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陶绪宏|记忆中的黄州

麻城在线 2021-6-21 10:52 40 0
记忆中的黄州

陶绪宏

陶绪宏|记忆中的黄州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苏轼能冠绝于宋代词人之首,成为千古风流人物,亦是得益于黄州的山川地理之灵气。然而黄州之地灵,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得到;相反,人在黄州,越混越差的估计是占多数——譬如说我,在黄州就越混越差了。黄州十年,除了写数篇拙文,轻轻地挥挥手,不带走半点温柔。

九十年代来黄州,一住十年,期间,教书,考律师,写文章,填词赋诗。“经济建设”就成了短板,黄州人稠地窄,东西、南北均不过十几分钟的车程,当时四周设卡收费。几十万人临长江而居,架桥是后来的事情了,南羡慕鄂州工业重镇,东眼馋黄石资源宝地,武汉居上游而有压顶之势,北是大别山区,穷乡僻壤,毫无发展空间。设地级市后,对下面县市采用虹吸策略,艰难维持对各小弟县市的大哥地位,继续保持了愤怒的姿态。

在这样的环境中呆上十年,想想都觉得自己好傻,也许是东坡误了我,在艰难的律师执业生涯中,天天高喊:“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当时,我确实成了东坡的小迷弟——读东坡诗词歌赋,学东坡为人处世,吃东坡肉,啃东坡饼——不处处是艰难险阻才怪,高峰期差不多成了东坡研究专家,何其无聊啊!

一梦十年,终于醒了,未为晚矣!从此不再读东坡的诗句了,改读精进的毛主席著作和王阳明心学。于是我决定逃离黄州,孔雀东南飞了,来到了岭南。“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又碰到了故人东坡,这次我真的不相信他老先生了;果然事业上有起色。那是后话。

再说黄州之地形,洼地居多,久雨必淹,黄州区除了龙王山再无他山,但龙王山也不过几十米高的土丘,冈地与洼地交错,平原占大半,但长江洪水时平原或淹或涝。岭南冬暖夏凉,夏凉指一个夏天大小台风十几个次第吹来,何热之有?但黄州是冬寒夏热,寒时无山无柴,取暖就要花钱了,夏天闷热难当,与武汉一样同在长江边,也是个小火炉,加之水草之地,蚊子肆虐咯。

黄州人教育程度高,文化自信力强,在这种较穷而文化水平很高的地方,办事情相对不易。这一点,只有体验过的人才知道个中滋味。

离开黄州十几年了,回忆是绕不开的心结,沉淀后写下感受,也不负十年成长、十年青春。

非东坡误我迷我,而是顺境之人不应学逆境之人的处世哲学,那样与邯郸学步有何不同呢?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哪有那么多闲愁呢?生如夏花,不负韶华,才叫过瘾的人生。

2021年6月18日于惠州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