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侦破小说连载】第七组(10—12)

发布时间: 2021-8-6 09:41 阅读量: 90 0
鲍俊军,笔名四月宝贝,1982年6月1日出生,湖北麻城人。1998年12月山东省青岛市服役,;1999年加入中国书法协会;2001年12月退出现役后,于麻城市农业农村局工作;2012年担任《杨柳岸网络文学网》总编;2013年入驻《飞卢小说网》,担任签约作家;2014年入驻《执手天涯文学网》,担任诗歌编辑。

【侦破小说连载】

第七组

鲍俊军

第 10 章

疯狂的前妻

外面还在下着雨,小楼内有一个30来岁的女人躺在床上疯狂地叫喊着,“救命,救救我!”这时一个60来岁的老人快步从一楼奔向二楼,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一切让他惊呆了:儿媳在床上翻滚着,身上没有穿一丝衣服,捂着肚子,下体肠子已有少许裸露在外面,床上还有凌乱的脚印,因为是雨天那些脚印上还带着很重的泥土,楼上的窗户是开着的,脚印一直延伸到床台!

“小美,怎么了?”老人急切地问道。“爸爸,晚上有几个人给我打了针,我肚子现在很痛!”儿媳小美说道。老人二话没说,打通了120,紧接着又打通了110。不一会,两方面的车同时到达了,这一次警方来的还是第七组的警官们。当务之急不是询问当事人,更重要的是抢救当事人。

很快当事人小美在警方的护送下来到了医院,经医院检验,当事人小美是因为体内打入了浓硫酸导致腹腔腐蚀,从而引起肠漏。凭着多年的办案经验和现场留下的脚印来判断,程亮已经很明确了心中的想法,这是一起典型的蓄意谋杀案件。

程亮找到了那位老人,询问起了老人一些情况。老人说:“这个伤者是我的儿媳,刚和我儿子结婚不久,算算也就20天左右,今年28岁,本地人,平时儿媳也没得罪什么人,对我们长辈孝敬有加,这事村里人都知道,也是全村少有的好媳妇,要说她得罪啥人,我真的想不通,你们一定要将这事查个水落右出!”程亮说:“查案是我们理所应当的职责所在,我们一定尽全力破案,给你儿媳一个交代!不过现在你儿媳情况很严重,我们只能等她手术后再问问!”老人说:“好的,只能这样了!”

在等待的过程中,程亮和何军等人商量着案情,这时童叶一句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童叶说:“事情都出这么久了,怎么就没发现小美的丈夫呢?”程亮说:“对呀,小童,你快去问问小美的公公!”童叶听了队长的话,迅步来到老人的身边,童叶说:“大爷,你的儿子在那里呀,他妻子出了这大的事,他怎么没过来呢?”老人说:“我也和他打过电话的,他可能现在在上班,或许他们上班不能开手机的!”童叶说:“那他在那里上班呢?”老人说:“在镇上的一个燃料厂上班!”

童叶问清情况后和队长程亮一一作了汇报,经商量后还是由童叶留守在医院守候,程亮、何军等人则赶到小美丈夫的所在工厂了解情况。当小美丈夫被程亮他们叫出来后,他感到十分诧异,然后就问了问程亮来找他的原因。何军一一给小美的丈夫作了解答,然后说明了小美出事的情况。小美丈夫听到后,一下瘫软在地上。嘴里说道:“太狠了……”程亮紧跟着问道:“谁太狠了?”小美丈夫说:“是我前妻!她一直反对我和小美结婚!”程亮说:“你再说详细一点!”小美丈夫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和前妻结婚已经有二年了,结婚后发现她好吃懒做,不孝敬老人,而且还抽烟喝酒,经常和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在一起,最主要是她背着我偷偷地打掉了我们的孩子,导致了我们的离婚。离婚后她还找过我,我们也同居了一段时间,因为我想给她个机会,让她能改掉这些坏毛病。可是事实不然,她一点也没改正。在过后的两个月内,我在我上班的地方结识了小美,没想到结婚这短的时间就出了这事,我想这件事和她一定有关系的。因为她当时说过,要是我和小美结婚她不会让我们好过的!”

