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舌尖上的麻城】丁俊发 | 老米酒记

发布时间: 2021-9-16 14:20 阅读量: 97 0

作 者 简 介

丁俊发,笔名逸云。一九八九年毕业于麻城二中,喜阅读,好写作。


老米酒记

作者|逸 云


东山南麓,巴水之源。木子店镇,独杨树村。山川秀美,人杰地灵。象卧村东,凤栖西峰。水名康乐,岗似长龙。尤西北有山状若锅覆,人名锡锅吊酒,相传乃东山老米酒之发源地也。村人皆擅酿善饮,方圆百里无有出其右者。有乡邻李甲,丁乙自幼同窗,皆贪杯中之物,俱为豪饮之士,故相交甚笃。时近岁尾,天寒地冻,朔风四起,李甲闲来无事,电邀丁乙过府赴宴。 日暮,丁乙欣然赴约,推门见炉火正旺,树蔸哗哗作响。吊锅高悬,热气腾腾,三海壶米酒煨于炉内。喜不自禁,歌曰:“老米酒,蔸子火,过了皇帝就是我。”李甲和之,丁乙曰:“兄可知此歌来历否?”李甲曰:“未知,酒尚未温,且听兄道来。”丁乙曰:“吾闻长者言,元朝未年,红巾遍地,有罗田人氏徐寿辉与本县邹普胜揭竿而起,一日风雪之夜,借宿于村栖凤尖胡姓猎户家,主人以蔸火,吊锅,老米酒,腌腊肉盛情以待。酒至半酣,徐击碗作歌:‘老米酒,蔸子火,过了神仙就是我。’邹、胡连连称善。徐停箸问邹曰:‘卿何不凑兴?’邹曰:‘弟自不敢与兄比肩,且听我道来:老米酒,蔸子火,过了皇帝就是我。’后徐称帝,国号天完。邹官拜太师,徐赐老米酒为御酒,赏文武百官品尝。屈指算来此歌谣距今已有六七百年矣。” 李甲叹服:“吾只知歌之传唱,尚不知有此等佳话。酒已温,吾辈且过了皇帝就是我罢。”推杯换盏,二人相饮甚欢。一壶将罄,李甲问曰:“今岁酒何如?”丁乙赞曰:“此酒色泽如茶,圆润如诗,淳厚绵绵,回味无穷,如饮甘露。恰如先贤李贽所言: 聚龟峰之灵气,吸巴水之精华,承上天之甘露,师杜康之工艺。”李甲叹曰:“世人只知杜康酒解忧,怎知吾老米酒解馋乎?”丁乙道:“此言非虚,历代文人骚客,但凡饮过此酒,便留文记之。据考唐杜牧官拜黄州刺史,至歧亭饮酒,留下‘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宋东坡左迁黄州,游定惠寺,品老米酒,赞不绝口,留有佳句‘定惠海棠香十里,东山美酒醉千家’;明乡党梅之焕诗云:‘酒香飘千里,东山户户春’。又传兰陵笑笑生书成奇书《金瓶梅》于本县麻城,日饮老米酒,谓之为‘金华酒’。故兄不可挂怀。老米酒,蔸子火,过了皇帝就是我。若无千万豪情,岂可咏唱?” 李甲曰:“兄博闻强志,弟所不及,不知近日酒量见长否?”丁乙笑曰:“愿舍命相陪耳。”换盅作碗,一来二往,三壶将罄。丁乙已微 醺,以手击桌而歌:“老米酒,蔸子火,皇帝算什么,我就是我。”李甲讶然:“兄改歌谣,气势非凡,何解?”丁乙笑曰:“昔曹孟德与刘玄德煮酒论英雄,看风云之变幻,傲视天下英雄皆碌碌,成千古佳话。今吾昆仲饮老米酒,评说前人,美酒佳肴,蔸火如春,通体舒泰,飘飘欲仙,畅意人生,虽皇帝远不及矣。”李甲大悦,呼其妻郑氏复续两壶,妻谏曰:“此乃上等浮子也,未曾勾兑,其后劲绵绵,慎之慎之。”李甲喝道:“吾昆仲久别重逢,汝妇人之见,安敢败吾酒兴?”妻不敢复言,依言续酒。 正谓酒逢知己,千杯尽欢,屋外北风甚急,室内蔸火正旺,吊锅菜已过半,二人相饮尽兴,丁乙满面红光,击碗作歌:“老米酒,蔸子火,皇帝老子就是我。”李甲骇然:“兄酒醉乎?若依古律欺君之罪,祸及满门矣,慎言慎言。”丁乙笑曰:“自孙文辛亥革命,帝制早除,何来皇帝?吾今酒壮人胆,虽千万人吾亦往矣。何惧做回皇帝老子?”李甲知是醉语,不复辩。适丁乙之子叩门,开门纳之。原其子侍父至孝,外出闻父赴宴,恐其醉酒,特驱车来迎,见状扶父上车,迎父归。丁乙辞行仍大呼不止:“老米酒,蔸子火,皇帝老子就是我。”众皆苦笑。 翌日,二人饮酒之事,不胫而走村人皆知,引为笑谈。有村民逸云者,初不以为意,退而思其言,服二人深得老米酒之妙,遂作文记之,名曰《老米酒记》。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