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陶绪宏 | 亲情记忆(5):我的母亲

麻城在线 2021-6-6 14:29 20 0
亲情记忆(5)

我的母亲

陶绪宏

陶绪宏 | 亲情记忆(5):我的母亲

我母亲小我父亲一岁,他俩是1954年结婚的,一个十八岁,一个十七岁,可能有虚报年龄,当时是有结婚登记,我老家在老苏区,是新婚姻法推行的示范区,但我从没见过父母的结婚证,更不知道是否有合影相片,我猜想是十分之八九没有,一则相机没普及,二则父母从没提起结婚相片的事,如果有相片,留下来就更好了。佛教讲无相比有相好,主旨是佛在心中,不在相上。这个又不同,心中相上都有就更好了。

想到母亲,就会想到我外公,兵荒马乱之际,各自逃命之时,那个一米八几的兵痞外公对外婆及母亲兄妹等五人是不承担什么责任的,完全是一个躺平的强壮男人。为了是逃避抓壮丁,举家迁移几十里地,从此家道中落了,外公整天不务正业,见牛杀牛吃,见猪杀猪吃,吃饱了就赌博,赢了接着大块吃肉,大碗饮酒,今朝有酒今朝醉,仿佛是到了世界末日,明天的太阳也不会再升起来。就这样,醉生梦死中躺平的外公在解放前一年就乘风归去了,死了。外公尽管喜欢我母亲这个唯一的女儿,但也顾不上养育之义了。倒是我陪母亲去外公坟头烧过许多次纸钱、有时还磕几个响头。

我外婆是个苦命又善良的小脚旧式妇女,生了两个舅舅和我母亲,另外还在路边草丛中拣到一个女童,打算养大后做我大舅妈,可惜后来生病死了。外婆靠烧茶水弄点小吃的营生养活五人,倍受艰辛!外婆生于1893年,死于1976年,我常常想,外婆受了那么多的苦,还长寿,倒也是个奇迹!后来我母亲和舅舅都很长寿,才知道有长寿基因这个说法。

我母亲象外公一样,人长的很高挑,差不多一米六八,在那时算高个子了,上过夜校,认识一些字,做过妇女队长多年。农闲时,纺纱织布,绣花女红,旧式衣服的制作,两三桌客人的饭菜,都是很拿手的,说亲作中,红白事情少不了我母亲这个免费的主持人。

我母亲是个特别善良的人,在阶级斗争年代,通过各种手段保护了一些被打击的人,如利用亲戚关系、朋友关系,甚至是施恩于人来软化专制者,达到保护打倒对象的人身安全,这个有我父亲背后的支持。

我母亲出身没落的地主家庭,很小的时候外公就败光了家产,土改时定阶级是赤贫,这个是因祸得福了。所以有较好的政治面貌,是依靠对象,有一点点话语权。

母亲一辈子念斋信佛,喜欢施舍,并且为人大方,又能说会道,远远就听到母亲高声大气的谈笑,幽默风趣,故事和戏曲又多,开心时唱些土歌或戏曲,讲讲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民间故事,可惜我现在绝大多数故事和曲子都不记得了。

父母都是要强的人,争吵是家常便饭了,但方向是一致的,第一个目标是孩子读书,将来跳出农门。第二个目标是多干点活多挣点钱,以保证第一个目标实现。其他的事情就遵常理了。

母亲是一个很爱干净整洁的人,不仅自己和家人都干净整洁,庭院每天都打扫干净,还定期将整个村里的道路打扫一遍,田间地头,阡陌上的石头杂物都要整理好,安放合理,父亲也经常修桥补路,这个习惯影响到我了,以至于我有洁癖啊,父母都是很有公心的人,讲公道话,办公道事,古道热肠,无私奉献,这个也深深地影响着我们。

母亲离开我们八年了,音容笑貌,一言一行,特别是能用一两句俗话古训一下子让我们茅塞顿开,让我们体会实践出真知,走近了知行合一,这是巨大的的精神宝库。当我教育我的孩子时,我都会回忆母亲在类似的情况下如何处理。让子弹飞一会儿吧!给孩子一点耐心,一点等待吧,这个是我母亲的做法。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