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云峰故事会】陈爱明|西游记外传

发布时间: 2021-8-21 12:14 阅读量: 178 0
【云峰故事会】陈爱明|西游记外传

陈爱明,麻城市木子店洗马河村人。依轮椅而当步,论子平以营生。年少曾怀文学梦,如今始作忆梦人。东木之地有米酒,一醉酩酊发狂吟。2020年获首届“老屋湾杯”家国情全国诗文大赛优秀奖。

【云峰故事会】陈爱明|西游记外传

【云峰故事会】陈爱明|西游记外传

——途经洗马河

陈爱明

话说,唐僧师徒四人上西天取经,一路跋山涉水,颠簸劳顿,好不辛苦。

这一日,来到了一处去处。只见,一块巨石立在路边,上面刻着三个大字——洗马河。一条大河自北向南,缓缓流淌,河水不深,清澈见底。河两岸,绿树成荫,各种野花争芳斗艳,一阵微风吹过,空气里的芳香扑面而来。八戒露着大肚皮,将九齿钉耙往地上一拄,大叫:“爽快!”

已经赶了几天的路,人困马乏。三藏吩咐:“悟空,为师也累了,都歇歇吧。”那猴子蹿过身来,赶紧扶师父下马。

三藏在河边树下一块石头上坐下来,沙僧也卸了担子,八戒干脆往地上草丛里一躺,悟空见状:“你这呆子,懒身懒相,给我起来!”说着伸手去揪八戒的耳朵。八戒大叫:“师父,你管不管,大师兄又欺负我!”大伙都笑了。

三藏细细打量四周,此处青山环绕,空气清新,天空中,各种鸟儿飞来飞去。小羊儿酣畅的啃着青草,时而蹦蹦跳跳。老黄牛伸长了脖子,在树干上来回的蹭痒。不远处的村庄里,炊烟四起,鸡鸣狗吠,有小孩的嬉闹声,有大人的吆喝声……

好一派人间烟火气息,好一个人间胜境。三藏微微点了点头。此时八戒嚷嚷:“师父,我肚子饿了,走不动了,要不,叫大师兄去化些斋饭吧。”三藏也早已饥肠辘辘,吩咐下来:“悟空,去看看附近,有没有吃的,切莫惊吓了人家。”

【云峰故事会】陈爱明|西游记外传

那猴子上蹿下跳,一会儿折转身来:“妙极,妙极!师父,今个俺们有口福了。徒儿去化缘,遇到一户好人家,听说是去西天取经,非要请俺们去他家里吃饭。师父你看……”

一个老头朝三藏走了过来:“长老莅临我洗马河,荣幸之至!老朽略备薄餐,请!”

三藏赶忙双手合十,连连称谢。老头带路,师徒四人走进一个四合院。一排房子,宽敞明亮。烧制的青砖,黄泥勾缝,透着古朴的气息。乌红的柏树柱子,散发出木头的芳香。

【云峰故事会】陈爱明|西游记外传

一根长长的柞树木勾,上头悬挂在横梁上,下头勾着一口铁锅。此锅很是特别,弯弯而又对称的提手,像一个巨大的大括号,木勾刚好勾在大括号的凹槽里。黄色的火苗舔着锅底,炸豆腐,和着腌辣椒,煮得突突的跳。香气扑鼻,八戒早已按耐不住,吞了吞口水。悟空笑指这古怪的铁锅,连叫“蹊跷”。沙僧也围拢来,瞪大了眼睛。

老头笑了:“各位长老,一定没见过吧。这叫吊锅,是我们洗马河一带特有的,自古至今,祖辈流传。下面烧着火,里面煮着菜,如果再就着一壶老米酒……”说着,老头从灶堂里拿出一个泥巴酒壶,里面的老米酒,已经被火温得冒着白色的气泡。

“使不得,使不得。”三藏连连摆手:“出家人不能沾酒。”八戒眨巴着眼睛:“师父,俺想喝,少喝点也行。”“万万不可。”三藏摆头。

【云峰故事会】陈爱明|西游记外传

“其实,这酒,喝点对身体有好处。”老头继续说道,“温经络,祛寒湿,若是有个腰酸背痛,风热寒湿的,喝点暖暖身子,马上就好的。”

