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江淑奇 | 妇女主任

发布时间: 2021-7-23 23:58 阅读量: 103 0
作者简介

江淑奇 | 妇女主任

作者简介

江淑奇,农民。人生将至半百,欣逢改革开放,从事过多种职业,饱尝世态炎凉,生活艰辛。虽身世卑微,但不懈追求人生价值。上个世纪90年代及新世纪之初,组建了全国新时期第一个农民协会。

妇女主任

江淑奇

在我人生的记忆长河中,对两位妇女主任印象深刻,今生不可能忘怀。

一位是原福田河区妇女主任项友明。人虽不象影视明星那样特别漂亮,但心灵特别美。曾经一句体贴人心的话语,让家父感念一生。今书之纪之,以表家父曾经的感念,以感念英年早逝的妇女主任——项友明大姐。

项友明大姐个头高挑,皮肤白皙,慈眉善目,一见面就让人觉得是个平易近人的好干部。她的履历,我了解不多。听说是宋埠人,在麻城县党校学习期间认识了福田河的胡光清,故后来调福田河工作。

江淑奇 | 妇女主任

1

父亲的立功证

(二等功)

供 图 | 江淑奇

江淑奇 | 妇女主任

记得是上个世纪的1974——1975年间,项友明大姐作为福田河区各公社各大队派修碧绿河水库人员的领队,而让家父认识了她。家父因“半路出家”,不会农活,被生产队派出抵各种水利工程人员的任务去了碧绿河。在那个人妖颠倒、是非不分的特殊时期,峥嵘岁月里,家父在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等九类“专政对象”中占“老七”,自然而然是“黑帮”了。生产劳动上接受非人的待遇,生活上没有待遇,政治上剥夺了任何权利。三岁小孩就可以直呼其名,并喊“打倒……”,对此还不能有任何反映。可见家父的政治地位卑微到了何种程度,残酷的政治歧视已压得他抬不起头。

江淑奇 | 妇女主任

作者和夫人合影

记得那是农历腊月初几的一天,因家里粮食断顿,找生产队和大队想支一点粮食,均遭拒绝。老的老,小的小,一点办法都没有。接到信后,家父心急如焚,便坐大队送粮食去碧绿河工地的“东20”拖拉机回家,正巧与项友明大姐同“车”。在拖斗内,项大姐与另一个人在前面较避风的位置,而家父不敢与他(她)们靠近坐在拖斗后边。面对凛冽呼啸的北风,卷要子般的大雪,家父冻得直打哆嗦,鼻涕横流。看到家父的窘境,项友明大姐说:“你这老头,来挨我们一起坐吧!看把你冻的。”家父局促道,我就坐这里吧。“叫你过来你就过来,冻病了咋办?家里老小还等着你回家以解无米之炊呢!”一句话如一股暖流暖遍家父全身,脸上流淌着不知是鼻涕还是眼泪,应该是兼而有之吧!在拖斗内爬着坐过去了……。后来家父时常提及此事,感慨万千,给我们兄弟姐妹上了一堂善良之课…

江淑奇 | 妇女主任

2

革命军人证明书

供图|江淑奇

江淑奇 | 妇女主任

另一位是村妇女主任。论容貌嘛,倒有几分姿色,只是皮肤不怎么白晰。而言行的不美则使其本就欠佳的容貌大打折扣。一次我和家父同在本村一移河改道工地上劳动,该妇女主任黑着本就不算白的面孔训斥家父:“放老实点,不然对你不客气!”我当即反驳:“他哪里不老实,你觉得他有不老实的地方吗?说说看。”我气不打一处来,作斗鸡之势,以应对挑战。村妇主任看见我十分激动,且又年轻,血气方刚,唯恐“惹不起”,只好黑红着脸,悻悻离开,转悠到工地另一头去了。

江淑奇 | 妇女主任

后来,村妇主任和公社书记打得火热,而且还“好上了”,成为“大集体”时期一大丑闻,一大笑柄,成为社员群众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甚至生产劳动场中不竭的谈资。

和公社书记“谈工作”谈到深夜,公社书记用煤油炉煮鸡蛋给她吃,并在窗户外探头探脑以及其他的各种情形,被当地一位“夜摸子”哑巴看得一清二楚。在县委派人来调查处理这一严重男女作风问题时,这位哑巴生动的手语比划和嗷嗷的叫唤,形象逼真。这位聋哑人先生后来还协助过公安机关侦破了几起震惊全国的大案要案。可想而知,公社书记和村妇主任撞在他的“枪口”上,可倒了大霉了。村妇主任因声名狼藉,婆家废约,她不得不远嫁他乡。后来的情况如何,我一概不知,也懒得打探。但愿她也沐浴着新时代的阳光雨露,应该过得还好吧。

江淑奇 | 妇女主任

两位妇女主任,其实都很美。项友明大姐,心地善良,体贴他人,不仅容貌美,而且心灵更美。村妇主任也很“美”,黑里透红,谓之“黑里俏”。可是,心灵乏善可陈,让容颜遭贬。

一样的时代,一样的时政,人,咋就不一样呢?咦!令人费解矣。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