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占小义 | 五月纪事

麻城在线 2021-6-10 10:00 22 0
占小义 | 五月纪事

占小义,男,麻城木子店人,曾憧憬能成为一个作家,后因家境原因,迫于生活压力,只能外出务工,成为一个普通的农民工,业余爱好写点文字记录身边事。曾在企业公司上班期间在多家内部期刊发表文字30余篇,也散在麻城文学港发表过几篇。

占小义 | 五月纪事

五月纪事

占小义

占小义 | 五月纪事

01

喜 讯 篇

五月初,堂嫂来电说确定了侄女的婚期问我的归程,我匆忙放下工作提前一天赶回家中。因堂哥去年不幸病故,堂嫂又有眼疾未愈,无论是出于亲情还是道义,天涯海角的路程理因回家参与侄女的婚礼。况且是喜事,天赐良缘,沾沾喜气总是美事一桩。我原本也有回家的打算,只是侄女的婚期确定,让我的返乡之旅提前几天罢了。

五月是个生机盎然,绿意葱茏的季节,阳光温和,不热不燥。风儿送来农作物果实成长的清香,张嘴呼吸的瞬间似乎已经尝到了丰收的喜悦。视野里河山披着绿装,天空澄明透亮,再加上不用工作的闲适之心,碰上家有喜事,令人格外的欣喜舒爽。

占小义 | 五月纪事

02

亲 戚 篇

在侄女的婚礼上,很多亲戚朋友都来送上了祝福,我也第一次被男方客气的冠以亲家的美名。80后的我第一次被人喊为亲家,感觉就是尴尬中伴有小激动。毕竟男方的父母比我大一倍以上的年龄,现在让我们平起平坐心中总有些别扭,但辈份所致只能欣然接受。接触数次过后大家相互熟悉一些,渐渐也不再那么尴尬,交谈中我还能乐观的彼此互称亲家。

宴席期间,亲朋好友按席位辈分依次而坐,很多面孔感觉熟悉又陌生。同桌的客人经长辈一一介绍,我甚至都有些惊讶,面容陌生的客人很多都是最亲的人。有的还是小时候一起玩过的伙伴,多年不见各忙各事,久未谋面身形容貌俱变,完全到了相遇两不知,相见不相识的地步。于是,我们只能感叹:

残酷的现实,紧迫的生活节奏,给了我们太多了压力。为了创造更多的经济价值,早日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们常常被迫放下情亲友情,背井离乡去努力拼搏奋斗。亲戚这条纽带也再也串不起亲情的牵挂,即使是亲戚,缺乏沟通和交流,时间久了,必然形成隔阂,让亲戚生疏,让亲情变味,熟悉的人逐渐变得陌生。原本亲密的关系越来越淡,亲情的味道也越来越远,最后都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占小义 | 五月纪事

03

耕 耘 篇

好不容易有休息的时间,疲惫的心都向往农村的山水风情,更羡慕那份惬意的宁静。所以,回家后都尽情地去享受并寻找五月的韵味,徜徉在繁忙而又安逸的幸福之中……

随着布谷鸟昼夜不断,清脆的啼叫声传来,预示着农村更加的繁忙。"阿公阿婆,插秧割禾”,紧接着,犁鸣耙响,机耕手载,一道道忙碌的身影正向丰收的喜悦靠近。

妻子说,种点花生榨油吧!种点豆子做豆腐!插点秧苗有大米吃!勤劳的农家女子就这样,说干就干的她把父亲传承下来已经生锈的农具全部翻出就准备行动。我想休息的愿望也就此破灭,她非让我去田间翻土备耕累得腰酸背痛。要知道,年前我种了一块麦田,妻子一直非常反对。我对种地也不懂行,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初次将麦子播种在贫瘠的土地上,秧苗长势缓慢瘦弱,与别家肥壮的秧苗相比,没少受她的埋怨。

占小义 | 五月纪事

假期我也曾努力松土施肥,后来还是长势缓慢,最后干脆放弃,任其生灭再也没管过。可妻子又认为:既然付出了劳动就该认真对待,若不坚持,何必去为之,这种虎头蛇尾的做法不可取。最后,在妻子的管理下麦田长出了惊喜:杂草虽未除尽,但麦苗壮硕,麦惠饱满,绽放出阵阵诱人的麦香。在这块贫瘠的土地能长出如此的小麦,无不称赞称奇。

同样是五月,这让我想起白居易的诗句,“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现实的体验,亲自的耕作并收获成果,这让我的内心感到无比的充实和喜悦,也许这就是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吧。

占小义 | 五月纪事

04

思 念 篇

五月的忙碌就这样静悄悄的来临,热火朝天的开始。遥望青山依旧,草木茂盛,虫鸣鸟语,乡村耕种的气息俞显美丽。

然而,除了布谷鸟的啼鸣,还有最令人讨厌的噪鹃。这种鬼鸟在农村让人觉得非常的不吉利,它常常隐藏在茂密的树木顶端,身形如同鬼魅极难发现,在很远的地方就能听到“哥,哥,哥…………”一声接一声凄惨恐怖的叫声,它打破了乡村的宁静,给美好的心情笼罩了一层阴影。 噪鹃凄惨冷漠的声音让我思念起了父亲,山的那边是父亲福地,父亲辛勤劳动了一生,土地和粮食对他和老一辈人来说有着深厚的感情,作为农民儿子,种地虽不是很懂行,但勤劳的精神和品质需要传承。

犹记得,父亲在世健硕之时也是五月,天降大雨为了早点耕种,他身披塑料尼龙布,头戴旧草帽,右手扶木犁,左手执鞭驱牛急耕田的画面,每次想起伤感不断,如今父亲不在,唯有思念永存………

这个五月亦是父亲的忌日,原本以为只有我记得的日子,五叔,大婶,岳父母,堂大哥,堂嫂,堂姐,堂侄,还有姐姐,他们一早就备好祭品前来悼念父亲,令我十分欣慰,妻子备好供品就急忙张罗一桌饭菜,我则在亲人的陪同下一起去父亲的坟前祭拜,愿父亲安好,亲人平安。

鬼鸟噪鹃又发出瘆人的怪叫声,然而,站在父亲的坟前,我从不感觉胆怯孤单,相信父亲也不会………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