程亮听了小美丈夫的一席话,分析了一下案情,她们决定马上传唤小美丈夫的前妻杜燕。经询问杜燕承认了这起案件是她做的,她因为怨恨自己的前夫这样对她,所以请了两个人对小美进行了报复。因为先前的人流让她已经不能再生孩子了,她也不能让小美生孩子。在询问起杜燕请的两个帮手时,杜燕茫然了。她说:“我也不知道这两个人的信息,因为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我付给了他们每人300元钱,至于联系方式一下真的难以想起!”程亮她们开导着杜燕,帮助着杜燕记起那两个帮手的电话,正在这时医院的童叶打来电话,因为小美腹腔创伤严重,导致器官腐蚀衰竭死亡!

当事人已经死亡了,现在唯一知道情况和突破口也只能从主犯杜燕这里寻找那两个从犯了。程亮将小美的事告知了杜燕,杜燕低下了头。她随即报出了一个人的电话,程亮叮嘱杜燕将电话打过去,了解一下那两个人现在具体位置,杜燕点头应允。在电话拨通后,杜燕邀约那两个网友在一个网吧见面,那两人同意了。电话结束后,程亮很快对抓捕作了部署,结果在一个叫“一度”的网吧抓捕到了那两个人。

案件到这里已经全部结束了,留给我们的是深深的思考。或许所有的人性泯灭都是建立在仇恨之上的,但如果人性多一些宽容、多一些大度,或许结果比我们所想像的更美好!

第11章

桃花林中的罪恶

【侦破小说连载】第七组(10—12)

三月的桃花盛开是最能让人感受到春的激情的,也是让多少年轻的姑娘留恋往返的季节。A城有一片很大的桃园,是城里年轻人常来的地方,也是春季恋爱的嬉戏地。

这是一个周末,小占邀约了几个好朋友在这片桃林下品着咖啡、吃着带来美食、玩着“斗地主”的游戏。玩了大约半小时的样子,大家停下来休息。小占和一个男同学就到不远处的一人地方小解,留下三个女孩子在原地休息。

十米、二十米,正当他们走向桃园的边缘时,突然眼前的一幕让他们仓皇跑了回来。“怎么了?你们怎么了?”三个女孩子问道。“前面……前面有一具死尸,还是个女的,身上一丝不挂,而且没有看到头,太可怕了,我今天没有带手机,你们谁带了,快打电话报警!”小占很惊恐地说道。这时坐在地上的三个女孩子听到这样一说,像触电似地从地上蹦了起来。“什么?尸体?女尸?还是无头女尸?太恐怖了!”身边的女孩说道。“对了,我有手机,你快点打吧!今天的好心情又这样没了,说不定晚上会做噩梦的!”

小占接过手机赶忙打通了警局的电话,“你好,我叫小占,我们几个同学在A城桃花园玩,突然看见桃园中有一具无头女尸,你们快点过来看看吧!快点哈!我们几个在这里等你们!”接警的是七组的肖波,他说:“好的!我们马上就到,你们在那里不要动,保护好现场!”小占说:“这个我们知道!”肖波放下电话,因为案情重大,他带上了童叶向桃花园疾驰而去,因为此时程亮、何军、李克出警处理一起入室抢劫案去了。

在路上肖波打通了队长的电话,告知了程亮案情。程亮留下何军和李克在那边的现场,驱车赶到了肖波这边,因为这边是命案,他一点也不能懈怠!赶到那里时肖波正在现场问着几个在现场的目击证人,而童叶则在尸体旁边拍着照片。

程亮和肖波、童叶打了个招呼后,直接走到了尸体旁边。这是一具很年轻的女尸体,尸体侧卧,身上没有穿衣服,尸体没有头颅,少许的血迹还残留在脖子上,右边的乳房上有很明显的抓痕。因为尸体放在这里时间已经超过了六小时,抓痕已变成了紫黑色。从血流的方向和血迹来判断,这绝对不是第一现场。因为如果头颅是在这里不见的,那么大动脉破裂,血会很多,而在现场也没有发现任何被移动的痕迹。这应该是一起杀人抛尸案。

