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冯萍 | 一位中国式贤妻良母之楷模

发布时间: 2021-7-19 10:23 阅读量: 104 0
冯萍,男,1932年生于湖北大冶。毕业于湖北教院美术系。国内知名美术家、美术教育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执教于大冶师范、麻城师范和黄冈师范(现黄冈师院),历任特级教师、副教授、湖北省特级教师评委、湖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他是一名勤奋、潜心研习人物、山水、花鸟半个多世纪的老画家。主张艺术源于生活,作品应具时代精神,重视传统而又断吸收西画技法,以丰富表现力。

文章推荐 | 袁敦文

一位中国式贤妻良母之楷模

——难忘爱妻的美丽人生

我的爱妻曹梅芳和我是指腹为婚的典型封建包办婚姻。由于我受传统观念的熏陶,一种父母之命不可违的道德准绳牢牢束缚着我,我们终于尽孝心地结了婚。婚后,我才逐渐感觉到,她虽然是一字不识的旧式农家闺女,但却的确是一个善良的传统中国女性,孝敬长辈,尊敬哥嫂,热爱劳动,和睦贤惠,邻里们都喜欢与她结伴干活,可谓有口皆碑。

尽管如此,在我们夫妻俩的生活中,也常常出现极不协调的局面。比如,同学或同事来家里,稍微文绉绉一点的话语,她都听不懂,看电影,我还得为她当讲解员。我常常因公出差省地开会或参与展会创作,有时想给她写封信,她还得请别人念。至于说要她与我共享艺术创作成功的乐趣,那更无异于痴人说梦。

在当年,不少关心并熟悉我的同学与同事常善意地劝我与她分手,免得两人的生活格格不入,有时还会出一些“洋相”,十分没面子。诚然,按照新中国的婚姻法,分手也并非难事,但当我冷静思考时却想到,她身上的这些瑕疵,她与我之间的格格不入,其罪魁祸首正是旧中国的贫穷落后,而她自己又何错之有?她是时代的受害者,我又岂能再往她的伤口上撒盐,让童年本就不幸的她再受打击?像那个年代许多与我有着相似境况的同龄人一样,为了个人的好恶抛弃结发妻子的事,我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

于是在那之后,我开始教她识字。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黄冈师范(今黄冈师院),地区办有干部业余夜校,我每晚陪她上夜校学文化。有了第一个孩子后,我又把她送回老家,在我同学任教的小学插班五年级(因为她是成年人,低龄班级太不协调)。为了学习,她吃了不少苦,为此,她妹妹还到那里帮她带孩子,极为不便。学了年许,在不断的努力下,她的文化程度有了长足进步,看电影再也无需别人讲解,银幕上的字也认识不少。

由于孩子多,家务忙,她始终都没有参加工作的机会。在繁忙的间隙,她为填补家用,先后还参加过城关生产队的劳动,去过学校大厨房务工,为鞋店做鞋底,为商业局加工衣服,为学校师生缝缝补补,甚至还会洗老师的衣服,十分辛苦,却一直任劳任怨。传统劳动女性的优良品格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在我心中,她实是少有的贤妻良母。


01

她是一个贤惠的好儿媳

中国的五十年代,刚刚解放,新政权组织工作,千头万绪,百废待新,人民生活水平可想而知。就在这时,由于我主动响应支援老苏区的号召,带着一家七口从黄冈师范来到了老区麻城。当时我是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员,正是热血沸腾的年纪。本来一家七口靠我一人的这点工资是难以养家糊口的,谁知天无绝人之路,作为全新的执政党,党十分重视那个时代唯一的宣传媒体——国、省级报刊,因此,我这杆画笔也因此有了更多的用武之地。省、地、县办展览,乃至国家级的《全国大寨式典型单位展览》(在武汉展馆展出)、《钢铁小土群,小洋群展览》,由于是全国现场会,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都曾莅临参观指导,由我操办的展览,和我用速写形式向《人民日报》、《工人日报》及各省级报刊不断报导麻城各个时期的社会改革成就和建设成就,幻灯宣传统购统销,漫画抨击帝国主义,我的画作登上国、省级乃至美国《侨报》等海外报刊亦是家常便饭。相应的,稿费自然也源源不绝,解决了养家糊口的问题,更让我得到省、地委,特别是历届县委的器重,当了三十年的政协委员,还延长一届到65岁。

由于工作需要,我很少着家,所获稿酬,老曹从不问津,全部交予哥嫂和母亲打理。她专心操办家务,照顾好老人,把持家、养育几个孩子视为天职。正是有了她,我才能放心地全身心投入工作,所以我所取得的任何艺术和工作成就,都有她的大半功劳。母亲年老多病,但也因为有了她的悉心照料和尽心尽孝,加之妯娌和睦,以及她对第三代的精心护理,老人家也生活得十分惬意。哥嫂还常常在我面前夸她勤俭贤惠,是一位贤惠之极的好儿媳!