三藏沉吟不语。还是猴子机灵,看出了师父的心思,说道:“多日师父已说腿脚酸痛,要不今个开了戒。戒律说,不可饮酒,但若是以酒治病,酒戒是可以开的。”

八戒乐坏了:“就是,就是。”悟空瞪了八戒一眼。三藏缓缓点了点头:“也是,数月来为师鞍马劳顿,全身酸痛,今日得此机缘,也罢,也罢。”

沙僧盛饭,八戒倒酒,开吃了。一口老米酒吞下肚,顿觉一股暖流涌向全身,唇齿间弥漫着糯米的清香,直觉得额头微微出汗。夹一个黄澄澄的腌辣椒,一口咬下去,又辣又烫,直呼过瘾。炸豆腐外焦内嫩,焦黄的豆腐皮包裹着里面的白豆腐,夹在筷子上,柔韧而不断,入口滑嫩而有嚼劲。八戒多喝了两杯,满脸通红,像是打了胭脂,三藏冲他摇了摇头:“八戒,不能再喝了。”

酒足饭饱,谢过老人家,师徒四人,出了门,继续赶路。骑上白龙马,三藏忽然感觉,脚不酸了,腿不痛了,全身微微发热。遂道:“悟空,为师觉得腿脚灵便多了,看来这老米酒,确实有些好处。”八戒却道:“这老米酒,好是好,可我老猪眼睛里,怎么看见两个师父?”悟空瞪着八戒:“呆子,就你贪杯,喝醉了,头昏了,眼睛放花了,自然看到是两个!”众人大笑。

【云峰故事会】陈爱明|西游记外传

远远的,看见五个大字——杉林河水库。向路人打听,原来,这水库,隶属洗马河,是洗马河的源头所在。水库大坝连接东西两座山脉,高大宽厚结实。师徒四人来到大坝上,远近村落尽收眼底。一望无际的水面,如同一面巨大的镜子,蜿蜒起伏的山峰倒映水底,天也蓝,水也蓝,把大伙儿都搞糊涂了,不知是水中有天,还是天里有水。三藏微微颔首。

忽然,传来一阵音乐声。循声望去,只见大坝另一头,一群女子在轻歌曼舞。这些都是洗马河的女子,闲暇之余,到水库大坝跳广场舞。音响里播放着舞曲,众女子伴着节奏,翩翩起舞。时而扭动腰肢,时而回眸一笑,婀娜多姿,花枝乱颤。直看得八戒张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连悟空都有点疑惑了:莫非,又来到了女儿国?

恍恍惚惚,三藏耳边好像听见一个声音:“御弟哥哥!”心中一惊,抬头一望,原来是幻觉。赶忙紧闭双目,低头诵经。悟空笑道:“此地洗马河也是美女如云,师父千万别动了凡心!”三藏斥道:“泼猴莫要瞎说!”

忽然,远处走来一干人。上前就问:“你们哪里来的?我们是洗马河村委会,请出示你们的健康码。”

三藏双手合十:“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前往西天取经,路过此地,还望各位施主行个方便。”

众人定睛一看,果然是唐僧师徒。可是又百思不得其解,莫非真的有穿越术?

怎么办?查看健康码?肯定是没有,手机都没有,怎么查?几位村干部低声商量了一下,决定跟唐僧师徒打了疫苗再说。

【云峰故事会】陈爱明|西游记外传

村支书走近三藏:“法师途经我洗马河,甚是荣幸。若化斋饭,尽管吩咐。不过,眼下新冠病毒肆虐,为了各位长老身体起见,必须打疫苗,望法师配合。”

三藏似懂非懂,但看此地民风淳朴,众人面善,点点头:“多谢施主!”

不一会,红十字车来了,下来几个穿白大褂的人。还是猴子孝顺,担心师父有个闪失,伸出胳膊:“师父,俺先来,俺们打了,师父再打!”

