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龚增元 | 虎子

麻城在线 2021-7-9 11:05 19 0
虎子

龚增元

虎子被人用“三步倒”的药毒死了。被塆下的一叔伯兄弟捡了回来,还冇完全断气。望着虎子突出的带血丝的眼球,嘴角边流出的涎水,还在微微地抽搐着蜷缩的身子,我真想哭一场。

叔伯兄弟说:“虎子在我屋旁的油菜田沟里,挨地倒蹿了好半个时辰,还损坏了它周边一大块油菜秧苗。”我说用钱买下虎子的尸体,把它埋葬了,也算我尽了一点人道。叔伯兄弟硬是不肯。说:“狗肉大补呢”。边剥狗皮又边说:“集市上土狗肉还卖几十元一斤呢,这只狗起码也有十多斤肉。”叔伯兄弟又说:“见者有份,反正药不是我下的,盘好后,给一只狗胯儿你,因为是你家的狗。”

我连忙推辞说:“我不要哈,我不要。”我想,一来狗是用药毒死的,我怕肉有毒,我更怕狗肉带病毒,何况现在是新冠疫情反弹的非常时期;二来虎子跟我亲如家人,朝夕相处了五个年头近两千个日夜,还救过我的命,我怎能忍心吃它的肉、喝它的汤呢?

龚增元 | 虎子

头两天的夜里,我做了个恶梦。梦见下药人把三步倒药包在肉块内,丢在屋后。虎子见了一口吞下,药在虎子胃里发作。可怜那虎子觉得胃里似火烧,到处找水喝。喝饱后,药性大发作,疼得它心肝五脏似乎被刀割。于是它伏在油菜田沟里奄奄一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下药的人找来,将虎子的尸体装在大蛇皮袋里拿回家,倒挂在自家屋角旁的大刺槐树下,剥皮,开膛破肚,拿出内脏,然后放在屠凳上剁成四块,只见血肉模糊的四条腿。我一惊,头上冷汗直冒,大叫:“虎子被人杀了。”老伴惊问我:“喊什么,神经病。”梦醒才知是做梦。不知是心有灵犀还是早有预兆,两天后还真的应了梦。

虎子原先是条流浪狗。五年前的一个早晨,天刚露出鱼肚白,我起床到塆前的公路上跑步,忽然见溢出垃圾桶外的垃圾堆里,一团东西慢慢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走到另一个垃圾堆旁,嗅嗅这,闻闻那,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瘦骨嶙峋的黄毛狗。

我仔细地看着这只狗,一双浑浊的眼睛,迷茫的眼神,耳朵耷拉着,背上仿佛没有一点儿肉,骨头显得更加突出,胁骨明显数得出,尾巴象一把拖把似的拖在地上,身上的毛又脏又长又乱,看样子无家可归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了。

龚增元 | 虎子

它在嗅什么呢?是在嗅一块即将发霉的肉骨气味,还是在寻找主人的踪迹?我觉得前者更有可能,也许是因为寻找主人在它眼里已是十分渺茫,它必项先解决眼下肚子饿的问题,那是燃眉之急。

它在望什么呢?有好一会儿它抬起了头,凝望着远方。这只狗也许是被人丢弃的,像一个弃婴。也许是因为迷路了,再也找不到主人的家。不管是什原因,我都从它的眼睛里读出了它对以前的无限怀念,读出了现在夹杂的对以前主人的不满情绪和有些愤恨的心理。

可现在,它吃也吃不饱,睡也睡不踏实,仿佛北风微微一吹,它就像秋日里一片单薄的树叶,无力地飘下,再被风卷走。它只能在乡下的垃圾堆里寻找点残羹冷炙来填填饿得慌的肚子,遇到调皮的孩子用石块砸它用棍子打它。现在它生活在狗的最底层,像旧社会讨饭的穷人。它在叹息自己的命运好悲惨,前途未卜哇。

我实在不忍心。于是从手中的袋子里掏出一根在超市里买的香肠,剥开包装纸后,扔给这只可怜的狗狗。狗狗伸出舌头舔了一口,然后毫不犹豫地一口吞下。狗狗抬起头,又用渴望的目光,祈求的眼神望着我,望着我手中的袋子。此时此刻,我的心软了,竟同情起这只可怜的狗狗来。于是我把它带回了家。