尸体被转移到了警局,程亮叫来所有组员将案情进行汇总,结合肖波给现场目击者做的笔录,以及童叶做的尸检报告。程亮做了这样的结论。他说:“死者大约28岁,身高约1.6米,死前应该受过性侵害,因为在死者阴部还有残留的精液,而且乳房上有明显的抓痕。现在最重要的突破点就是找到死者的头颅,确认死都真实的身份,再有的就是对精液进行DNA化验,以确认嫌疑人的身份。现在分成两组,何军带李克、肖波寻找尸体头颅,我和童叶在局等待检验结果,结果出来后,我们去核对嫌疑人的资料,现在行动!”大家同时说:“是!”

何军他们已经走了,对于程亮来说,等待是焦急的。他在化验室外焦急地等待着。他看着走廊的时钟在一分一秒地过去,自己也在走廊中走来走去,没有一刻停留。童叶终于出来了,她对队长程亮说:“队长,急坏了吧,这次DNA我比对了好几次,现在结果出来了,我们赶紧上资料管理科去做对照,马上嫌疑人就会漏出水面的!”程亮说:“可不是,我是真的等急了,你知道吗?我等了三个多小时呀!你在里面忙当然不觉得,可我真的很急!好了,咱们走吧!”

资料管理科在8楼,对照了2个多小时终于有了结果,嫌疑人漏出了水面。嫌疑人名叫李松,现在40岁,B城人,现于A城一个服装厂上班。在确定了嫌疑人后,程亮一刻也没有逗留,马上来到了那个服装厂,可一打听,那名男子不在,只有他的三个孩子在这里,他好像请假了。程亮又问起和他在一起还有些什么人,厂里说还有一个年轻的妻子,样子看上去要比那男子小好多。这一发现引起了程亮的警觉,他命童叶马上调起了嫌疑人妻子的资料,结果发现那女子资料上显示叫马芳芳,现年28岁,下面资料上显示她是C城人。

了解到这些详情后,程亮落实了马芳芳的住址,结果发现马芳芳已经有两年没有回家,她在家已经有两个孩子,她的爸爸妈妈告诉程亮,她目前正和B城的一个叫李松的人交往,她们都很反对,因为她本来就有家,而且还没离婚,可马芳芳就是不听,一意跟着李松。

从案发到现在已经有一周的时间了,警局将马芳芳的相片和尸体进行了对比和复原,结果相似度有99%,基本可以断定死者就是马芳芳。三天后,李松回来了,程亮刚想问起他时,李松先开口了,他说:“案子是我做的,我来自首,我全交代!我和马芳芳是在服装厂认识的,在交往过程中得知她已经结婚,并有两个孩子,在家和丈夫过得不好,我有三个孩子,妻子在前两年的一场车祸去世了。我们俩情意相投,很快地我们就同居了。前两天她说她很想回家看看孩子,家里打电话说孩子病了,他就问我要10000块钱,我手上虽然有10000多块钱,可我还有三个孩子在这里,也得要吃喝,我给了她8000块,可她还是不满意,后来我逗她说,你今晚要是陪我睡,我就把钱给你。因为孩子在这里,我们虽然在一起,但很少有过房事,再说平时迫于工作压力也没去想。那天晚上我们真的在一起了,第二天早上我给了她2000块钱,可她还嫌少。后来我们就发生了争吵,她就推我,我一气之下一拳将她打倒了,结果撞在桌子上,我一摸鼻子气息已经没多少了,当时我根本已经失去了理智,后来我就将她掐死了,因为天色还早,我怕事情败漏,所以将她的头颅取了下来,将尸身扔到桃园中了,头颅在我厂房的冰柜中!”

十几分钟后,程亮在冰柜中找到了马芳芳的头颅,整个案件到这里也就终结了。李松虽然有主动自首情节,但案情交代完后,因涉及故意杀人分尸,情节恶劣、残忍,最终还是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李松虽然走了,可却留下了三个年幼的孩子;马芳芳也死了,却留下两个孩子和一个残缺的家。孩子是无辜的,正因为他们的不负责,正因为他们的草率和轻浮,他们淡漠了法律,才换来今天走向罪恶的不归路!

