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麻城市地方新闻门户网站——麻城在线!

汪芳记 | 枸杞与地骨皮

发布时间: 2021-6-3 11:29 阅读量: 65 0
汪芳记 | 枸杞与地骨皮

汪芳记,男,医疗工作者;湖北省作协会员。作品散发省市报刊杂志,曾获全国散文大赛二等奖,著有作品《枕霞集》。

枸杞与地骨皮

汪芳记

淮安,隋唐叫楚州,东晋叫山阳郡。楚州昔有开元寺,其寺后有一古井,井口边有一株枸杞,荫覆如铺,相传是千年之物。《山阳县志》载千年枸杞“根深入井,其水甘冽,饮之能令人寿,因呼为甘泉”。唐文宗太和初,枸杞井迎来了两位当世重量级文化名人:刘禹锡和白居易,一番把酒临风,留下两首枸杞井诗。刘禹锡诗题叫《枸杞井》,诗前有几句小序:

淮安开元寺北院,枸杞临井,繁茂可观,群贤赋诗,因以继和。

诗曰:

僧房药树依寒井,井有香泉树有灵。

翠黛叶生笼石甃,殷红子熟照铜瓶。

枝繁本是仙人杖,根老新成瑞犬形。

上品功能甘露味,还知一勺可延龄。

白居易的诗题叫《和郭使君题枸杞井》,诗曰:

山阳太守政严明,吏静人安无犬惊。

不知灵药根成狗,怪得时闻吠夜声。

两首都是和诗,可见,当时来的还不止白居易和刘禹锡,可能来了一大帮,说得雅一点,像永和九年发生于山阴兰亭的那一次曲水流觞;说得通俗一点,可能如现今文人风景名胜区的采风,看点、吃点、喝点、写点,甚至拿点。当时担任楚州最早长官的是刺史郭行余,这个人行状新旧唐书都有记载,早年登进士第,说是志向远大,后来因为想刺杀宦官事败而被诛族,史称“甘露之变”。当然这是在这次盛会以后发生的事。

刘禹锡和白居易,一个是诗豪,一个是诗魔,从白居易的和诗看,说是题枸杞井,实际上全是对刺史(使君,汉代对刺史的称呼)的奉承。刘禹锡的诗写的也不好,不过他的一番白描,倒是将枸杞叶、枸杞子、枸杞根和枸杞泉都写进去了。但二人毕竟是大名人,写的再不在状态,还是将枸杞井甘泉名气传了开来。金元时李东垣在其笔记中记载:淮有枸杞井,水味甘,补脏明耳目,止腰膝疼,固精气,圣水也。一看就是读过这类文献。正如花无百日红,淮安开元寺和枸杞井到了明清以后,衰败不堪,现如今连粉末子也找不到,应了李白的那一句“晋代衣冠成古丘”。

过小年

汪芳记 | 枸杞与地骨皮

枸杞是茄科植物,说是这植物棘如枸之刺,茎如杞之条,与枸与杞相似而兼名。《诗经·小雅》“南山有杞”,杞者,枸杞也。又道家书上说千年的枸杞其形如犬,故得枸名。枸杞还叫“仙人杖”,据传是西王母手杖,有仙家气。枸杞春生苗,叶如石榴叶而软薄堪食,谓之天精,俗称甜菜。果红,形如微缩之红辣椒,肉质柔润,味甘甜。枸杞根即方书中之地骨皮。地之骨,很阳刚的名字。今言枸杞者,多指其实枸杞子。

枸杞子性味甘平,归肝、肾、肺经,有补肾益精、养肝明目、润肺生津作用,适用于肝肾亏虚所致的腰膝酸软、头昏目眩、阳痿遗精、虚劳咳嗽、消渴等证,一般都归于滋阴药。《本草求真》上说:“枸杞,甘寒性润,据书皆载祛风明目,强筋健骨,补精壮阳,然究因于肾水亏损,服此甘润,阴从阳长,水至风息,故能明目强筋,是明指为滋水之味,故书又载能治消渴。”说是其之所以有这些作用,皆是通过滋阴补水而发生效应的,其实枸杞还有温阳的作用,曾在临床中多次遇到服食枸杞后咽干口燥、大便秘结的病友,有的甚至出现鼻子出血,还遇到过一例一沾枸杞就盗汗,屡试屡效,这说明枸杞子并非单纯的滋阴,还有补阳的作用,是阴阳双补之品。俗语说“去家千里,勿食枸杞”,当是这样个道理。所以,对于那些阴虚火旺的,诸如有些消渴的病人并不适宜。作为药食两用之品,也需要辨证选择。