龚增元 | 虎子

这方天地里有个说法:“猪来穷,狗来富,猫儿来了开当铺。”至今我还没弄明白人们为什么这么说。我只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狗一命,狗通人性,说不准以后会报恩呢。我知道,每一个流浪动物都渴望有个家。被收养的流浪狗都特别听话懂事。不是它们聪明,而是它们害怕流浪,害怕再被抛弃,没有家没有主人疼的生活。它们特别珍惜主人的爱和那来之不易的家。

我将这只狗领回家后,老伴开始还不太高兴,望着那只瘦狗的模样皱起了眉头。孙子倒是很乐意,他老早就要我捉只狗娃儿养着。孙子拿来一只大塑料脚盆,我倒上温水并放些洗发精在水里,帮狗狗洗澡梳毛。它也十分乖顺,任我摆布。洗干净后倒也很可爱。老伴用白开水泡碗冷饭拿给它吃,它居然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毫无嫌弃之意,见它一点也不挑食,便收留了它。

可能因为我们收留了它,它表现不错,像是在时时刻刻寻找机会报恩似的。这方天地里的人说:“儿不嫌母丑,狗不怨家贫。”尽管我家并不富裕,住了一段时间跟我们亲热得似是一家人。于是我给它取了一个名字:虎子。最开心的是,每次我从外地回来,它一见到我的人影,就会跑到我跟前,在我脚前脚后欢快地蹦来跳去的。只要我外出,它跟在我后头送很远很远,似是长亭送别,直到我要赶它回,它才依依不舍地三步一回头地望望我,直到我消失在路转弯的尽头,它才回到家。

龚增元 | 虎子

虎子还真是救了我一命。那是前年的春三月,我在塆后岗背塘钓鱼,虎子跟着我。我坐在塘岸边,虎子蹲在我旁边,每当我钓起一尾鱼时,虎子像我一样高兴,跳过来跑过去,乐得像个孩子。它不叫,似乎知道叫声会惊动水里的鱼儿。半天功夫,钓到几十条二三两重的鲫鱼。正准备提起放在水中的鱼护时,不巧,塘岸崩塌一大块。我猝不及防,随着垮塌的塘岸落在深水区。我是个称砣,掉在水里直往下沉,咕噜咕噜灌了好几口水,我慌忙地用双手四处乱抓,扯住了岸边的一条桑树根,才没沉下去。

虎子见状,先是一楞,然后迅疾跑回家,咬住我老伴的裤脚往外拉,老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跟着虎子来到塆后岗背塘,老伴见状哭笑不得,我似一只落汤鸡,一只手扯住树根,一只手像鸡的翅膀在水面拍打着。老伴将我从塘边水里拉起来,浑身湿淋淋的。也是我命不该绝,幸亏了虎子。自此,我把虎子当成我的救命恩人,对它格外疼爱。有好吃的,我跟虎子分着吃。虎子长得胖胖的,身上满是肉疙瘩。晚上睡觉,我睡床上,它睡床下。而且从不在房间里随地大小便。

还有一事让我老伴也喜欢上了虎子。去年我老伴特地孵了一窝十几只小鸡仔,当小鸡长到半斤多重时,塆后山上时不时有黄鼠狼下山来咬鸡。三婶家的十来只半大鸡被黄鼠狼咬死咬伤大半。一天,一只硕大的黄鼠狼来到我家屋后,窥视了好半天才瞄准了一只小鸡仔,突然冲下来,咬住就跑,谁知该这只黄鼠狼倒霉,被虎子瞅见了,它三两下冲到黄.鼠狼跟前,黄鼠狼见势不妙,丢下鸡仔迅速地爬上树,谁知虎子几下冲到树跟前,咬住它的尾巴往下拉,生生地把那只黄鼠狼咬死。

龚增元 | 虎子

自此,那只黑鸡婆天天引着它的儿女们无忧无虑地四处觅食。虎子警觉地跟着它们,象警察在守护着这方天地里的人的安全。全塆就我家鸡仔只伤一只,其余安然无恙。虎子护鸡立了大功,老伴奖赏它,把肉骨头全给了它。虎子也嚼得有滋有味,不时地用眼神表示对主人赏赐的感激之情。