第12章

鱼塘血案

【侦破小说连载】第七组(10—12) 陶李和宋想周末邀约一起上城边的一处鱼塘钓鱼。这一天天气很好,六月的清晨时不时地传来一丝丝悠风。陶李和宋想带上自己的渔具在一个早点店内碰了头。草草地吃了一碗面就向着鱼塘所在地进发。

城里到鱼塘的距离大约十五分钟的车程,眨眼功夫就到了。陶李和宋想选定自己的位置,然后匆匆和饵了。陶李选的位置是个死角,而宋想选的位置正居塘的中央。鱼竿抛下后,很快就有鱼儿不断地上钩,钓得陶李和宋想暗自欢喜。

“李子,快过来帮我一下,好像上了条大家伙!”宋想边竖起鱼竿边叫着陶李。陶李看着宋想,他的鱼竿已经弯成了一个弧形,那条鱼直逼得宋想一路跑着。可就在陶李去拿网兜时,宋想的鱼竿突然停在那里,而鱼竿还像原来一样,只不过没有来回窜。宋想猜想一定是钩到什么东西上了,他让陶李用网兜拨弄了一下鱼线的下方,开始拨弄了几下没有反应,可就在最后从水底翻出一个白色的蛇皮袋。这是一个不深的养鱼塘,因为前些天下了几天雨,鱼塘的水长了一些,可这个蛇皮袋是从那里来的呢?难不成是修筑鱼塘用的石灰袋?可这个袋子很重呀,明显里面有东西!宋想慢慢拉动着鱼线,借助袋子的浮力将袋子拉到岸边。因为陶李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他用网兜套住袋子的一端,然后想用手将那袋子提起,可提上来一半,那袋子可能是由于浸泡在水中的时间有些长,‘嗞’地一声破了。袋子破的同时,从空气中传来一阵恶臭,再看水里时,水中清楚地看到一具尸体浮在水面上。那尸体穿着一套白色的运动装,脸庞被水浸泡过,浮肿已经完全看不清了。宋想和陶李都惊呆了,一下都愣了神,陶李更是毛骨悚然,他一遍一遍用着隔壁塘的水洗着自己的手,嘴里,不停地说着:“真是晦气!钓个鱼还摊上这样的事!想哥,你也别愣着了,快打电话报警吧!”宋想说:“对了,我还真忘记了,我这就打!”

电话打通了,警局的人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这里。因为宋想认识程亮,一见面宋想就上前打招呼。他说:“程队,是你们过来了,我们周末本想出来放松一下,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好吓人呀!”程亮说:“这有啥吓人的,这种事我们经常遇到,你一个堂堂男子汉还吓成这样,害不害臊呀!”宋想说:“我那像你们呀,你们做的是这一行职业,和我们不一样,你当然不怕!”程亮说:“那倒也是!你到一旁去做个笔录吧,我检查一下尸体情况!”

程亮来到尸体旁边,看到尸体已经严重腐烂,但不难看出这是一名男子,个头在1.70左右,短发。左胸有一处很深的刀痕,看样子这可能就是致命伤,死亡时间应该在六天前,初步判定也只有这些了。

又是一个无头的案子,程亮心里有些着急。他叫来鱼塘主人,问明了一些情况,鱼塘主人说:“因为这个塘在路边,又临近一条河道,会经常有人从这里经过的,我也没在意很多。不过在一周前,有一晚2点多有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从这里经过,那一天下着很大的雨,我从窗户向外看了看,因为雨势很大,具体也没看清,加上河流流水的声音我也没听到啥!”听了鱼塘主人的那番话程了进一步确定了死者的死亡时间,而且认为他杀的嫌疑最大。

作案时间是确定了,那死者身份呢?走访了几天也没听人说家里有人失踪的消息呀?鱼塘中会不会有新的发现呢?程亮想到这里,马上命人打捞,结果在半天的打捞中捞上来一个电话簿,可是里面的电话在水中浸泡久了都已经模糊不清,只有一个电话号码可以模糊地看见,也许是因为用的笔不一样吧!