一针钻下去,悟空“哎哟”一声,护士女孩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悟空连忙说道:“不碍事,不碍事!”心里头暗暗思量:想俺老孙,当年太上老君八卦炉里烧炼,也不觉痛,哎,真丢人!

轮到八戒。那呆子眼勾勾的看着护士,一哆嗦,痛得龇牙咧嘴。嘴里却说着:“不痛不痛,一点都不痛!”打完了还不走,“小姐姐,跟俺老猪还打一针吧……”惹得悟空跳起来:“呆子,又皮痒不是?”八戒朝悟空吐了吐舌头:“俺不痒,倒是大师兄有点痛。”悟空追上去就打,八戒赶紧跑。

众人哄笑。

接下来沙僧,三藏一一打完。忽然,耳畔传来一阵钟声,悠扬的声音在空气里久久回荡。三藏对着村支书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莫非,此处有寺庙?”

【云峰故事会】陈爱明|西游记外传

“法师有所不知。此地洗马河,西边有一座大山,叫做西峰尖,山峰险峻,巍峨挺拔,直耸云端。西峰尖脚下,有一座古刹,叫做大乘寺,当年康熙皇帝下江南曾题匾于此,近年有台湾圣云法师在此闭关数年。大乘寺风景优美,神圣庄严,十分灵验,关于菩萨显灵的事迹,比比皆是……”说到这里,村支书一脸的虔诚和激动。

三藏心生欢喜。旋即说道:“悟空,八戒,悟净,为师一心向佛,发愿逢塔必扫,逢庙必拜。见佛不拜,如入宝山,空手而归。今遇此机缘,我师徒之幸。此处名为大乘,普度众生,实乃我佛门圣地。趁天色尚早,一来上山拜佛,二来夜间借宿一宿,也有个歇脚处。”

村支书要安排人带路,三藏谢过:“不必烦劳施主,我等方外之人,是心在处,自有去处。”

悟空在前,沙僧在后。山路陡峭,不便骑马,八戒扶着师父,白龙马听话的跟在后面。一路上,峰回路转,曲径通幽,鸟语花香,山花烂漫。

【云峰故事会】陈爱明|西游记外传

终于到了。只见,一座大殿,呈现在眼前。大殿正中大门顶上,悬挂着一幅匾额,上面四个大字——大乘禅林,金粉已然脱落,但字迹清晰可辨,看来这就是康熙皇帝的手迹。殿门敞开,看庙的居士已下山回家。进得殿门,三藏师徒,在佛像前,一一顶礼膜拜。三藏仔细瞻仰,正中三尊大佛,是西方三圣,法相庄严,浩然正气。两边依次是十八罗汉,个个栩栩如生,神情肃穆。

大殿右侧,有一口古井,四四方方的石头井面,已经是光滑圆溜,看来很有一些年代了。古井深不见底,井水清澈明亮。据之前村支书说,这井水也是蹊跷,冬天温热,夏季冰凉刺骨,谓之“龙井”。悟空摘了一片树叶,卷成筒状,舀了来喝,大呼:“造化,造化!”遂又舀了来递给师父,三藏抿了一口,甚是甘甜,连连称赞:“真乃仙地啊!”

大殿后面,是一个四合小院。两边是厢房,中间是正屋。这就是数年前台湾圣云法师的闭关道场。如今圣云法师已经去他方讲经说法去了。院子中央,是经行的地方。正屋里,供奉着佛菩萨。唐僧师徒,再一次顶礼膜拜。抬头看见两边墙上,写着两首偈子。一边是:“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另一边是:“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云峰故事会】陈爱明|西游记外传

师徒四人出了小院,四处打量。但见四周青山掩映,空山寂寂,隐约可听见鸟儿拍打翅膀的声音,寂静而祥和。放眼望去,大殿前方,一个小山丘高高耸立,两边悬崖峭壁如刀削一般。怪石嶙峋,形状各异。悟空在石头上跳来蹦去,抓耳挠腮,喜不自胜。三藏走近一看,山丘上有一间小屋,里面供奉着药王爷。再往前,突兀的大石头上,有一个巴掌大的小孔,孔里有水,跟古井的水一样的清澈。三藏也很纳闷:这四周陡削,不见有一点源泉,石孔水从何而来?

