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龚增元 |微信

发布时间: 2021-8-6 09:41 阅读量: 61 0

微 信

文 / 龚增元

龚增元 |微信

手机响了两下,老母亲正在厨房里炒菜,油烟机的声音压住了手机铃声。这会儿又听到手机响,老母亲急忙将双手在围裙抹衣上擦了两下,拿起手机连忙小跑到隔壁邻居屋外,喊秀出来帮忙看下手机。秀是个穿着很时尚,长得很可人的漂亮姑娘。她刚从某大学放寒假回来,是隔壁邻居五婶的细女儿。秀称呼老母亲为大妈。

秀接过手机,打开微信,是大妈的儿子发回的微信。她甜声甜气地将微信内容一字一句地念给老妈听:爸妈,您们可好!今年又不能回来陪二老过春节,因为疫情在有些城市零星地反弹,北京市也有几例输入病例和本市感染病例。北京市政府向全体市民发布通告,市民要在市内过春节。去年回不了,今年又回不了,不是儿子不孝,实属人的生命重要。暂从微信中给二老六千元过年费用,望二老保重自己。待明年疫情好转,再回来与爸妈团聚。谨祝爸妈身体安康,新年快乐!

龚增元 |微信

老母亲听完秀在微信中儿子说的话,怔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面色极度不安,特别想念儿子儿媳,尤其是那个虎头虎脑的心肝宝贝肉,十二岁的孙子。真是欠死了,又担心死了,生怕他们在外有个什么闪失。

于是,老妈叫秀帮回一个微信儿子:“尚文、玉梅、宇翰你们可都好?妈先前想今年不会有疫情,指望你们一家都回来过个团圆年。没想到今年又有疫情,村里也通知各户,外地回来的人,尤其是疫区回的人要集中隔离14天,还要做核酸检测,然后居家隔离,哪儿也不能去,花冤枉路费,回了也白回。娘想通了,娘就天天晚上跟你们视频,你们也要照顾好自己,把年过得快快乐乐的。”秀帮大妈发完微信回自个屋了。老母亲泪眼汪汪地站在自家门前,望着垸前的那条村级公路路口,仿佛看见儿子一家正在往回走,孙子跑在最前面,一边跑一边喊:“奶奶,奶奶。”母亲想他的泪流下来,胸前湿了一大块,好一刻回过神来,又怅然若失。

老爸老妈早就在冬月初就攒下二百来个自家养的芦花鸡蛋。早生的蛋怕过期了,就放在冰箱冷藏柜里,至今还鲜着呢。腊月初就刜了自己辛苦养了一年多的大黑毛猪,净肉将近两百斤,早就腌好的腊肉也凉干了,碎肉糯米豆腐灌的猪肠也风干了,腊鱼也备好了。他们还准备等儿子一家回来宰几只老母鸡。孙子爱吃红烧鸡腿、鸡翅根,儿媳爱喝士鸡汤。老母亲还准备好了让他们年后带到北京去的士鸡蛋、土猪腊肉、晒干的熟缸豆、腌白菜、麻油淋的姜丝椒丝蒜瓣合成的萝卜丝及臭腐乳。二老望眼欲穿,只望今年不再有疫情,儿子一家能回来过个团圆年,满怀的希望变成了失望,好不扫兴,好不心酸。

儿子叫尚文,四十多岁,北京某高校副教授。一九九七年高考录取到某市师范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北京某高校。儿子深知父母为他读高中上大学付出的心血,他们一生辛勤劳作,节衣缩食,终于熬到自己的儿子有了个着落,有了出息。尚文真想把父母接到身边让二老享享清闲,可老人死活不肯来城市住,总舍不得离开那个住了几代的老窝,舍不得离开那一亩三分地。父母知道儿子在京城买房结婚养孩子不易,不愿给儿子添负担,眼前这把老骨头还能动弹。这让尚文心里很不安,很愧疚。好在尚文给家里装了电话,为了方便又买了老人手机,每周在电话里头和老爸老妈说说话,问问安,他才放心。

儿媳玉梅与儿子高中同学,高考也考入某市师范学院,毕业后分配到某市实验高中,与尚文结婚后申请调入北京。公公婆婆对贤惠的儿媳很是满意,知书达理不说,对老人特别孝顺,知冷知热。冬天还未到,保暖衣,保暖鞋,毛衣绒裤,早为公公婆婆准备好。夏天一到,凉鞋拖鞋,从苏杭购的丝绸衣裤由快递直接送到家。孙儿宇翰也特别懂事乖巧,一回家,爷爷奶奶喊得欢,叫得甜,隔代的伢儿更是得人爱。