程亮按上面模糊的数字一遍一遍地打着电话,开始打了很多,电话都是错的,可打到最后电话打通了。程亮很细心地将这件案子告知了对方,问电话那边有没有亲人或朋友失踪的。电话那边说:“我是有一个朋友好些天不见他的面了,平时没过三天我们就会联系一次的,可现在已经有一周左右没有联系了,他叫程飞,是本地人,平时爱玩点小牌。你们查查看,我这边要是有啥子情况我会及时和你们联系的。”

“程飞?李克,你快打电话给档案科,查查一个叫程飞的档案,他是本地人!”程亮很激动地和李克说。不一会儿,李克放下了电话,李克说:“已经查到了,是有这样一个人,他的家在C城,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了解一下?”程亮说:“好,我们这就走!”

驱车来到了程飞的住处,屋子内有一个年轻的女人在埋头绣着十字绣。见到有两个陌生人进来,有些惊恐地问道:“你们是那里的?”程亮表明了身份,并说明了来意。这个女人是程飞的妻子,当听到说程飞可能出事了时,她哇哇大哭,然后嘴里唠叨着说:“叫他不要赌不要赌,现在出事了吧!”程亮追问道:“赌?他平时不是只打打小牌吗?”“打小牌?他没把我输了就不错了!”程飞的妻子答道。“那他平时都在那里打牌呢?”程亮问。“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平时好像总跟着我们上村一个叫李平的人一起玩的,你们可以问问他!”程飞的妻子答道。程亮说:“有什么情况我也会及时通知你的,希望出事的不是你的老公!”

从程飞家出来后,程亮一行人来到了李平的家,李平家门紧锁。童叶问了一下他隔壁的邻居,邻居告诉童叶李平刚刚出去了。“唉!好不容易找到他家,人又不在?他是不是知道什么了呀?”童叶问着程亮。“铃……”程亮的手机响了,“程队,有一个叫李平的人来投案自首,你们快回来吧!”电话那边传来这样的消息。

兜兜转转,来来回回,忙活了这久的时间,没想到李平竟然自己自首了,不过这也是一个好消息。程亮他们赶回局里,第一时间提审了李平。李平对他作案的事供认不讳,并说明了作案过程:程飞是李平在牌桌上认识的,后来成了朋友,前些天一个新牌友邀约了李平,说给程飞下‘套’,说程飞这两天赢他好几万了,如果赢钱了一人一半。李平考虑再三,同意了。结果那天程飞输了近5万多块钱,沮丧着慢慢走回家,可走到半路发现自己的手机掉在打牌的地方,回身去拿时,在屋外听到李平和另一个牌友谈起给他‘下套’的事。程飞一听火了,气冲冲地跑了进去,他说道:“李平呀李平,平时哥对你不好吗?你这样害我?你们要是光明正大地赢我的钱我二话不说,今天你们必须把钱还给我!”李平说:“程哥平时是对我不错,可你也没少赢我的钱,难不成就赢得输不起?”经地一阵子的争吵后,程飞和李平打了起来,结果程飞拿起了厨房一把菜刀朝李平砍去,一刀下去没砍着。这也激起了李平的怒火,他操起一把剔骨刀向程飞刺去,不偏不正,正刺中了程飞的左胸,程飞在一声惨叫中断气了。顷刻间李平傻了,在旁边的牌友叫着李平,“李平,你还傻愣在那里做啥,快把他的尸体去埋掉。”李平从惊慌中定下神,然后将程飞的尸体放进了一个蛇皮袋,然后在袋子里放进了一个大石头,匆匆地开着他自己的面包车,将尸体在雨夜抛向了那个鱼塘。没想到宋想和陶李钓鱼将袋子弄破了,石头掉了下去,尸体借着浮力浮了上来!后来隐约听到有人在说塘里发现死尸时,他慌了,知道事情瞒不住了,所以到警局投案了!

听完李平讲述的作案过程,案件已经一清二楚了。李平一时的冲动换来了冰冷的手铐,而程飞因‘赌’而误入歧途,断送了自己的性命。那位牌友为了私利,设置圈套以致人死亡,法律也会对他严惩。

故事告诉我们,为了你有一个幸福的家,为了社会安定团结,请远离赌博!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