忽然听见有人喊:“长老,唐长老!”原来,洗马河的乡亲们,早已听闻唐僧师徒到此,精心准备了斋饭,送上山来。男女老少,有一百多人,见了唐僧,毕恭毕敬,十分激动,有的顶礼跪拜。更高兴的是小孩子,电视剧西游记里看到的孙悟空,没想到现在见着真的了。小孩顽皮,有的摸一摸悟空的金箍棒,有的扯一扯八戒的大耳朵,有的捏一捏沙僧颈脖子上的念珠。几个小男孩更是大胆,翻箱倒柜,把沙僧挑的担子翻了个底朝天,只见一些衣服和经书,遂笑道:“传闻沙长老担子里面挑的是麻将,看来不是!”大人赶紧过来呵斥,孩子们嬉笑着跑开了。

打开歇房,搬来桌椅板凳,乡亲们摆上斋饭,满满的一大桌子。有萝卜丸子,糯米丸子,糍粑,葛粉豆腐,观音豆腐,香油炒羊禾姜,白花菜,苦菜,香椿,凉拌鱼腥草,蕨苗,马齿苋,野笋……看得人眼花缭乱。八戒迫不及待,用手抓了一个羊禾姜塞到嘴里,叫道:“好吃,好吃!”

【云峰故事会】陈爱明|西游记外传

三藏连连道谢。见乡亲如此热情实在,如此淳朴善良,三藏心潮澎湃。用过斋饭,天色已晚,乡亲们安顿好唐僧师徒的歇处,告别下山。想到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唐僧吩咐悟空,各自早早安歇。

一觉醒来,天色已明。三藏收拾停当,走出歇房。但见大殿外空旷的草地上,已经人山人海。原来,唐僧师徒的到来,早已惊动了远近乡亲,足足有一千余人,大清早恭候多时。有八十多岁的老奶奶,有尚未足月的婴儿,有出门打工的壮汉,有寒窗苦读的学生……

见此情景,三藏热泪盈眶,一一合十行礼。这时,悟空八戒沙僧也洗漱完毕,见此场面,也感触良久。乡亲们盛来自家牵的挂面,给唐僧师徒过早。三藏谢过。

吃罢早饭,师徒四人要上路了。三藏骑上白龙马,回过头来,恋恋不舍。悟空眨巴着眼睛,望望师父,又望望乡亲。沙僧一言不发,两手拨着念珠。八戒扯起沙僧的袖子擦着眼角的泪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流出了眼泪。

“唐长老留步……”乡亲们围拢来,有的拿出红薯片,有的拿出柿饼,印子粑,糍粑果,落花生……“长老,取经辛苦,带上吧,路上充饥……”几个女子拿出四双手工布鞋,四双绣花垫底,放进沙僧的担子里。八戒抓起一双垫底,笑眯眯的塞进怀里。

三藏感慨万千,走了几步,又停下来。白龙马刨着前蹄,一声嘶叫。众人神情凝重。

【云峰故事会】陈爱明|西游记外传

忽然,一道霞光划破长空,圆润柔和。三藏赶忙下马膜拜:“菩萨!”众人举目一看,只见观音菩萨坐在云端,手持莲花净瓶,法相庄严。众人稽首跪拜,心生欢喜。“金蝉子!汝与此地洗马河,有前世因缘,待你西去取经归来,须度此地众生,切记,切记!”

“菩萨所嘱,谨记于心!”三藏回答。但见天现瑞相,菩萨隐去,众人跪送。

三藏骑上白龙马,悟空前头探路。“唐长老,一路保重!”三藏回头:“各位施主,后会有期!”

一轮太阳从东边升起,阳光洒满大乘净土。青山不老,故人犹存,来日重逢,初心仍在。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