龚增元 |微信

今年暑假,儿子一家回来看望二老。儿媳特地给婆母买了一部华为智能手机。儿子在镇上移动网店联系装上了5G网络,全家手机,电视,电脑绑在一起,微信视频聊天十分方便快捷。儿媳教婆母怎样开机关机,怎样上网,怎样发微信,怎样玩快手抖音,怎样打电话,怎样视频。儿子教爸怎样用支付宝购物,孙子教爷爷奶奶怎样玩游戏。爷爷爱打扑克,走象棋,孙子就教爷爷在手机上斗地主,走象棋。无奈只一部手机,二老常为争抢手机玩而生闷气。于是儿子又给爸爸买了部智能手机,从此各玩各的,不争不抢,有时玩得竟忘了做饭吃饭。一次老妈一边玩抖音,一边在灶上煎鸡蛋,竟把蛋壳丢在锅里,把蛋液倒在旁边的垃圾桶里。

毕竟还是年纪大。老妈七十一,老爸七十五,脑子笨,忘性大。尽管儿媳教得仔细,孙子反复示范,有些功能二老还是搞不清楚,动不动就死机或卡顿了。收不到消息,开始二老以为是网络故障,WIFI和流量来回切换仍然不起作用,觉得和儿子一家生活在两个次元。孙子放学回来,想和爷爷奶奶视频也视不到,两部智能手机成了聋子的耳朵,是个摆设。

于是老俩口只好到镇上的移动网店找营业员帮处理。营业员向二老把怎样使用的方法说得一清二楚,并示范给二老看,可是一回到家又忘了。玩不了抖音,玩不了斗地主,发不了微信,打不了电话。没办法,只好常去麻烦隔壁的秀姑娘。秀也不嫌大妈烦,总是笑脸帮看微信,发微信。

老爸老妈在老家这边想,儿子儿媳在城里那边急。老妈想:虽然城里购物方便,超市里什么都有,但城里鱼呀肉呀蔬菜呀什么都贵,没有农村屋里的土猪肉、土鸡、土鸡蛋,没有农药残留的蔬菜好吃,更冇得农村自养的土鸡汤那样的香甜味,孙子过年也吃不上土灶锅里红烧的大鸡腿,鸡翅根了。老爸想:家里光两个老头,过年不热闹,吃什么也冇得味。儿孙在家,有说有笑,吃萝卜青菜豆腐也有味。是啊,父母总想着外面的儿女,水总是往低处流。有首诗写得好:“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儿子在城里那边想:快过年了,两老在家,身边没个人跑跑腿买个年货什么的。爸爸患有高血压,腿有关节炎,爸爸为自己操劳了一辈子,如今七十多岁了,还要自顾自。妈妈呢,患有肺气肿,虽然住院吃了药,但总断不了根,咳嗽起来就闭,自己过年遇疫情反弹又不能回,想到这里,难受得泪眼汪汪,胸前湿了一大块。

儿子又给爸妈发来微信:“爸,降压药要按时吃,不能停,治关节炎的膏药按时贴,泡的治关节痛的药酒每天晚上喝一两;妈,哮喘宁片记得每天早晚服两次,大寒了,二老注意添衣保暖,你们在家好好的,我们在外才放心,才安心。把鸡杀了,多煨汤喝,将去年买的长白参放几片鸡汤里煨炖。保重自己。”老妈每次一听到手机响,就赶忙跑到隔壁找秀姑娘。

龚增元 |微信

有一次,老俩口来到镇上的超市买些生活上的用品,果奶之类的东西,老爸用微信支付,点开微信扫一扫,再点支付数额时,一下多点了两个零,百把元的东西一下子支付了一万,幸亏一时记不起密码,幸亏店长眼尖,才没造成损失或麻烦。自此后,老爸再也不用微信支付了。这次儿子微信中的六千元老俩口根本就冇用,放在手机里,等儿子回来再说。

老爸老妈现在很幸福。不缺吃穿,不差零用,口袋里从不差钱,儿子儿媳又很孝顺贴心,孙子读书聪敏。两位老人只有一个愿望:希望儿子一家在外都好好的,有空常回家看看,帮爸爸捶背揉肩,帮妈妈洗碗拖地,和老人说说话,聊聊外面的精彩世界,就心满意足了。

作者简介龚增元,罗田县骆驼坳中学退休教师。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