冯萍 | 一位中国式贤妻良母之楷模

冯萍国画选(一)

02

“妈妈!我还要!”

在吃食堂的1958—1959年间,她在城关南门生产队当社员,私人不准在家起伙,都改吃食堂。每当开饭时,她放下农具边直奔食堂而去,因为孩子一见到她,就向怀里扑,要吃的呵!那“饭”并不是饭,而是莴笋叶,米糠和少许米粒,和一大锅水做的“饭”。你可别瞧不起它,只有满劳力才有一碗,小孩可只能打一半,每当她从食堂回来,孩子们早睁着大眼睛等着她。当她把这似汤非汤,似饭非饭的“饭”分给老人和孩子后,不消片刻,孩子们便会又围住她。“妈妈,我还要!”她看着饿极的孩子们,总是会给这个倒一点,给那个又倒一点,而自己只能喝两口,舔舔碗赶紧上工去了。这些苦难与凄凉都需要她来承受,而我多在外忙碌。你们想想看,她何止顶住“半边天”?

03

纳鞋底的故事

论纳鞋底,她在娘家的那一带,是有名的纳鞋底好手。为补贴家用,她悄然上鞋店揽活回来,等孩子们睡了,她便坐在我画画的昏暗的煤油灯下“呼呼”不停地赶纳鞋底。我的画稿完成便睡了,可一觉醒来,仍然可以听到那熟悉的“呼呼”声还在响个不停。往往总在我极力的劝阻下,她才打着呵欠上床入睡。长年累月纳鞋底的过程中,她右手中指结出了厚厚的老茧。有一次,因为顶针箍被顶穿了,可怜她的中指被钢针深深地扎了进去,顿时鲜血直流。大热天,由于发了炎,手指肿的像萝卜似的,整整痛了一个月才痊愈。鞋店老板得知后专门来看望她,并感谢她纳鞋底的精湛手艺给鞋店创造了良好的声誉,说她纳的鞋底不像一般人那样稀稀松松,她纳的鞋底总是整齐美观,鞋索拉得又紧又密,顾客反映鞋子既好看又耐穿。她一生不打发敷衍别人,凡事总要做到最好,哪怕当时只是五角钱一双底的价,但她干起来也是那样认真。全家大大小小的鞋子都是她亲手做的。 随着年纪渐长,眼睛开始老花,她怕往后眼神不好,不能再做鞋,还不辞辛苦,为全家老小多做了不少鞋子屯着穿。

冯萍 | 一位中国式贤妻良母之楷模

冯萍国画选(二)

