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占小义 | 怀 念 母 亲

发布时间: 2021-7-25 09:17 阅读量: 61 0
占小义 | 怀 念 母 亲

占小义,男,麻城木子店人,曾憧憬能成为一个作家,后因家境原因,迫于生活压力,只能外出务工,成为一个普通的农民工,业余爱好写点文字记录身边事。曾在企业公司上班期间在多家内部期刊发表文字30余篇,也散在麻城文学港发表过几篇。


怀 念 母 亲

文 | 占小义

母亲已经走了20年,她走的时候才60出头,我12岁,上小学5年级。

生活中我从来不提母亲的过往,很多亲人觉得我已经完全忘记了她。其实,不是因为忘记,而是从母亲离开的那一刻起我就将对她的思念关闭在心扉。天人永隔的日子,肝肠寸断般的痛楚我都佯装镇定从容,我不想因母亲的离去让人觉得我是可伶无娘疼爱的孩子。有人问及母亲,我常常叉开话题或装聋作哑不答。然而,谁知?我心扉储存的却是痛失亲人的无限彷徨、孤寂和对母亲的思念。

时光流逝,转瞬我已成年成家。20年的光景,母亲依然音容宛在般地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和描述母亲,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老实本份的农村妇女。一生只知勤劳苦做,留下含辛茹苦、饱经风霜,慈爱又善良的印象。每次回想起母亲经历的苦难历历在目黯然泪下……

占小义 | 怀 念 母 亲

母亲嫁给父亲的时候正值大跃进和人民公社浮夸风、高产放卫星的年代,粮食对农民来说异常珍贵,后来又闹饥荒,吃草根,啃树皮是常态。饿急了也吃观音土,肚子都被撑得鼓鼓的,想大便的时候蹬在毛坑边脚酸手软就是拉不出来。据说吃土的后果最后只能通过人工清理肛门,用竹棒或树枝将堵塞的泥土一点一点地清理出来,才能缓解肠道堵塞的坠胀痛感。巨大的饥荒煎熬摧残着所有人,母亲也深受饥荒之苦。我还依稀地记得,节俭的母亲农忙过后提着竹篮到别人收割完的稻田拾捡谷穗,他把收割遗落的丁点谷粒一粒粒,一穗穗地收集起来作为糊口的粮食,她常说,“一粒粮食一粒汗不能糟蹋”。这也许就是母亲历经了饥荒磨难后倍加珍惜粮食的原因吧!

母亲没读过书不识字,老实巴交的她只会日夜劳作埋头苦干。田地是她的所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管晴天还是阴天,不管刮风还是下雨,她都用体力谱写着在黄土地劳作的赞歌。不善言辞的她,默默地期盼着自己的精力能够浇灌出丰收与希望,守候着茁壮成长的庄苗期待能带来不再让家人挨饿的理想。披星戴月,起五更睡半夜日夜操劳的她将大半的时间留在田间地头,殊不知体力劳动也严重透支着她的的健康。记得有一年的六月正午,烈日当空,田间劳作归来的母亲累倒在回家路上,被好心的乡亲看见背了回来。我放学回家看到母亲已经坐在桌子旁边的高凳上,目不转睛直勾勾愣愣地盯着地面,左手撑在桌旁,右手拿着一把红黑相间父亲用竹棒制作的布扇,她有气无力的摇晃着。我想母亲当时一定很累很累,以至于我进门呼喊她都没听见,阵阵的心酸涌上心头,那一幕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占小义 | 怀 念 母 亲

母亲吃的苦远不止于此,年幼的我尚且记得一些,那么在此之前就更不必说了。父亲长年在外,家里的人情客往,犁田耙地,除草浇灌,春种秋收,以及兄弟姐妹几个从小到大的衣食住行用都是母亲独自操持。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母亲也因此身心交瘁,积劳成疾。但她能忍则忍,害怕花钱不愿去医院治疗,有时实在难受,她也用一些听别人说的土方子和迷信来诊治麻痹自己,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憔悴,来减少家人的担心和负担,就这样母亲的身体垮了,在20年前的大年初四永远离我而去。

