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龚增元 | 塆名的传说

麻城在线 2021-6-18 10:00 21 0

作者简介

龚增元 | 塆名的传说

龚增元,湖北罗田人,年愈古稀,微信昵称老者,现居乡下老家。大学文化,从亊中学教育近半个世纪。酷爱文学,退休后尝试写作,所写文学作品多发表于纸媒、网络公众平台,《九天文学》特约编委。著有《耆年杂集》,《乡土情缘》。

塆名的传说

龚增元

退休住在农村老家,每每与那些年长者闲聊时,发现塆名中蕴藏着与塆名有关的离奇古怪的故事,这些故事中有惩恶扬善的、有改过自新的、有针贬时弊的、更多的是激励人奋进的,这些塆名文化其实也是乡士文化的一部分,有其积极的教育意义,这也是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现整理出五个塆名的简要传奇故事以飨读者。

1

茶 园 冲

龚增元 | 塆名的传说 茶园冲塆的来历史不可考。只听老辈人代代口传着一个美丽的传说。不知何年何月,也不知哪朝哪代,茶园冲这地方荒无人烟,漫山遍野生长的是茶树,油茶树,遮天蔽日。春时,茶树嫩茶吐芽;夏日,缠绕在茶树上的紫色牵牛花盛开;秋冬时,绿叶浓郁,四季芬芳。是一个混沌天然大茶园。却无人摘茶炒茶泡茶做茶叶生意。

又不知过了多少年代,华桂山一个姓范的书生考取了秀才,为了求取更高功名,到资福禅寺进香,走到满是生长着茂密的茶林处歇息,望着满茶树的嫩芽毛尖,不禁吟诵起唐代白居易的“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的诗句。叹息此处若有人间烟火,一定要泡一壶喝两碗。无奈此处“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书生因路途遥远,有些劳累。在一棵茶树旁和衣躺下歇息。躺下就睡着了。梦中遇见一个白眉银须的颇有仙风道骨的老者,老者告诉书生:此处钟灵毓秀,地灵人杰。若在此居住,定是风水宝地。连绵山脉,左有青龙护吉壤,右有白虎镇灾星。寸土如金,发人发财发福之地也。

书生从梦中惊醒,揉揉惺忪的睡眼,伸了伸腰,惊叹道:梦中高人指点,此地真乃仙山福地。书生从资福禅寺进香完毕返经此地时,又遇到梦中的那位白眉银须老人,那老人边走边自言自语:此地真乃妙处也,真乃福地哉!书生问老人:妙处何在,福地怎讲?老人笑而不语,用手拂了拂垂胸的银须,然后飘然而去。

一年后,那姓范的书生和他的父亲来到这里,在此处做了十多间佃屋。请了几个长工,在这里建起了茶场和油茶榨油作坊。做起了茶叶、油茶油生意。不几年,范家就靠这漫无边际的茶叶树、油茶树发了大财,成了富户。后来又因范家为富不仁,范家书生中举后做了县令,为官贪赃枉法而吃了官司,自此家道中落,无奈将此处卖给一龚姓人家。

龚姓人家买回这满是茶林的地方,勤勤恳恳劳作,诚信忠厚为人。釆茶叶,卖茶叶,摘茶籽,售茶油,给过路人泡茶喝。生儿育女,世代传承,也终于发家了。住在这里的龚氏,利用茶叶茶油的利润,济贫助困,口碑极好,人缘极好。自此,龚氏世代子孙在此处安家落户,繁衍生息,并将原范家佃屋的名称改为茶园冲。

现在,茶园冲有赖于党的好政策,贫困户全部脱贫。塆里人才辈出。工程师、会计师、教师、律师、干警、大学生、研究生、企业家塆里都有。

2

乌 石 垴

很久很久以前,乌石垴塆的南边有两座山峰。一峰的一侧立有大小两块似人形的乌石。两峰之间有一路口供人们出进。

塆中住着夫妻俩,丈夫叫墩子,妻子名莲子,生育一男孩。夫妻俩你勤我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原始的农耕生活,自给自足,日子过得倒也安然自在……然而天不随人愿。秦始皇派兵丁抓人筑万里长城。万喜良被抓,墩子也被抓,成千上万的劳苦百姓都被抓去筑万里长城。

一年过去了,莲子带着孩子在山坳口盼丈夫盼爸爸归来,从早盼到晚,盼来的是寒风阵阵,独鸟孤鸣。盼了一月又一月,等了一年又一年。春夏秋冬,寒来暑往,丈夫还是未归。莲子和孩子不知等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候了多少个月月年年,只盼来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故事,终未盼到丈夫的回归。最后娘儿俩在漫长的期盼中、在日月精华的练狱中慢慢变成了挨在一起的一大一小两块乌石,站在峰口的山垴上,似是眺望着远方。于是便有了乌石垴的传说。

一九七O年,断龙坳筑送水堤,民工们挖平了一座峰,用炸药炸开了那块大乌石,据当时在场的民工讲,亲眼见证了那块大乌石的中间有一红色四方块印章,上面还有古怪的字形,当时没人认出来。后来只要天一下雨,那块小乌石就不停地放血(红色的水),血水流到山洼中的那口塘里,塘水也是红的,水面上一层红锈。有人说,那是孩子见妈妈被炸了,先流泪,泪流干了才泣血。

龚增元 | 塆名的传说

3

断 龙 坳

茶园冲村四小组的下大坳、上大坳统称断龙坳。坳口就是分水岭,南北方向。上大坳的水往罗田界河流,下大坳的水往浠河放。风水先生说下大坳是船行地,塆中央有棵古枫树,似是船的桅杆。因为有这棵枫树,断龙坳千百年来,一直都风调雨顺。

