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麻城在线 2021-7-14 13:31 17 0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

陈为习

01

炎炎夏日,放假离开学校才几天,看到小区的紫薇花开了,我就想起校园主干道旁的一排紫薇花;总觉得小区的紫薇开得不成规模。于是,昨天就想打电话,问一问住在学校附近的丁老师,看看学校的紫薇花开了没有。心念甫动,看到丁老师在学校腾讯群里发来了校园百日菊的美图,他写了两句打油诗。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看到美美的百日菊,想象着这炎夏时节,紫薇花(百日红)也在校园盛放;再看看学校的喜报,我就算再笨,也不能不明白学校领导夏日种花的一片苦心——这是寓意“花有百日红,校有百年旺”啊!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注】龟山镇有两所中学,这只是我们一所学校的中考成绩。

看到这些图片,校园那些花的影子,就在我脑海中一幕一幕地浮现。

02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我是1989年毕业就来到这所学校工作的——当然中间离开过几年。三十多年来,学生换了一茬又一茬,原先的老校舍不复存在,校园面貌焕然一新。但印象中无论哪一年,校园里总少不了花草树木的装扮。也许因为前些年校园扩建、重新平整场地与硬化绿化,校园的花色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我记忆中栽得比较久远的,应该是校园东北角女生宿舍前的梅花。原先这院子里有几棵梅树,但后来因为硬化地面,毁掉了不少树木;而这棵梅花因为靠近墙角,所以幸存下来。每到数九寒冬,风雪交加,这株梅花就会傲然开放。校园虽位于山脚,但寒冬腊月,学校条件艰苦,教室里一直没有空调,所以师生冻手冻耳朵的情况还是有的。但看到这株傲雪开放的梅花,师生们在寒风瑟瑟中也得到些许慰藉和鼓舞;同学们会抖擞精神,竞相朗诵关于梅花的诗句,写作文也会找到一些灵感。

到了春天,老校园里好像花儿不是特别多。我依稀记得小院子那儿有不少红叶李。她们会在早春开花。红叶李容易成活,花期较长,花朵白里透红,明艳照人,而且还能结果(校园种的花儿中少有结果的);唯一不足就是叶子的红色怪怪的,似乎过于黯淡。早些年,这学校出的好学生不少,就像红叶李的花儿一样;但看到红叶李的叶子,再想想那些年里老师们的艰难日子,谁不会黯然神伤呢?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不过小院的红叶李也没种上多少年,后来因为长高了,影响教室(后来改成寝室)的光线;加之又要平整场地,所以都砍掉了。然而,堂堂桃李园,岂可无桃李?但如果栽普通桃树是不相宜的,一是若有学生摘桃子,必然存在安全隐患;二是桃树肯结果,易生虫,要不了多少年,树木就会枯死。这的确是一件伤脑筋的事。一直到近几年,校园建设已成规模,学校才在运动场的外侧(外面还有围墙)新栽了一排红叶李——这里是校园最边远处,不会遮挡光线,而且离教室远,那些嘴馋的学生不会成天望着将熟未熟的红叶李果子出神——但如果是上体育课采摘了吃,也就打只眼闭只眼了。再者,这让我们这些喜欢怀旧喜欢伤感的园丁,又可以找到一点“培桃育李”的感觉了。对于师生来说,这真是两全其美了。

03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五一节之前,教学楼前的红杜鹃和月季颇为引人注目。杜鹃是学校的王主任从山上挖来移栽的,虽然棵数不多,但精气神相当不错。为了创造一种半阴半阳的环境,王主任还别出心裁的搭了个瓜棚架。月季据说是园艺师从山上挖回野生月季的茎,然后嫁接而成,一根茎上可以开出红色和白色等不同花朵,而且月月开放。雨过天晴,大朵大朵红的、黄的、白的月季花竞相开放,改变了我对月季花的认知,这真好!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大抵到春末夏初,校园的花儿渐渐多了。在老操场的东北角,原先栽的是水杉,后来搞扩建和操场平整,水杉砍掉了,栽了一排广玉兰。这些广玉兰开的花朵又白又大,但因为树比较高,叶子又密,所以广玉兰花总是静静地开,悄悄地落,的确不便于观赏;花儿似乎也完全不在意人们是否关注她,只是默默的走完“花开花落”的旅程。而我看着这些枝繁叶茂的广玉兰树,看着这宁静的校园一角,不知怎么的,脑海里总会冒出韦应物“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的诗句,你说奇怪不?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快到中考时,老操场边上的栀子花开了。栀子花虽然茎不高,但她那高度恰好适合人们观赏;花瓣也不大,但她的花朵密集,香气馥郁,很引人注意。所以每到栀子花开,师生们就念叨:“栀子花开,中考临近了,大家得鼓劲了!”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开学季,家长带着孩子在校外有序排队入学