还记得母亲走的那天早上,父亲将她扶到火塘最里边的椅子上烤火,随后就上街去给她抓药了;大哥觉得自己已经分家,要过自己的日子也没来看望;老二多年不归,那年回也匆匆去也匆匆;而我也在那一天早上跟姐姐去了她家拜年。就这样,一切都如此的巧合,来得如此的突然,我可怜的母亲就这样,孤苦伶仃独自一个人静悄悄的走了,在她人生的最后时刻身边竟无一人相伴。我时常想,如果父亲不去抓药,如果大哥让母亲去他家烤火,如果老二不走,如果我不去姐姐家,或许母亲就不会在那个时刻离开我们。愧疚和伤感萦绕心间,这也是我不愿提起母亲的原因之一。

每次想起母亲就怀念那美好的日子,有母亲的感觉很温馨。至今清晰的记得我小时候生病,母亲焦急慌张的神态,后来母亲去找院墙湾的老奶,说吃药几天不见好商量着让她帮忙去找观花的神婆问问,老奶二话没说就去了。老奶回来后按神婆的吩咐忙前忙后的帮忙泼水花,还时不时的和母亲一起竖筷,看有没有那个祖宗老头儿亲热我。母亲竖筷竖不起来满脸忧愁,老奶说她来很快就将筷子竖了起来。老奶高兴的地对母亲说,我早说肯定是这老鬼亲热细伢吧!母亲听老奶一说顿时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她随手拿起菜刀,指着竖起的筷子自言自语说着祝福的话语,大意就是要保佑我早点好起来。我知道这是迷信,但对母亲来说,这是希望,这是他们对孩子关爱的一种表达方式。20多年了,对母亲和这位老奶我铭记于心,永远不会忘记。

母亲对孩子关爱,除了日常的关怀和照顾外,还有一种无言的母爱,那就是对孩子的思念和牵挂。大哥常年在身边,对母亲来说放心很多。但大哥成家后与母亲的关系很不好,我清晰的记得,曾几何时大嫂叉手哈腰毫无形象地指责叫骂母亲的模样,导致母子关系一度紧张。大哥常说大嫂有癔病不能呕气,否则有生命危险为由百般袒护,伤心又痛心的母亲常常暗自流泪叹息。但母亲并不是个记仇的人,有好东西吃她总要背着父亲偷偷送点过去,让他们也尝尝味道,为此她也没少跟父亲吵架。二哥读书工作很少回家,我也隐约的记得,有一段时间母亲每天晚饭后都会双手抱头,伏在一张火凳上独自哽咽。还不知事的我看到这一幕都会去推搡着母亲的头部,母亲抬头的瞬间全是泪水的画面记忆犹新。我问母亲怎么了?她不答,又把头埋下抽噎。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思念和牵挂着在外的姐姐和二哥,他们寥寥无几的信息让母亲一直放心不下!

晚年的母亲咳嗽的非常厉害。父亲大部分时间再外,每次听到母亲的咳嗽难受的声音,我就特别的期盼父亲能够早点回来,这样他就会想办法让母亲的咳嗽不那么频繁和难受了。父亲说生姜可以止咳,他切了大块生姜放在不锈钢杯里,加两勺红糖放在火塘边煮得沸腾让母亲趁热喝下。后来咳嗽确实也缓解了一段时间,生姜用完后,我也常常去开店的大哥家里偷几块,不知他是否有发现这个隐藏在我心底多年,万般不情愿透漏的秘密。

饱受疾病摧残的母亲走了,带着对家庭的牵挂走了。每次想起这些,我都伤感情不断,为何疾病无情地早早夺去了苦命母亲的生命?让我的人生失去母爱的陪伴?

欲问苍天,苍天无应答。此情此恩唯有永远怀念。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