《禊序》和《禊帖》,序文记叙兰亭山水之美和朋友间雅聚欢乐之情,抒发作者感叹好景不长、生死无常之感概。相传《兰亭集序》的真迹早已随唐太宗殉葬,现在呈现的都是高仿。 挥毫《兰亭集序》对于王羲之来说是一件很平常的无意之举,并非借机展示自己的书法艺术。他只是像平时写字一样用鼠须笔、蚕茧纸起草一篇序文,谁也没想到这篇序文手稿因书法造诣空前绝后,竟成为书法史上最具盛名的经典之作。后世的兰亭雅集其序文均用毛笔书写,鲜有遗存。直到20世纪80年代之后举办的兰亭雅集,人们才将书法作品当作重要内容,曲水流觞、饮酒赋诗之后,雅集参与者们便到流觞亭或右军祠挥毫泼墨,把刚刚吟咏的诗赋变成一幅幅神采飞扬的书法作品。 书法家王羲之流传下来的作品很多,出版的图书有《万岁通天帖》《初月帖》《二谢帖》《奉橘帖》等,草书有《十七帖》《长风帖》《兰亭集序》等,行书有《平安帖》《何如帖》《佛遗教经》等,还有楷书《黄庭经》《乐毅论》《曹娥碑》等等。 兰亭雅集中的结集作序一般为较大规模的活动,人多、诗多才便于结集,有了结集也才有制序。永和九年兰亭雅集的曲水流觞结集不仅有王羲之作序,还有孙绰作后序(附后序原文节选:…暮春之始,禊于南涧之滨。高岭千寻,长湖万顷,乃藉芳草,鉴清流、览卉物、观鱼鸟,具类同荣,资生咸畅。于是和以醇醪,齐以达观,快然兀矣!…今日之迹,明复陈矣。原诗人之致兴,谅歌咏之有由。文多不载,大略如此,所赋诗亦裁面缀之,如前四言五言焉。) 清人杜甲组织的兰亭雅集共有42首诗,吴高增作《兰亭秋禊诗序》,2004年兰亭雅集由主办方汇诗成集,启功先生作《新兰亭集序》。 无独有偶,2013年12月在广东丹霞山也举办了一场“吟咏丹霞山”的续兰亭雅集活动。海内外参与者有雍平、何智勇、蓝健雄、冯峥嵘、吴化勇、张淑仪、屈杰、苏俊、彭燕、陈霄等30名顶尖诗人(含美国人和香港人)。他们着汉服、配书童,先拜谒张九龄墓。然后进入丹霞山的韶音亭、(韶音台上赏韶乐),继而泛舟锦江至灵溪、(锦江别传听梵呗),在灵溪效法古人“曲水流觞、焚香计时、抽题命笔”。(注:焚香计时是一种诗钟文字游戏,最早出现在清道光年间福建的八闽地区,以“香焚缕断、钱落盘鸣”为限时,也就是香尽鸣钟)。我的朋友冯峥嵘即兴吟咏七律三首,附其中一首《灵溪觞咏》:“藉此峰峦列玉屏,重开雅事续兰亭。一溪流水生文采,两岸鸣禽助性灵。诗意雅如秋月白,浮觞轻带竹烟青。丹霞盛会当千古,暂遣禅钟慰九龄。”(另二首略)。 另附韶关诗人吴化勇七律:“曲磴千盘紫绝壁,丹崖错杂指天齐。松花恋客飘云袂,杖履扶身过石梯。梦觉关深槐国小,别传寺渺世情迷。遥闻暮鼓惊回首,落日低窥画阁西。” 为缅怀和再现兰亭雅集的千古清雅,越剧电视剧《桃叶渡》和歌舞剧《曲水流觞兰亭会》相继搬上银幕,在绍兴城的云门寺,现今仍存有唐朝诗人王勃仿《兰亭集序》写的修禊《云门王献之山亭序》。东晋以来,续兰亭雅集的诗词书画铺天盖地、源源不绝,人们向往“举杯邀月饮,骑马踏花归”的惬意日子,即便生活一半是烟火,另一半不也还是诗和远方吗?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