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汪芳记 | 归芍一般心

发布时间: 2021-7-24 09:15 阅读量: 33 0
归芍一般心

汪芳记

归,当归,又名文无;芍,芍药,又名将离。

古代人离别,相赠以芍药;相招,则寄以当归。

汪芳记 | 归芍一般心

“文无”的本意是空无一字,当归叫文无相传始于三国。太史慈是东汉末年武将,弓马熟练,箭法精良。原为刘繇部下,后被孙策收降,助其扫荡江东。孙权上台后,对东吴内部的高层领导进行调整,那时太史慈的位置很尴尬,曹操一直欣赏太史慈的文才武略,以为找到了机会,想将太史慈挖走为己用,曹操是大智慧人,这事不好明说,明说怕驳了面子,就遗书一封放在一个小箱子里,差人送给他,太史慈收到箱子以后,信白纸一张,只有几片当归,太史慈明是明白了曹操的意思,但太史慈忠义,没被曹操挖走。这个事以后,当归和文无就互指了。聪明人与聪明人打交道,有时还挺有意思。

芍药叫将离就要扯到《诗经》了。《诗经·郑风·溱洧》:

“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蕳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 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汪芳记 | 归芍一般心

诗有两段,表达的意思差不多,最后一句都是“赠之以勺药”。原文读的很拗口,有些字的古义又艰涩,但其实表达的内容很欢愉。溱水和洧水,是郑国的两条有代表性河流,涣涣是春天冰河解冻时奔流貌,蕳(jiān)是兰草。那时候郑国有个风俗,每年春暖花开的上巳节,少男少女手捧兰草在溱水和洧水相遇,互诉爱慕之情,这就是当时情景的写照。余冠英先生是研究古代文学的大家,他的《诗经选》翻译成这样:溱水长,洧水长,溱水洧水哗哗淌。小伙子,大姑娘,人人手里兰花香。妹说:“去瞧热闹怎么样?” 哥说:“已经去一趟。” “再去一趟也不妨。洧水边上,地方宽敞人儿喜洋洋”。女伴男来男伴女,你说我笑心花放,送你一把芍药最芬芳……少男少女那种浓情蜜意跃然纸上。但欢愉的时光总是那样短,而将离的情愁无限长,当沾在芍药花上的爱人手温还没有散尽,两个人就要分别,说不怅惘是不可能的。芍药的将离就是这样产生出来的。

但不管是芍药的送别还是当归的迎归,总有一种涟漪撞击心间,由那种淡淡或深深的忧伤炮制出来的故事无论年岁多么久远一样让人感动。汉乐府中有首以当归故乡为主题的歌词,写一位远离他乡的游子欲归不能归的百转愁思,诗题叫《悲歌》,就是取歌的前两个字: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

思念故乡,郁郁累累。

欲归家无人,欲渡河无船。

心思不能言,肠中车轮转。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起句突兀,仿佛蕴藏很久的情绪一下就爆发了。既不叙事,也不写景,直白之词,几乎没有什么用典,而真挚的感情和痛苦的体验动人心弦。在对家乡方向的眺望中,乡愁更加郁郁葱葱了。这首诗一下子就奠定了“当归”在古诗词的意象。很多时候说是归,其实往往无法归,那种盼归的心思悲怆郁结,比芍药表达的离情别恨沉重得多。因为芍药虽然代表着执手相别,在情绪上比盼归要轻舒得多。芍药还有婥约、美好的一层意思。世传群芳之中牡丹为第一,芍药为第二,牡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芍药花开硕大艳丽,姿态柔美。《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有史湘云醉卧芍药裀一节,“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她,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多绝美的一幅画,在《红楼梦》中也只有史湘云这种天真未泯的女子做的出来,换作别个,无论是黛玉还是宝钗都别扭得很。

在中药大家族中,当归和芍药都是普通药,也是两两常在一起应用的对药,补血活血,柔肝养肝,不过不是用它们的花,用根。芍药白者为白芍,赤者为赤芍。虽说是寻常草木,却用情如一,非世之登徒孟浪者可窥伺的。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