04

难忘的1959

1959年,我那命苦的二丫头出生了。当时,政府为产妇供应二斤猪肉,我兴冲冲地拿着产妇肉条子,天不亮就赶去街上食品去排队。学校离食品卖肉处四华里的路程,我必须摸黑爬过干渠道坑,山下田连阡陌,我得从曲曲折折的田埂上走过去,赶到朝圣门食品时,只见前面长长的如龙蛇阵一般的队伍,着实让我没信心。果然不到我跟前就散伙了。一次、两次,直至五次都这样。就这样,我又第六次赶到了龙蛇阵中,天色麻麻亮,可食品的门还没开。我透过昏暗的光亮,看见前面还有不少篮子和袋子站着队。这时,我那插进水田里满是泥泞的右脚不禁哆嗦起来。啊!终于门开了!大伙齐声喊了出来,一时兴奋,哪还顾得了那么多,眼睛直盯着前面的人,盼着他们赶快买了走。等到还剩四个人就要轮到我的时候,“砰”的一声,窗门关了,只见一块“肉已售完”的小木牌挂在了小窗口的右方。顿时,我浑身凉透,愤愤地将肉条子撕得粉碎。 回到牛坡山,天已大亮。我没回家,直奔牛坡山的村庄去谋鸡蛋。可是,真难呵!人都吃不饱,还有几多人喂鸡呀?再说,农民又没钱,除了自家的些许出产,还能有个什么?人家上有老,下有小,纵然有点鸡蛋,也只能留给老小度命呵!不怪他们狠心,都是一些老实巴交的农民,经我挨家挨户倾诉买肉的曲折经过后,可怜善良的老姆,将她那舍不得吃的鸡蛋割爱让给了我。我终于买到了四个宝贵的鸡蛋。鸡蛋的个头都很小,但也难怪,因为产蛋的鸡又何曾能吃饱? 可怜的二丫头,因为母亲没奶水,哇哇地哭个不停。我又连夜跑到县招待所柜房去找点香菇蒂煎水发奶。可惜,由于长期的营养匮乏,又能发得出什么奶啊!无奈之下,只好向人家讨些米汤来喂她。老曹想到奶糕可以喂孩子,但买不到,于是她叫我设法去招待所等单位讨些剩饭来晒干,炒熟后再碾成粉末。果然奏效,孩子大口大口的吃得香。全家人这才展开笑脸,一条小生命也就这样得救了。为了孩子,老曹还偷偷地将自己的饭一点点聚起来晒干炒成粉,还说“这么做划算,免得孩子吸我的空奶钻心地难受,更免得挨饿,我这样做,母女都能得益。”说来也怪,孩子吃了这样的炒米粉,倒也长得胖乎乎的。

老曹坐月子的时候,本来就没吃饱,哪怕产后三天,她都背着人偷偷跑到街上去排队,为两个大点的孩子买一角钱一个的野生铁菱角饼子和一分钱一颗的小糖。但也因为这样,她落下了病根,脚底板常年疼痛。为了孩子,为了他人,她总是这样不顾自己的死活。

冯萍 | 一位中国式贤妻良母之楷模

冯萍国画选(三)


05

移干就湿卧奶身

“移干就湿卧娘身”本是《二十四孝》中的典故,是形容母亲养育儿女艰辛的名句,教育我中华儿女尽孝道。可在曹梅芳当了奶奶时,却有了一段“移干就湿卧奶身”的故事。 那个时候,大孙子刚满10个月,因为要隔奶,从此跟奶奶睡,让儿媳休息好,好上班。后来小孙子也是这样如法炮制,10个月开始隔奶。二儿媳是教师,工作更忙,所以老曹总是主动要引孩子睡。她自己生过五胎,加上大小两个孙子,都是她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的。每晚,她都要给孩子把尿,还要想尽办法不要让尿湿了床。她怕影响我睡眠,从不开灯,摸黑对着床前的尿盆把尿。长此以往,要少睡了多少觉,可想而知!有时免不了尿湿了床,她便赶快将孩子换到干处,自己睡到湿处,用体温将床单暖干。每当孩子初断奶时,她总把空奶头塞在孩子嘴里哄孩子入睡,一旦骗不过,她又得起来化糖水喂孩子。这些可爱的孙子,都是在她的精心照料下,顺利断奶的。断奶后的孩子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和我们老两口睡在一起。也因为如此,第三代和我们的感情很深。 所以说,这段“移干就湿卧奶身”的故事,可是真真切切,饱含了一个祖母对孙儿辈的拳拳之心。

06

生就一颗善良心

老曹天生秉性就是苛待自己,宽带他人,助人她才乐。记得我的工资还不满100元时,突然接到老家的一封信,言及侄儿患急性黄疸肝炎,急需400元费用。她便急忙敦促我向学校工会和同事筹齐了400元寄去。侄儿得救了,她也由衷的开心。我一大家人之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她没正式工作,只好拼命为师生缝补帮我还债。经过半年多的辛劳,这笔钱才总算还清。 大外孙考上武汉大学的时候,全家都高兴极了。可当时正是二丫头家里经济困难的时候,每年孩子的学费、生活费对那个命运多舛的家庭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负担。这时候,又是老曹极力主张我设法帮忙,一定要让孩子大学顺利毕业。就这样,在我们竭尽全力的帮助下,孩子终于顺利毕业,如今在北京工作,在自己喜欢的行业里打拼。孩子成才,她也放了心。 2006年,老家侄孙子考上了职院,因供不起孩子上学,侄儿要孩子外出打工。又是她,要我包干孩子的学费,让侄儿家只需自筹生活费。其实要说,学费不超过两万元,可对我这个退休金不足两千元的老人来讲,可不算小数啊!她总是说,我们生活过得虽然紧了一点,但却能落得个精神舒畅,孩子完成学业才是大事。当然,最后的结果总是皆大欢喜。

