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我的母亲(作者 | 楚 生)

麻城在线 2021-7-4 22:34 12 0

楚 生

雨后的夏夜,蛙声一片,久久不能入睡,好像又回到儿时家乡,听着蛙声蝉鸣,在小院纳凉。点滴往事涌上心头,美好的童年,求学的艰辛,大学时光,工作的琐事,还有关爱我的人,特别是我的母亲。可以说,没有母亲就没有我,没有母亲的付出,也就没有我现在的一切。

受疫情影响,近两年没回家探亲。今年趁五一小长假,我赶回老家探望二老。两年未见,他们依旧还是消瘦,但精神矍铄。每次回家,母亲把我当远方归来的客人,洗衣烧饭全不让我干。快七十的人,母亲还是闲不住,村里需帮工找到她,她满口答应。平日在家,也是劳耕不辍。不是在家忙家务,就是去田地耕作,有时上山采药,有时帮人家打短工,没一刻空闲。母亲已经把劳动当成了一种习惯,不劳动反而不自在舒坦,想必勤劳的中国农民都有这同感。每周打电话回家,也劝她该好好歇息,要注意身体,母亲都答应自己会注意的,每次都是报喜不报忧,叫我们安心工作,不要挂念,不要担心。

我的母亲(作者 | 楚  生)

在我印象里,母亲很能吃苦,而且很坚强,甚至超过一般男子。可以说,母亲吃的苦,多半是为我而吃。我生在农家,又是外姓,在村里免不了要受些欺负,幸好多数时,母亲出面帮我们顶着。在母亲看来,小家姓的孩子,读书走出这个村子是最好也是唯一的出路,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母亲觉得她吃点苦不算什么,不要让我们后辈像她一样,在农村过苦日子。母亲出生在教育世家,所以母亲也很重视教育。80年代堂叔和姑姑相继考上大中专,在全村引起轰动。所以母亲下决心一定要把儿子培养出来。在我三岁的时候,父亲就开始教我识字,后来从小学到高中,父亲一直辅导我数学,以至于数学还不错。

母亲走过的路不平坦,吃的苦头也不少。从小在家就是主要劳动力,小学因脚受伤辍学,嫁给父亲后,由于过于劳累和心里不快,在我刚出生不久,她大病一场,是母亲坚强的意志,让她挺过了这一关,至今还算健康。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农村经济条件普遍很差,挣钱门路很少,主要靠守着一亩三分地过日子,还要交学费、农业税等。那时义务教育还没实行免费,初中学费从八九十元涨到一百多元,对我家来说却不是小数目。记得有一次,学校要交几十元的费用,因为拿不出来,也不好借,我哭着不想去上学。

我的母亲(作者 | 楚  生)

天无绝人之路,办法是想出来的。随着改革的春风吹向农村,货郎经济也活跃起来了。我堂姑出道卖衣服较早,母亲为了生计,也和她一起去卖衣服。她们先去集镇附近服装批发店进购衣服,然后乘车到罗田山区去卖。那时没任何工具,只能靠肩挑,翻山越岭,跋山涉水,走街串巷,沿村吆喝。生意好时,能赚点微薄钱,生意不好,可能一天都卖不出几件。到了饭点,遇到好心人吃饭有着落。有时错过饭点,就一直饿着,还要坚持赶路。晚上是最焦心的事是找住处,有时被拒,当然好心人也有,肯留宿一夜,母亲送一件衣服以示感谢。碰到有些家里条件差的,只能在柴房铺上稻草将就一夜。母亲一般出门一周才回来,虽然赚得不多,但数着用辛苦汗水赚来的钱也很开心,至少不像以前那样日子总是紧巴巴。上初中时,周末回家经常碰不到母亲,母亲为了生计,没办法要在外面跑小生意。每当学习想偷懒,想想母亲在外奔波受苦,我再也没心情也没理由贪玩了。记得有一次,母亲是跛着腿回来的,我们问她怎么了,她说在一个村里卖衣服,趁不注意被一只狗咬了,裤子被咬破,腿也被咬了。为了省钱,母亲没有立即去看医生,也没去打疫苗针,强忍着痛,坚持卖完衣服再回来。回家后,找了点土药方稍微包扎下,过两天又挑着衣服出门了。看着母亲渐渐远去的背影,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后来集镇发展起来了,卖衣服的利润越来越少,母亲只好在村附近找活干。听说隔壁村有一窑厂需要帮工,她主动去联系,开始负责人不太愿接收,怕我母亲吃不了苦。后来经同村大一叔推荐,说母亲干活不比一般男的差,老板勉强同意。经过一段时间试用,老板终于相信了大叔的话。我记得那时正是暑假最炎热的时候,一般人蹲在家里都要出汗,而母亲却要还在窑厂那种高温环境下干活,辛苦程度可想而知。干活的时候,汗流如注,衣服从没干过,一般人是吃不起这个苦的,何况是一个女的。但母亲从不叫苦,也不偷懒,甚至比男的还积极。有些吃不起苦的中途走了,母亲觉得应珍惜这份工作,不能让人小瞧,不管有多苦,母亲都能扛住,一直坚持到最后。我明白,我母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儿子读书有经济保障,将来能跳出山村,不要像她这样吃苦。母亲曾说过,她哪怕累断背脊骨,此生不算数,也要把我送进大学的门。字字揪心,句句含情,这是承载了多少爱又需要多大勇气得母亲,才能说出如此决绝坚毅的话。

有人说过家族的兴旺,至少需要三代人的努力,母亲作为第一代人,走出了最关键的一步。如今,我也算是走出了乡村,人到中年,感觉一事无成,但也不能躺平,因为母亲都还没歇息。我感激母亲,她用她的言行给我了最朴实最有效的教育。

母亲就是这样一位极其普通却又不平凡的人,她的经历就像一本书,也像一本故事,三言两语道不尽---------

夜已深,伴着蛙声,枕着爱,渐渐入眠。

作 者 简 介

楚生,上世纪70末出生于大别山红土地上,本世纪初师范学院毕业后下江南子承父业。爱好文学、书法、音乐等。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