一天下午四点多钟,我出去散步。虎子也跟着我。在塆前的公路口遇到一位老人,原来是族中的细叔。穿得很厚实,也很整洁。快九十了,身板还硬朗,走路还稳健。只是头发眉毛胡子全是白的。先前疯颠的病态全沒了,人也精神了许多。我问细叔哪儿去,他耳朵有些聋,冇回应,我又大声问,他才听清。说到镇上的福利院去。他说,福利院过年过节有肉吃,平时饭菜吃得饱,冬天政府发棉被棉衣棉裤。细叔说得胡子眉毛也舞动起来。似乎很知足,也很感激福利院。细叔叫松茂,跟我一个村的,我五组他六组。

瞬间,二十多年前的往事涌入我的脑海,那一幕似是电影的特写镜头,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是一天早晨,一个六十多岁的蓬头垢面,穿着破烂,疯疯癫癫的老头,在镇上一家餐馆旁的泔水桶里,用双手捞食吃,被老板娘发现了,骂他:“哪个裸叫化子偷食吃,这是她喂猪的。”老头慢吞吞地走到旁边的垃圾堆旁,用那双又脏又瘦又黑的手在翻找可吃的东西。

我见那个老头怪可怜的,在餐馆里买了几个汽水粑递给他。一看是族里的细叔,细叔认得我,朝我微微一笑,没说什么拿着汽水粑走了。我知道细叔是为了不让我丢面子才不跟我说话。

我知道细叔的境况,三十多岁时,细婶患肺结核无钱医治去世了,四十多岁时,儿子在建筑工地上出了事故,儿媳也改嫁了。细叔本来就患有先天性癫痫病,神经官能症。十年内连遭此不幸打击,得了神经病,疯疯癫癫。自此,垃圾堆是他的食物来源,他像虎子一样在垃圾堆里寻找渣菜剩饭,没人理会他,没人同情他,细叔也成了一只流浪狗。

龚增元 | 虎子

虎子是只流浪狗,我收留了它,它也知道感恩。细叔呢,一个有神经病的人也知道满足。以前是在垃圾堆里扒食吃的流浪狗,现在是福利院的幸福人。可是有的人,还不如虎子呢,有的父母把儿子养大了,结了婚,父母老了不能动了,就嫌弃起自己的娘老子,自己住进高楼大厦,父母却住低矮瓦屋。有的还虐待双亲。路上,有人遇了难,被好心人救助,不仅不知恩,还反咬救助人。这样的人连我家的虎子也不如。

常常见到,那些在冰雪覆盖的小镇街道中,在乡村路口的垃圾箱周围,偶尔看到一两只流浪狗在翻找一些能吃的发霉的食物时,那是它们唯一的食物来源。为了生存,为了保暖,它们有可能会到你的屋檐下,可能会钻进你家的院子或某处墙角。它们没有太多的想法,也没有想要伤害你。只是希望有个容身之所,有口嗟来之食。所以当你见到它们时,请不要驱赶它们,让它们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伸手给它们一点食物,给予一定帮助。能够让它们感到人间的温暖,感到人类的爱。千万千万别伤害它们!

因为我们同住在地球村,同是地球上的生命,同是生物链中的一环。狗是人类最忠诚的动物,人类最友好的朋友。君不见那些军犬警犬搜救犬,它们为侦察敌情,破获疑案,拯救灾民时发挥出的巨大作用吗?还有什么理由任意毒杀狗狗们呢?

向上滑动阅览

相关链接【乡村记忆】龚增元 | 满畈嫩绿忆插秧【云峰故事会】龚增元 | 五叔龚增元 | 塆名的传说【云峰故事会】龚增元 | 邻 居

【亲情记忆】龚增元 | 小 姨

【乡情记忆】龚增元 | 八 婶

龚增元 | 重读《红岩》 心潮澎湃

龚增元|乡村超市

龚增元 | 三 姑

你“在看”我吗?

龚增元 | 虎子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