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龚增元《小姨》

麻城在线 2021-7-4 22:33 12 0

小 姨

(散文)

文/龚增元(湖北)

这方天地里有这样的说法:亲姑妈,假舅妈,半真半假是姨妈。一代亲,二代表,三代一过就拉倒。姑走了,舅埋了,剩下老表不来了……

可是我的几个姨妈不是半真半假,那是真心实意,尤其是小姨。小姨是嘎婆最小的女儿。嘎婆有四儿四女,母亲老大,小姨最小。母亲比小姨大十二岁,小姨又比我大十五岁。

我刚满一周岁,母亲又生下大妹,接着几年,我又添了几个弟弟和妹妹。由于贫困,母亲把我送到嘎婆家抚养。在嘎婆家整整住了六年,七岁时父母把我接回家,因为要发蒙上学。回家后一年,小姨才出嫁。小姨嫁给了离嘎婆家有十几公里远的一个村庄里,姨父是个民办教师。

从我记事时起,我就把小姨当作是我娘。刚到嘎婆家,我才一岁。手短脚短,个儿又矮,面色又黄皮寡瘦,拳头大一砣。晚上嘎婆偎着我睡。幼儿时,我睡觉有个现在羞于启齿的毛病,爱尿床不说,晚上睡觉总是要含着母亲的奶头才慢慢睡着,有时睡着了嘴唇还时不时地吮吸几下。到嘎婆家跟嘎婆睡,也要含着嘎婆的奶头,嘎婆人老,奶头早被她的儿女们索干瘪了,奶水早没了,于是我整夜哭闹着要娘。嘎婆无奈,起来抱着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哄着我,直到我瞌睡来袭,那几个月,嘎婆眼里布满血丝,精神恍惚,我那时哪里晓得这些!

后来,小姨担心嘎婆的身体受不了,说让我跟她睡试试看。好让嘎婆睡个称斗醒(安稳觉),说也奇怪,我跟小姨睡就像睡在娘身边一样。我也含着小姨的奶头睡。小姨那时才十六、七岁,还是个姑娘。开始小姨有些害羞,不让我含她的奶头,我哭闹着非要含,小姨怕我一直哭闹下去,无奈才让我含着她那像蒸熟的小笼包子似的奶头,虽没奶水,含在我的小嘴里感觉挺舒服的。直到三四岁,才不再含小姨的奶头睡觉了。跟小姨睡,她每天夜半时抱起我来施尿,尿尿完了又睡下,自此,我不再尿床了。

一岁半时,我刚学会走路,两岁时会跑会跳。三四岁时是个淘气包,嘎婆屋里的坛坛罐罐不知被我搬倒摔碎多少个。后来,小姨带着我到山上挖鸡蹄(一种剥皮后可吃的草本植物),捡丛菇,到田埂上抽茅针,在桑树上摘桑椹,在田岸边摘乌泡,在地沟里烤红芋烧玉米。那些日子,跟着小姨跑跑赶赶,成了小姨的跟屁虫,玩得开心又饱了口福。那时,小姨在我眼里是一只漂亮的花蝴蝶,整日飞来舞去。我却像一只小蜜蜂,跟在蝴蝶后,嗡来嗡去。

嘎婆家里有好吃的,小姨先让我吃;好玩的,小姨带着我玩。晚上我跟小姨跑到大队部去看铁道游击队,去看红灯记,夜深了,我睡着了,小姨驮着我回家。嘎婆塆里比我大些的伢儿欺负我,小姨帮我忙。小姨在附近村小学读书时,也带着我,她在教室上课,我在操场上玩,放了学,小姨和我一起回家,我帮小姨驮书包。那几年的那些日子,我与小姨形影不离。直到母亲到嘎婆家接我,说这大伢儿现在要上学读书了,我抱着厅屋里的大桌子脚,哭着要跟小姨在一起读书,不回去。在我眼里,那时小姨才是我的娘。

八岁那年寒假,小姨出嫁那天,母亲带着我去送小姨出嫁。那天,只见小姨穿着大红花袄、红花棉裤,似一朵正盛开的大红牡丹,显得格外妩媚俊俏。在我眼里,小姨本就是个七仙女,此时更加靓丽。小姨在伴娘和送行人的簇拥下,在鞭炮、锣鼓、锁呐的热闹声中,不舍地离开了养育她二十三年的我的嘎公和嘎婆,离开了二十三年朝出夕进的快乐的老屋,离开了和她白日玩一起、幼时夜里几年睡一起的她的大外甥。

