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故乡的雪(文|陶绪宏)

发布时间: 2021-7-19 10:22 阅读量: 55 0
故乡的雪

陶绪宏

大别山的雪是非常漂亮的。入冬了,雪花会如约而至,或大雪纷飞,或小雪飘零,是卸了秋妆后枯萎了的大地山川一抹素雅的淡妆,将冬天打扮的高洁、肃然,转换了秋天枫叶次第火红并萧萧而下的画风,远离了夏天成长的喧嚣,并划上了一道界线,将重启来年的春天。

小时候,每当此时,人们都盼着下雪。突然有一天,天阴了,刮起了西北风,这时在户外活动就挺难受的,风打在脸上如同刀割,但夜里在床上偎着,听着风声,幸福会骤然而至,我很喜欢这样的夜晚,猜想着什么时候风停了,该下雪了,不知不觉中就进入梦乡,第二天早上醒来,不用开门便知道昨夜里是否下了雪?雪下的大不大?感到十分寂静并很温暖就肯定下了大雪,雪花盖着房子,大地山川无人活动,飞禽走兽也进了巢穴,开启静音模式。推开门或窗一看,果然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山川树林,道路田园,无处不在雪域异境,瞬间亮瞎了眼睛,必须要适应一下才能再看,此时也换了心肠,好象看到了真佛,净化了心灵。

故乡的雪(文|陶绪宏)

父亲就会烧起火塘供家人起暖,母亲煮好饭菜,一家人吃着热气腾腾的早餐,谈着这场大雪,大人谈着雪地里的小麦和油菜,我心里想着去雪地里追兔子,堆雪人打雪仗都是小儿科了,撵兔子是父母反对的活动,雪地里乱跑是易滑受伤的,母亲惜弱,也不许伤害小动物,所以也不敢讲出来,有可能会偷偷摸摸的干,但从没追到一只兔子,可能是未全力以赴吧,俗话说,一朝学会狗撵兔,从此踏上不归路,好在没有练出钓鱼玩鸟撵兔熬鹰的本领来。

饭后父亲会给牛喂草料和温水,有时会弄些人吃的食物喂牛,边喂边讲,牛一年累到头,冬天又没青草,是该吃点好的了。现在想想也是对的,那时的牛耕田十分辛苦,自然不比现在的肉牛菜牛了,但每当吃牛肉时,我会少夹几筷子,或者是尽量不吃,改吃其它。

故乡的雪(文|陶绪宏)

父亲料照完这些事情,会去田畈看看土地的熵情,禾苗的长势。如果是大集体他任大队长时,下大雪是他很忙的时候,要考虑“五保户”和困难户的各种各样的困难,雪灾时还要组织力量救灾,那时父亲就早出晚归,我们就自由自在了,玩得天昏地暗。母亲主要是护着我,嘱咐一下注意安全就是了。踩高跷,水库堤坝上去滑雪,抓鸟撵兔,无“恶”不作。

雪下久了,母亲会铲掉院子里的雪,将谷物撒下,待麻雀来吃,母亲常讲,麻雀蚂蚁也是一条命。我知道母亲惜弱也是一种积德行善,主要是为我讨个好前程,她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坚信不疑,以致我也深受影响。

来广东很久了,父母也走了很久,再也没有见过故乡的雪,看雪是仿如隔世的黄粱一梦,梦醒时分是炎炎夏日,哪里会下雪呢?

2021年7月15日夜于惠州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