地骨皮与枸杞子虽然都是一个娘身上掉下来的,作用却完全不同,它不仅不会导致虚热盗汗,相反还是治疗阴虚劳热、骨蒸盗汗的常用药,甘而不腻,凉而不寒,滋肾阴而清肝火,走肌表而降肺热,适用于一切阴虚火旺之证,特别是结核病后期导致的骨蒸痨热。从前做骨科医生时,遇到的骨结核病人多,地骨皮、丹皮、银柴胡配青蒿为最基本处方,地骨皮的量也很大,因为它本身还有治疗疮疡的作用。张元素说地骨皮,“治在表无定之风邪,传尸有汗之骨蒸”,传尸就是结核之类的传染病。古人还说,地骨皮充满仙气。《续神仙传》有一则服食地骨皮得道成仙的故事:

说是西晋永嘉年间安国县有一个叫朱孺子的人,他从小就侍奉道士王玄真,住在大箬岩。他很羡慕成仙得道,经常登上山岭,采黄精服用。有一天,他在溪边洗菜,忽然看见岸边有两只相依相伴的小花狗。朱孺子感到很奇怪,就一直追寻到了一丛枸杞旁。他回来后把这事告诉了王玄真,王玄真也感到惊讶。于是和朱孺子一块去等候,又看见两只小花狗嬉戏跳跃。他们逼近小狗,小狗一惊跑进枸杞丛不见了。王玄真和朱孺子一起寻找挖掘,就挖到了两块枸杞根,形状好像花狗样,坚硬如石。他们把它洗净拿回来煮。朱孺子添柴看火,整整三个昼夜没离开灶边。他试尝那汤汁的味道,不断地尝,不断地吃。等到看见两根已经煮烂了,就告诉王玄真一起拿出来,才吃下去。一会儿朱孺子忽然飞升到前面的山峰上。王玄真惊奇了老半天。朱孺子谢别了王玄真,升空驾云而去……朱孺子三个昼夜的辛勤劳动没白费,实现了得道成仙的夙愿。

故事还有后文,王玄真将剩下的那一根也吃了,可能是药力不够,未能升天,不过后来人不知其年寿几何,只知道其隐居在山岩中,入山砍柴和捕猎的人,偶尔有缘还撞见。仙道邈远,神仙之事无稽之谈,地骨皮似乎更与仙家追求的黄精、石斛、灵芝不沾边,但假如世间真有千年的枸杞,说不定其根皮真不是凡品。照此看来,楚州开元寺枸杞井之甘泉,或许并非空穴来风。

汪芳记 | 枸杞与地骨皮

梅、周、李、刘,麻邑明朝四大望族。四大望族出了许多风流人物,对其时的国家和后世麻邑社会发展影响深远,其中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刘天和为英杰中的英杰,刘氏家族也被敕赐为“荆湖鼎族”。刘天和不仅为了国家可以决战贺兰山脉,还非常留心医药,其收集整理的《松篁冈刘氏保寿堂经验方》据传有四卷,分25门,140余首方剂,当时就被刻印成书,在社会上广为流传,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引用了大量的保寿堂经验方。刘天和《保寿堂经验方》现今已无法窥其原貌,只能从《本草纲目》引述的点点滴滴找到影子。按照《本草纲目》的引载,《保寿堂方》有地仙丹,全是以枸杞的叶、花、子、根加工而成的。书中云:“昔有异人赤脚张,传此方于猗氏县一老人,服之寿百余,行走如飞,发白反黑,齿落更生,阳事强健。此药性平,常服能除邪热,明目轻身。春采枸杞叶,名天精草;夏采花,名长生草;秋采子,名枸杞子;冬采根,名地骨皮。并阴干,用无灰酒浸一夜,晒露四十九昼夜,取日精月华气,待干为末,炼蜜丸如弹子大。每早晚各用一丸细嚼,以隔夜百沸汤下。此药采无刺味甜者,其有刺者服之无益。”“无灰酒”是不放石灰的酒。古人酿酒,为了防止酒酸,就在酒内加少量的石灰,但石灰性涩,收敛,能聚痰,是作为内服的大忌。李时珍引用此则的意思,植物枸杞从头到脚都是宝,也不怪古之医家当成延年益寿之品,依托神仙来广告之。

文章精华
麻城在线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1 麻城在线 www.mczx.net All Rights Reserved.