冯萍 | 一位中国式贤妻良母之楷模

冯萍国画选(四)

07

大伙信得过的老姆

前半生没有自己的房子,不知搬了多少家,老曹一辈子也不知结识了多少邻居。后半生改建五次才盖起一幢连二的小房子,从此定居在麻城城北。我们在这里定居了四十年,新老邻居,特别是公产房邻居,换了一拨又一拨,没有哪家的男女老少不喜欢她、敬重她和相信她的。 天下雨了,哪家的衣服没有收,她会提醒人家;听到停水停电的通知,她会赶紧告诉人家早作准备,还要孩子挨家挨户分头去通知;只要她收得够的衣服,就绝不会让雨水淋湿。多少年来,周围邻里都夸她“一个老,真是个宝”。有些邻居要出远门,或者外出后会有客人要来家里,他们总是把家门钥匙放心地交给她,让她代办事宜。也因为如此,我们家里一直都安排有邻里家钥匙的存放处。在众人心里,她就是“大家最信得过的老姆!” 记得对门楼房二楼刘家的老姆,曾经一度卧床不起,儿媳在外地打工,儿子要外出上工干活,托老曹每天按时打开煤气灶把饭煮好,他回家来才好光炒菜吃了就去上班。如此这样持续了有将近一年,直到刘家的儿媳回来为止。 有时候,附近哪家熟识的老人临时缺钱,也常常会找她借,她也是从来有求必应。谁家婆媳之间不和等等一些隐私的话,大家也都愿意告诉她,知道她一向都为大家好,是个厚道的老人家——因为她是“大伙信得过的老姆”。 我们这里有个九十来岁的潘家老姆,病卧不起。老人防老,毕竟多少有些存款。本来老人家有六个儿媳,但她却把存款单放在枕芯里的秘密只单单告诉了老曹,让老曹在她百年以后好告知后人,以免将存折连同枕头一并烧掉了。潘家姆说:“‘冯师娘’,你是我最信得过的人,也是在我为难时帮我最多的好人!”的确,这位老人虽有六儿一女,可都很分散,老人家少不了经常患病,因为老曹常去关心,少不了为老人做些事情,例如上街去帮忙买点东西,平日里帮忙收洗之类。 老曹,就是这样一个热心快肠的人!

08

勤俭美德育儿孙

记得孩子几岁的时候,她不慎将一方头巾的一角掉到烘笼里烧坏了,为此,她足足叹息和自责了一个星期。大孩子在她身旁也很难过,便说:“妈!等我长大了,一定给你买条新的!”他妈妈疼爱地抚摩着孩子的脑袋说:“妈妈信得过,妈妈不难过了!” 本来,我们家的后阳台点的是5瓦的节能灯,上厕所或用水后忘记随手关灯,一经她发现,便又得心疼许久,唠叨个不停。若是别人,她会重申“随手关灯”的家规。若是自己,她便会自责不已呵!一张卫生纸,她都要反过来,卷过去地用上两遍才舍得丢掉。吃红薯,她自己不剥皮,也教育孩子们不要剥皮,菜碗的油汤,她也要用饭拌着吃干净。至于包装废品,则一律要求聚拢回收,不准孩子们随意扔掉。 “润物细无声”,是对她这种以自身的勤俭美德,处处、时时影响家人,教育后辈的最好写照,我们家的下两代人,正是因为在她身边常年的耳濡目染,每一个都有着绝大多数同龄人都不及的节俭。 记得小孙子满三岁时,离开我们去黄州,刚回到父母身边的时候,也是不准他妈妈随便扔掉可以回收的废弃物品。他妈妈是名出色的教师,后任黄冈市实验小学副校长,对孩子的品格教育也十分重视。当孩子嘱咐她不要随便丢掉废弃物品时,她满意地笑着说:“看,多像你奶奶啊!”奶奶的勤俭节约,吃苦耐劳,无一不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孩子。孩子学习全面,琴棋书画乃至体育样样俱佳,大学本科学满两年便以优秀交流生的身份前往欧洲,在与本校合作的芬兰高校学习。在此期间,他利用假日周游欧洲各地,开拓眼界,更对自己所学的专业在当前欧洲的发展形势与前景有了更深的认识,回校后潜心学习,立志报效祖国。留学海外,自然少不了高昂的学费,而在芬兰这样一个北欧的发达国家,日常的生活花销更是不菲。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孩子不但与同学合伙做饭,还趁假期打工赚钱挣学费,将勤俭节约的家传作风带到了异国他乡,一起出国的两位同学也对此钦佩不已。

