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陶绪宏 | 村里那棵皂荚树

麻城在线 2021-6-13 10:36 16 0

村里那棵皂荚树

陶绪宏

我们村里山多,自然树也多,多有两解,数量多和品种多。离开村子三十多年了,具体多少品种我就不知道了,只能写写记得的几种。主体是松树,满山遍野,常年绿色,我村就在这浩瀚无垠的松树林下面的洼地上。尽管松树多,但我村对面和右边的山上有两大片青冈栎和红枫林,在军装绿的底色中绣上了春天的鹅黄,夏天的碧波,秋天的火红,冬天的留白,从春风绘成的水彩画,到夏雨淋漓酣畅的油画,秋天的醉人诗意,冬天沉思的白描。四季律转,画风突变,审美不会疲劳,心情自然愉悦欢畅。

陶绪宏 | 村里那棵皂荚树

但作为小众的皂荚树,朴树,青松,桃李杏梨,石榴等等,自然不会胆怯,各自尽情地展示风采,有各色怒放的花朵,有傲气凛然的身姿,有树冠撑着巨大绿伞,皂荚树就是后者。差不多每个村都有一两棵巨大的皂荚树,原因是它有药用价值和洗涤功效。

陶绪宏 | 村里那棵皂荚树

我村这棵皂荚树高二十几米,腰围五六米,树冠绿荫覆盖一百多平米,由于地势不平,倒也没人在树下乘凉,也没人用皂荚洗衣洗被等,它完全是一种补天遗石,没什么用。改革开放后,人口多了,想盖房子,就砍伐了皂荚树,几个人砍了一个冬天,听说材质不好,太硬,不易加工,又吃不住钉子,当柴火烧又不发火焰,果真是废物。

这事儿过了三十多年了,突然想到,记下来,意义应该是挺大的,古人建村时专门栽下皂荚树,用于医疗小伤小痛,作为洗涤剂洗衣浆裳,有了科技,后来人觉得它无益并碍事,当废物处理了。世易时移,人世沧桑,皂荚树砍了也无所谓,但记之就有所谓了,因为它陪着祖先走过了艰辛的岁月。

是年六月五号夜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