断龙坳有个美丽的传说。远古时代,东海有条顽皮的小青龙,在龙宫呆久了,想出来溜达溜达。于是,它瞒着老龙王,私自溜出龙宫,腾飞到人世间。这条小青龙能呼风唤雨,喜怒无常。高兴时,适时给人间降下甘霖,使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一旦发怒,便雷霆万钧。刮起暴风,飞沙走石,霹雷闪电,千里之内,寸草不留。有时闹得天昏地暗,有时数月倾盆大雨,大地一片汪洋。闹得百姓叫苦连天,流离失所。一日,天帝派一天神巡视人世间,见人间百姓凄凄惨惨,烟火无几。小神问明情况,上天庭告知天帝。天帝大怒,下令斩了青龙。于是青龙尸首两段刚好掉到上下大坳这个地方。一龙首在东头,龙尾在西头。于是后人把这里叫断龙坳。

龙身断了后,这上下两坳的百姓靠天吃饭,勤扒苦做,仍衣食短缺,六畜不旺,只好穷渡光阴,一日三餐为肚皮犯愁,春夏秋冬,为衣服犯困。

上世纪六十年代未七十年代初,骆坳区修红卫水库,严坳小公社开渠引水,在断龙坳处筑起了长长的送水堤。断龙变成了活龙。塆的风水变了。龙腾活水,福地安康。当年被斩的小青龙复活了,不过,它不再做坏事,而是造福于上下大坳的百姓。

现在四小组人才辈出。水利部专家,国务院文史室研究员出在下大坳,集团总经理,正副县局干部出在这个塆,博硕研究生,教师一大群。龙活了,人也活了。断龙坳变成了腾龙地!

4

三 侯 塆

村里不少人把三侯塆叫三合塆,杀塆,杀儿塆。叫三合塆有根据,它是由三侯塆、裤子塘、细鱼嘴三个塆合在一个小组,所以叫三合湾。

杀塆、杀儿塆有个传说的故事。当年闹长毛时,传说长毛祸害乡里,为非作歹,见男人就杀,见女人就糟蹋。谁家年青人结婚,新媳妇先要跟长毛子睡一夜,若不从,要斩杀满门。于是人们恨长毛恨得咬牙切齿。人们等长毛子一走,便把长毛纵欲生下的孽种都杀掉,以绝后患。于是就有了杀塆、杀儿塆的叫法。

其实,三侯塆的塆名是有来历的。也是有据可查的,族谱中就有记载。明成化二十二年(公元1487年),龚氏梓祖(七世良乔)次子廷璧生长于三侯塆。廷璧自幼聪慧,有神童之美称。青年时孝廉入仕,特授中部大援史,任山东省清史司册。清代史官。廷璧,名亢,(后人称其为亢祖)字光宇号三侯。因其秉性刚毅,修身清廉,立朝正直,轻功名,重道德,敦风化,惩奸权。后人为了尊崇他、纪念他,将原二房塆老塆名改为三侯塆。

三侯塆现在是村里最大的小组。塆里自古至今人才辈出,国民政府广济县长绍坡公出生在此塆。绍坡公曾在血战台儿庄、武汉保卫战中身饮数弹,是抗日之英雄。他也曾利用职权之便救下了多名共产党员和抗日义士。三侯塆现有大学教授、企业家、国家干部、大学毕业生数十人,堪称人才之塆。

5

榨 伙 塆

茶园冲村一组叫榨伙塆。全塆五十余户,是龚姓、彭姓、瞿姓等几姓族民聚居之塆。塆里人和睦相处,礼尚往来,互相帮衬,共同生活在美好的时代,共度美好的时光。

榨伙塆也有个古老的传说故事。原先不叫榨伙塆,叫老屋上塆。相传在数百年前,塆里以榨油为业,以卖油谋生,农耕为次。各姓氏自建油房,自制木质榨油机械(俗称榨油鼓子,用撞头击打鼓肚子中装的油饼,使之挤出油来),各姓为了生意常常闹矛盾惹纠纷,有时还大打出手。遇到灾难,你不管我,我不顾你,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有一年,闹洪灾,彭姓的油榨鼓子淹没在汪洋之中,只见油榨鼓子昂起头,竖起身子跟在巨龙后头,随着洪水走了。后来听说油榨鼓子奔向巴河,涌入长江,最后成油榨鼓子精了。其他姓的人不伸援手,任其被洪水冲走。

后来龚姓有位后生,看到这情景,既不利于团结又不利于营生,于是他提议合伙榨油,合伙营生,互利共赢,遭到不少人反对。于是他不辞辛劳,到各姓氏长老那里动员说服,晓以合伙榨油经营的好处。有利大家图,有灾共同担。于是各姓长老们商议,集中建榨油坊。于是分工合作,买籽的买籽,榨油的榨油,卖油的卖油,账目日清月结,生意越来越红火,人们的日子越来越好,族人之间相处越来越和睦。于是人们都改口叫榨伙塆了。

现在榨伙塆也是出了名的人才塆。龚新奇就是其中之一例,他本科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读博于北京工业大学,在清华大学做博士后,哈佛大学和IBM公司做访问学者。目前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是数学智能应用实验室负责人,还是清华大学结构生物学高精尖创新中心合作研究员。榨伙塆还有不少其他有能力的人,你说榨伙塆牛不牛!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