小孙子他爸,在家中排名老五,取名松涛。他也是发奋自强考取大学的。由于家里人口多,负担重,我每月只给他50元,便在当年也显得甚为微薄,但他也知道我们尽力了。于是大学期间,他坚持勤工俭学,课余带学生补贴生活。由于对辅导的学生认真负责,孩子学有所成,学生家长不仅给学费,还常常为他买些衣物用品,常年如亲戚一般往来走动。松涛工作后,当年的学生家长还常来看望。松涛的为人,处处都透着他母亲善良勤勉品格的芳香。如今,他在黄冈师院美院任副院长,同时任黄冈市文联副主席、美协主席,被黄冈市评为全市学科带头人,又与妻子双双被评为卓有贡献的学科带头人(名额全市仅8人)。去年,由黄冈市委刘雪荣书记亲自为他颁发了奖状和奖金,这一幕在电视新闻中连续播放,影响波及全黄冈各县市。

冯萍 | 一位中国式贤妻良母之楷模

冯萍国画选(五)

09

孝悌精神传后人

勤俭孝悌,是数千年来中华民族代代相传的,对个人道德情操的最基本、最首要的要求。而老曹除了以勤俭节约的美德教育儿孙,更是在孝顺父母、悌敬兄嫂方面言传身教,影响着家里的第二代、第三代。 在子女教育的问题上,老曹或许不像我那样对孩子的学业能够有太多直接的帮助,但却从来都不放松对孩子们在恪尽孝道、兄友弟恭这些最基本的道德准则方面的要求。大道理她或许讲不出太多,但什么是行孝,什么是兄弟姐妹之间的相互谦让和关爱,她却是从不含糊。对邻里、亲朋来说,老曹无疑是个人人都喜欢的好邻居、好长辈,但对几个儿女来说,在他们人生最初的成长阶段,老曹却也是个严厉的母亲。当然,年轻时的老曹,对长辈的尽孝,对兄嫂的敬重,本也做得无可挑剔,她是真真正正做到了以身作则! 正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熏陶下,我们的四个儿女,打小便很懂事,总是能够主动分担一些他们力所能及的家务事,大儿作为兄长,也懂得处处照顾好弟弟妹妹。直到如今,二女婿因为工作原因常常人在外地,家里遇到点诸如换保险丝之类的麻烦事,往往都是二丫头一个电话打过去,作为大哥的大儿子便马上赶过来解决。小儿子在黄州搞雕塑创作,有时赶上时间紧迫,也是他大哥放下自己家里的事务,赶过去任劳任怨地帮忙。 几个孩子之中,要说在为人处事方面最像老曹的,则要数二丫头了。二丫头学名珍真,亦是人如其名,做事、待人,处处都和老曹一样透着一个“真”字,更原原本本地继承了老曹对待长辈、兄嫂的孝悌品格。 最近这两年,老曹的身体渐渐有些不如从前,常常患病,床前榻旁免不了需要有人费心照料。原本我们几十年来始终与大儿子生活在一起,照料母亲的责任自然而然地就先落到了大儿子、大儿媳的身上。但也正在这两年里,大孙子订婚、结婚、买房、装修,再到大孙媳妇怀孕,诸般事宜千头万绪,无一件不是关系孩子终生的大事。这时,从小就格外体贴父母、兄姊的二丫头深知母亲对孙子的疼爱,知道若因为照顾自己的病情而耽搁了孩子的大事,老曹的心里必定不好受,于是便毅然决然地将照料母亲起居的重担挑在了自己肩头。每当老曹卧病或身体不适,二丫头便会留在我们家中悉心照料,床前床后端茶、倒水、擦洗,甚至是倒马桶,她一力承担,却从不喊苦喊累,甚至一句抱怨都没有过。最近这些年,我们老两口换季的衣物、被褥,也都是她主动过来帮我们洗晒打理。 其实,二丫头的孝顺,又何止是在我们面前!她的婆婆,我们的亲家老姆,三年前刚刚过世,享年七十七岁。二丫头与她一起生活了三十年,婆媳之间融融恰恰相处了三十年,街坊邻里无不称道,亲家老姆生前逢人便夸自己的儿媳如何孝顺,如何体贴。记得多年前,二丫头的公公重病住院,她的孩子,也即我的大外孙当时还小,亲家老姆不得不分心照顾孙子,身为儿媳的二丫头便义无反顾地承担起了照顾公公的责任,也是在病榻前端茶喂饭,倒水擦洗,事无巨细,样样都做得仔仔细细。以至于当时病房里的其他病人家属都把她当成了老亲家的亲女儿。 及至后来,亲家老姆过世前的最后那段日子里,人到中年,自己的体力、精力已经大不如前的二丫头对婆婆的照顾还是一样的无微不至。亲家老姆临走前几个月,长期的病痛折磨和卧床不起让她的身体变得极度虚弱,别说起身,就是翻身都变得极为困难,因为行动不便,再加上身体器官各方面开始衰退,难以自控,床榻间难免污浊邋遢。二丫头不仅对老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嫌弃,反而像对待自己的亲生父母那样,每当床单被打湿,便抱起婆婆到一旁干净的另一张床上,再来换洗邋遢的床单,几乎天天如此,一连数月。直到亲家老姆过身,二丫头这个儿媳都一刻不离地守候在病榻前,不辞辛劳地践行着自己作为一个晚辈的孝道。 那个时候,每当看到二丫头为照顾公公、婆婆而辛苦忙碌的时候,我心里便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当年老曹照顾我老母亲时的情景。时代虽不同,两种场面,两个人对长辈的孝心却又是何其的相似! 老曹的言传身教,让我们有了四个懂得孝悌的好儿女,而他们身上的良好品德,又在耳濡目染之间传到了第三代的身上。如今家中这些儿孙个个孝顺,兄弟姐妹之间亲密无间,老曹功不可没!