我哭着跑到小姨身边,抱住小姨的大腿不让走。小姨弯下腰,眼里含着泪水,抱起我,在我脸上亲了又亲。亲昵地嘱咐我:以后常到小姨家去看她,常到嘎婆家看嘎公和嘎婆。说我是嘎婆的心肝肉,又是她的宝贝小疙瘩。

这时,只见塆里一大群姑娘和舅妈及表嫂们,把那个小姨父的脸糊得红一块白一块黑一块,好似戏台上的包公。小姨父坏心眼多,弯腰抱起我,在我的脸上亲了又亲,把他脸上糊的东西粘到我脸上,也让我成了一个小花脸,众人见状哄笑起来,我还楞在那里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有个表姐拿块镜子让我望望镜子,才知是小姨父使的坏,当时我心里恨死他了。

小姨嫁给小姨父后,姨夫每日忙于教学,他是村里的民办教师。周未或寒暑假,又是办夜校,又是去扫盲,农忙时还要去支农。无暇顾及家里。家里责任田地的农活全是小姨一个人做。又要照顾孩子,又要料理病中的婆婆。田里地里,屋内屋外,种菜砍柴,养鸡喂猪,风霜雨雪,冬去春来,都是小姨一人操劳。

龚增元《小姨》

每逢姨父和小姨生日,每到正月拜年时,我都去看望小姨。去小姨家,小姨总是特地杀只鸡,用土罐煨在灶膛里,再搓上许多糯米汤圆,煎几个金黄色的士鸡蛋饼,她知道我爱吃。等我一到,鸡腿加鸡汤倒在碗里的汤圆上,嗞嗞的响。再添上两个煎鸡蛋,小姨望着我,一脸的笑,问:鸡汤甜么?加点汤不?添点汤圆行不?

我忘不了少儿时小姨对我的关爱,长大后对我的关怀。我去师范读书,她特地叫姨父去县城书店买了一本中华大辞典送我。一次她和姨父去浠水县城医院看病,特地到师范看我,还硬塞给我一些钱。望着小姨和姨父慈祥又有些憔悴的脸,花白的头发,我的泪流到嘴角处,只觉得咸咸的………

几十年过去了,小姨的额上犁满了岁月的沟痕,脸上写满了时代的沧桑。困境败给了小姨,小姨败给了岁月。

姨父死得早。小姨的孩子都在外打工。她一个人住在家里,孩子们接她去住一起,她借口城里住不惯,不愿去。其实她怕给孩子们添负担,她还能自食其力。

小姨到了晚年,善心信佛。吃起了花斋(每月逢三六九吃素不吃荤)。每月初一、十五,每逢附近庙上做庙会,做佛事,她从不缺席。她诚心敬佛,善心待人。她祈求佛祖保佑她的孩子和她所有的侄儿外甥,祷告菩萨照应她所有逝去的亲人亡灵。

小姨常跟我讲一些她在佛门中听到的一些劝世修身的那些零散不成章的佛念,我将其记录整理出来,成了我这一生中做人的格言。

人生八难

荣华难以持续,财富难以满足。权力难以长久,地位难以巩固。健康难以买来,青春难以永驻。真情难以得到,贪念难以清除。

人品八为

说实话为诚实,守公德为正直。懂礼貌为涵养,讲礼义为睿智。持续爱为良知,常宽容为仁慈。多奉献为功德,好情操为志士。

八然

凡事顺其自然,宠爱处之泰然。逆境不以为然,顺境防患未然。勤俭理所当然,趋善毅然决然。名利看得淡然,失意学会坦然。

为人八乐

奋斗自会有乐,知足就能常乐。事业先苦后乐,人生自得其乐。精神充实快乐,岁月无穷无乐。勇于助人为乐,生活普天同乐。

人生八贵

人生不在生理年龄,贵在心理年轻。衣着不在时尚高端,贵在舒适得体。膳食不在丰盛美味,贵在营养均衡。居室不在富丽堂皇,贵在雅致洁静。锻炼不在春夏秋冬,贵在持之以恒。作息不在早起晚睡,贵在规律养成。情趣不在雅高韵俗,贵在保持童心。朋友不在多少尊荣,贵在一己知心。

小姨还有很多诸如此类的劝世修身的语句,特选几例,以飨读者。小姨离世多年,音容宛在,谨以此文纪念之!


大型文学季刊安徽•合肥

作者风采湖北作家:龚增元

龚增元《小姨》

作者简介:

龚增元,湖北罗田人,年愈古稀,微信昵称老者,现居乡下老家。大学文化,从亊中学教育近半个世纪。酷爱文学,退休后尝试写作,所写文学作品多发表于纸媒、网络公众平台,《九天文学》特约编委。著有《耆年杂集》,《乡土情缘》。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