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李小林 | 大哥的扁担

发布时间: 2021-6-4 09:38 阅读量: 37 0
 李小林 | 大哥的扁担

作者简介

李小林,笔名明月照酒,黄冈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学语文高级教师,黄冈市骨干教师,英山县优秀教师,喜爱写作,在各级各类报刊、阅读平台发表文章(含诗歌)200多篇(首);在三十年的中学语文教学过程中,先后创办了涟漪、烛光、甘棠雨三个文学社,培养了一大批文学爱好者,受到了一致好评。

大哥的扁担

李小林

李小林 | 大哥的扁担

在收捡家什的时候,我发现我家门后的一根扁担,它满面灰尘,孤零零的站在门后,守着几丝蛛网,守着几分寒意,好像在静静等候着一缕暖暖的阳光。

擦净灰尘,我仔细端详。扁担光滑而纹理细腻,呈黄白色,中间一段透着乌红。它的前身应该是一棵上了年纪的老楠竹,不知是大哥在哪一年亲手劈成的,也不知道它在乡下担当了多少风雨,岁月的血汗竟把它悄悄打磨得如此光滑。那闪闪发亮的包浆,像是大哥在艰苦岁月里留下的脚印,在我的心间闪耀。

它是大哥走之前落在我家的一根扁担,舍不得扔掉,我就偷偷地把它存放在我家后门的旮旯里,原打算把它带回老家,让它回到乡下,帮大哥挑起生活的重担,分担一点生活的忧愁。没料到,这一放,竟让它在这里默默等了十三年。

时光倒流,那是2005年的一天,乡下人都忙着春种,田里地里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我前往老家附近的中学办事,在通向学校的小路上,听一塆邻告诉我,大哥生病了,在家里熬药。同气连枝,我心头咯噔一下,脚步也沉重起来。我心头默念着,我的这个老实大哥啊,怎么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呢?天晴不戴草帽,下雨不披蓑衣不戴斗笠,只顾着不停歇地劳动劳动,好像劳动比身体重要,比生命重要!

李小林 | 大哥的扁担

咱兄弟姐妹五人,大哥为长。大哥一辈子在家种田,为了我们有饭吃、有书读,他心甘情愿地呆在后方,踏踏实实地当一个朴实的农民。

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家乡先涝后旱,庄稼颗粒无收,一家人都靠吃野菜充饥度日。听说塆里有人到太湖挑红薯片,从未出过远门的大哥也想一同前往。早晨,目送着大哥扛着扁担远去的背影,母亲却后悔了。在母亲忧愁不安的日子,我们天天都盼着大哥早点回来。

好多天后,他终于从遥远的安徽太湖回来,还挑回了几十斤红薯片,那是大哥第一次远行。这一路上,没水喝他就喝泉水,没饭吃他就沿路乞讨,碰到恶狗就把扁担当做打狗棍,累时就把扁担当做拐棍,有时一整天都饿着肚皮,扛着扁担翻山越岭,还要紧跟在别人身后往前赶……大哥的艰难历程,让我们都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尽管他挑回的红薯片有些已经变色发霉,难以下咽,但我们都舍不得扔掉。有了它,我们终于挨过了那个最艰难的时日。

匆忙办完手头的事情,我就抄近路回老家看看。也许是都出门忙着下田的缘故,塆里的门都上了锁,好像把过年时节的热闹和悠闲也都锁起来了。

老屋的门前,一片岑寂,春天里疯长的野草布满了禾场的每一个角落,几只忙碌的麻雀在野草间飞来飞去,好像在寻找着它们去岁秋天遗漏的谷粒,又好像在春天里高兴地嬉戏。孤零零的老屋,倒像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孤儿。

推开大门,一片狼藉。大哥躺在老屋的木床上,见我回来,他忍住咳嗽,立即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怕我替他担忧,他只轻描淡写地说是雨淋了,感冒而已,有点畏寒,小睡一会儿就好了。因为工作忙,简单交代了几句,我就匆匆离开了老家,也离开了大哥。

不久,大哥从医院打来的一个电话,好似一个晴天霹雳,在刹那间把我的心撕了个粉碎。原来,大哥到县医院确诊以后,才知道自己得的是肝硬化,而且是到了晚期。万般无奈,他只好向我求助。放下电话,我匆忙赶到县医院,找到一熟识的医生为大哥重新检查以后,那医生还是摇头。此时,眼里噙满泪水的大哥才知道生命比金钱重要,身体比劳动重要。

晚期的肝硬化只能靠输入人体白蛋白度日,还要服药利尿,费用昂贵,医生建议他住院,听说大哥的家境后他又同情地直摇头。那医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以后,又给大哥开了几剂药,吩咐大哥回家休养休养。

说是回家休养,其实是叫穷人在家里等死啊!大嫂风湿病已瘫痪多年,全靠大哥一人照料,屋里屋外就大哥一双手。于他而言,好好活着、有饭吃有水喝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大哥一向勤劳节约,为了供侄子侄女读书,他四季奔忙、节衣缩食。自肝病上身之后,他闲不住,却又不能干重活,多少次望着那靠墙的扁担摇头叹息。

病情一天天加重,日子挨过一天都很不容易啊。那时没有医保,没有贫困照顾,为了能搞点药钱,他想到了养羊。

几年来,他养的羊从来都舍不得自己吃,每年一进入冬月,他就要我替他联系客户帮他卖羊。我知道,他是想卖一个好价钱。大哥每年就养那么三四只,也不肥壮,联系买家不如我独自买下来。

李小林 | 大哥的扁担

2007年冬月的一天,大哥电话告诉我,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大约大去之期不远了。就把几只羊提前宰了,想在周末送下来。

记得那天,我提前做好了饭菜,等着大哥。哪知大哥进门把肩上的羊肉一放下,就急匆匆地要离开,他执意不肯留下吃午饭。我追到楼下,拉住大哥粗糙的大手,塞给他一点钱后,再三叮嘱他要注意身体。大哥只不停地咳嗽,那两只深深凹陷进去的眼球,依然闪耀着流动的亮光。他哽咽地告诉我,“得的病不好,怕传染给你们一家,以后也养不成羊了……”

回到家,我才发现大哥的扁担落在了家里,拿起扁担再次追到楼下时,却再也看不到大哥的身影了……

没想到,大哥走后不久,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把城乡交通彻底阻隔,把我过年回家看大哥的想法也堵在了路上。

2008年2月28日,冬天的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大哥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转眼之间,我们阴阳两隔已十三年,我估摸着他已经走得很远了,凝视着这根扁担,我仿佛又看到了一生劳苦的大哥……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