10

幸福的晚年

2012年冬天,老曹因病住院。二丫头在医院日夜不离地全程陪护在病榻旁,大儿、大儿媳则负责做饭、送饭,以及每天帮她洗脚倒水等等,都颇为辛苦。二儿子和二儿媳,一个是黄冈师院美院副院长,一个是黄冈市实验小学的校长,工作繁忙,却也放心不下,两度驱车回家探望,只恨不能时时守候尽孝,不仅每次都送来钱物,供老人治病,还多次建议请护工帮忙护理,由他们负担费用。不过,我这把老骨头还健在,也深知老曹一贯的节俭习惯,便谢绝了他俩的美意,老伴果然为此欣慰不已。这段期间,大孙子每每从武汉赶回来,不管平日工作和回家路上如何劳累辛苦,也都要先来看望奶奶,他是奶奶一手带大的,祖孙俩感情之深可想而知。一天晚上,突发情况,老大两口子外出不在,孙媳妇挺着快要足月的大肚子也赶来病榻前嘘寒问暖,忙个不停。住院的这段期间,唯有小孙子留学海外,怕影响学业,没有惊扰他。 在市人民医院住院时,因病人太多,走廊都注满了病号,但老伴被安排在了老干病房里。由于我60个春秋在这片红色土地上的耕耘,也曾先后三次放弃了省里调我回省城的机会,坚持扎根于此,与这里的人民结下了深厚感情,市里历任领导都对我们这些文艺、教育领域的老同志颇多照顾。 这些日子以来,为了治病,老曹可是将麻城市三大医院都住了个遍。然而,顽固的老年病太多、太复杂,最后,老大便想到改用中医治疗。可这时,老人已不便再继续住院,后由我与院方领导联系,两位业务副院长竟双双多次亲自登门出诊。经过二十余次重要的治疗,现在老曹病情已稳住,并逐步好转。 如今,大孙媳妇临盆在即。我们这个日益兴旺的大家庭即将迎来第四代诞生的喜讯,这让久病的老曹心情舒畅了不少,对身体恢复健康的信心也变得更加充足。她只盼着孩子出世,早日得享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 后辈的成器,儿孙的孝顺,方方面面的关怀照顾,以及家庭的兴旺,让老伴得以体味到晚年难能可贵的幸福感。而孕育、养育了两代人的老曹,又何尝不是我们这个大家庭幸福的源泉?

2013年2月(癸巳年元月)

冯 萍 记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