这么有象征意义而又高调开放的栀子花,在校园建设中竟也饱受“迁徙之苦”。先是栽种在老操场一侧,后来一度挪到老校门;再后来,老校门拆掉了,栀子花移栽到上老教学楼途中的边角地带。我记得去年栀子花开得还不错;但今年不知是不是风雨不调润,花开得稀稀落落,让我心里隐隐怅然。

04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栀子花开过后,靠近男生宿舍楼的一排香樟树也开花了。这些香樟树是负责建造学生宿舍楼的丁老板让他手下的监工杨师傅栽的。当初建宿舍楼时,急需一些撑料,丁老板与学校商量,砍掉了一些水杉急用,然后买来几十株香樟树苗。这批树苗棵子并不大,但成活率很高,而且长得快,不到十年就成了大树。香樟树四季常绿,而且花儿有特别的清香,的确是校园中比较适合的一种绿化树。可惜学校操场几次平整,多数大香樟树再次移栽后未能成活,现在剩下的香樟树,大约只有当初总数的三分之一了。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我对香樟树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一是因为曾经看过一部电视剧《夏至未至》,里面女主角立夏回母校看香樟树的情景给我印象深刻;二是我的母校麻城一中校园外的街道旁有许多高大的香樟树。给孩子们陪读的四五年间,特别是炎炎夏日,香樟树是我等着接孩子出来吃饭时最清凉的“遮阳伞”。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说起老校园夏日的花,还不能不提一下仙人掌花。记得在老二层宿舍楼的楼顶,老师们用陶盆栽了不少仙人掌和仙人球。这是一种很耐旱耐高温的植物。一到六月,金色的仙人掌花开放了,还挺好看的。至于老校门的门梁上,也搁着一大盆仙人掌,茎很茂盛,花开得也茂盛。但那是谁栽的?为什么会栽在哪么高的地方?那么高有观赏吗?我们只觉得奇怪,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

05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待到秋季开学,开了整个暑假的紫薇花还在盛放。那娇艳的红颜,那文雅的名字,又令人想起电视剧《还珠格格》中的夏紫薇(但我疑心这二者并无关联)。紫薇树花好看,嫩枝条也长得迅速,如果年年不及时修剪,一是影响开花营养的供给,二是花儿越来越高,就不便于观赏了。于是每年春天,学校的王主任和熊会计常常重点修剪这些道旁树,他们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义务园丁”。

过不了多久,桂花、菊花又次第开放了。桂花树是近几年与紫薇树相间栽种的,她们是校园主干道旁夏日与秋季的风景,也分别寄予了“蟾宫折桂”“红红火火”的美好愿望。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以上说的主要是“花木”;其实每年春季,王主任还会买来花籽,撒在一些花池里。花籽种类繁多,有菊花、葵花、太阳花、指甲花等等,而且每年总在变换花样,尽量让花草带达到赏心悦目的效果。王主任真是有心人!

06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细数学校的那些花儿,红紫芳菲,芳香馥郁,似乎都是园丁的功劳。但我要说,植物开花也与这些花树的本质,与她们为了绽放而付出的努力密不可分。植物不仅有奇妙的光合作用、呼吸作用和蒸腾作用,而且也有很强的适应环境的能力。能在合适的地方成活并慢慢长大,园丁功不可没;而能开花,则是植物的一种“素质”。这些能力与素质,并不都是园丁赋予的。所以说,培育幼苗若没有园丁是万万不能的;但园丁也不是万能的。我们千万不要高估园丁的作用。

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文|陈为习)

说到园丁,其实学校里的老师个个都是“园丁”。而学生,也可以说是我们毕生辛勤培育、更期待着尽情绽放的“花朵”。只不过自然界的花朵侍弄起来可操作性更强,开放周期更短,开放效果更明显而已。我们在侍弄“花儿”时,是付出了心血的,是充满了期待的,也是会因花儿的开落而充满喜怒哀乐之情的。虽然我们的付出未必会被家长领情、被学生铭记,但这就是我们的选择,这就是我们一辈子的价值体现和精神寄托;而且处在山乡,青山环绕,绿树葱茏,四季花儿盛放,每天空气清新,也算得岁月静好。我要感谢校园的那些花儿,使我们的生活充满芬芳和鲜艳的色彩,也充满美好的希冀!

2021-07-12 下午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